第三卷 月夜城游記 第九十一章 前塵肉團
第九十一章 前塵肉團

"來了!"

"來了!"

"來了!!!!"

隨著腳步聲的臨近,所有人都在心中發出這樣的呼喊.

"打倒前塵軍團",參戰人數達三百余人. 前塵,由戰士,騎士,牧師三職業組成,人數不超二百.

對比優劣明顯.

但是,前塵將是一支將肉盾能量反揮到極至的軍團. 當所有的肉盾抱成了團,那它就不是肉盾了,而是肉團. 一個可能碾碎一切的大肉團.

前塵肉團這次沒有選擇任何規避的路線,他們就從相連這廣場的最寬闊的街道,蕩氣回腸的殺將過來了.

"弓手准備,弓手准備!"云中暮群發信息,也不管自己好友欄里的人是不是都是弓箭手了.

此時前塵肉團已經臨近,房頂的弓箭手們探頭探腦,開始追逐銀月的身影. 而站在防線最前列引領士氣的劍鬼,云中暮等人,也已經可以看清對方的陣容了.

"靠啊!"眾人齊罵.

"銀月你個賤人也太卑鄙太無恥了!"云中暮罵.

"好好的一場世紀大戰被你個孫子玷汙了!"豬仙幫著罵.

"下作,太下作了!"

沖鋒過來的前塵肉團,赫然都是蒙著臉的.

失去了長相,茫茫人海中,哪個是銀月?別說銀月了,哪個是騎士哪個是戰士都很難區分. 騎士也是有不少人選擇力量加點. 然後穿重型盔甲的.

眼看進入沖刺范圍,前塵肉團當中突然就彌漫起一片金光,光速擴散後,所有人已沐浴在金光之下,前塵肉團成了火候恰到好處地金色炸肉團.

"光暈的中心,劍閃著金光的就是銀月!"斷云不知從哪里來聽說己方大軍因無法識出對方統帥銀月而一籌莫展,連忙送來情報.

但問題是:游戲里並沒有規定必須把武器像希曼一樣高舉過頭頂才能施展技能. 玩家這樣做. 無非是為了造型更美麗,形象更突出罷了. 此時銀月連臉都蒙上了. 還要什麼形象?這柄名字就直接就叫王者的王者之劍,此時被銀月垂在身前,恨不能夾在褲襠里才過癮. 這也是"王的號令"此番沒有從頭頂擴散,而是突然在人群中彌漫的原因. 畢竟技能還是從劍身上散發出去的.

此刻,想從這滿城盡帶黃金甲中找出一把夾在褲襠里地同樣金色的劍,談何容易?

但弓箭手們也不能就此放棄,否則這房頂不是白爬了?欺負對方隊伍中完全沒有遠端攻擊地職業. 弓箭手們豁然站起身來,手擎著弓箭,朝自己心目中前塵肉團核心地帶的中心人物射去.

常有人說:一千個讀者眼中就會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此時,幾十個弓箭手眼中就有幾十個銀月.

箭如雨下,但前塵肉團視而不見.

牧師團盡心盡力地進行治療,剛受到攻擊的立刻一個回複術上去.弓箭手那可怕的,時常造成秒殺的技能"狙擊",面對這個擁有"王的號令". 有騎士的生命祝福,有牧師地回複術的肉團,竟然弱化到了被人無視的程度. 所有的弓箭手心都碎了.

"王的號令"下肉團速度提升也是明顯,加速滾進,大有一騎絕塵架式. 部分弓箭手的射程已經不夠了.

"大爺的!准備!"云中暮發出一聲怒吼,揮舞起手中的匕首.

但匕首這家伙太小. 這種時刻完全起不到旗幟地作用,遠遠看去云中暮就是空手一揮,然後手指前方凝固,模樣就像是砸出去了一塊磚頭.

這是還是豬仙夠猛烈,舉起手中的巨斧,仰天一指:"大家准備!"

眾人齊聲怒吼. 不過沒有人動.

戰術是早就設計好的,前排近戰職業就是死守,不能亂沖. 保持住陣型,主攻方交給處于後面的法師. 所有法師都已經舉起了法杖,天降火輪. 將隨時把法師學院門前的廣場燃燒起來.

至于法師學院里的前塵法師們. 已經三次被攻下複活點地劍鬼等人不會再在這方面上發生紕漏. 陣型內側留有足夠的弓箭手制約他們. 前塵的法師只要敢出門一步,射殺. 毫不猶豫的射殺.

雙方軍團終于發生了碰撞.

"降!!!"弱弱的數十名法師齊聲大吼,無數的火輪從天空中被招喚,落于廣場之上,火焰竄起,燃燒著大地.

前塵肉團就處在這片熱土上,牧師們的回複術幾乎是無間斷地在釋放,給自己,給隊友,給身邊所有的人.

擁有金光護體的前塵肉團,他們依然是金色炸肉團,並沒有因為這片燃燒大地轉眼變得焦黑.

當然,犧牲難免還是會有的,但重要地是,前塵肉團沒有退縮,他們頂著了法師地火海攻擊,不斷地向前沖. 前排的也許會倒,但後排地很快就會跟上,而且會比前排的更近幾步. 這種戰斗中經常遭人詬病的添油戰術,此時在前塵肉團身上爆發出驚人的戰斗力.

因為他們的確夠強,他們的能力本就高過他們對手,只要能近身,那就擋無可擋!

前塵肉團終于還是踩上來了,團子陣型突然擴散,一排戰士發出怒吼,旋風斬!整整一排的旋風斬.

這是前塵的精銳小隊. 是銀月從最初就帶著身邊的戰士小隊. 他們只有20幾人,但他們從來沒有掉過級,一路的戰斗走來,他們積蓄著怒氣值,沒有釋放過旋風斬. 此時,個個怒氣飽滿,一經釋放,卷起的旋風將法師燃起的烈火都熄滅了--近身戰下,法師已經無法再釋放天降火輪. 平行世界是沒有同隊傷害免疫的.

"打倒前塵軍團"的陣型瞬間支離破碎,沒人有可以擋得住旋風斬的攻擊. 雖然也有戰士發動起旋風斬想以硬碰硬,但他們本就和前塵的人有差距,何況對方在"王的號令"下強化了屬性,以硬碰硬,最終是死得更慘,死得更快.

"退!朝後退!"劍鬼指揮眾人向後收縮,只要拉開距離,法師可以有用武之地,還有挽回的機會.

但前塵的人不會給他們這樣的機會. 發動旋風斬的戰士們沒有一個勁的在這爽. 一看到對方有後退跡象,立刻中止技能邁步跟進. 他們就是要貼近對方,讓對方的法師投鼠忌器. 劍鬼他們所擁有的優勢,此時已經完全被抑制住了.

"**,拼了!!"云中暮吼道,眼看對方停止了旋風斬,他迎了上去. 這種狀態下,其碼還可以一搏吧,畢竟己方在人數上的優勢還是壓倒性的. 對方一百多人的陣容,在突破近身這段途中,損失已達三分之二. 反觀己方,只是在剛才旋風斬時被旋死一些. 人數上的優勢不降反升,即使不依靠法師,也未必拼不過對方.

真的能拼過嗎?

難,太難了!

正在和身前一名戰士交手的劍鬼心中只有這個感受.

"王的號令"下的戰士,實在強大到了可怕的地步,那變態的生命和防禦,讓自己的攻擊變成了望梅止渴. 更要命的是,他們的每個戰士背後,還站著一個牧師,有的甚至有兩個. 剛才沖鋒陷陣的時候,牧師一直處在隊伍最末,他們並沒有受到太大程度的法術傷害,他們的損失是最低的.

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後,總有一個成功的女人.

而每個成功肉盾戰士的背後,也總會有一個成功的牧師.

這種配置下的戰士,作為被克職業的盜賊,根本無力應付,哪怕是劍鬼也不能. 對方受到自己的攻擊,可以回複. 而自己,如果接連受到對方的兩個技能攻擊,恐怕連回複的機會都沒有. 戰士的0級技能猛擊,在這種加狀態的情況下對于一個血薄的盜賊也是極大的威脅. 此外像18級的沖鋒,除了攻擊更高外,還會造成眩暈效果. 目前對方沒人使用,無非是不像一個技能後發現自己身現重圍罷了.

前塵的戰士們,每人都面對兩個三個甚至更多的對手. 但在各種技能的支持下,卻無畏地向前走著. 肉盾做到這個份上,真是已經發揮到極至了. 至少對于目前30級上下的玩家來說是的.

廣場邊,某個房頂上有幾人正對著戰局指指點點.

"那個人,恐怕就是銀月了!"一人手指著戰場中的一個蒙面漢,"我注意他很久了,除了移動,他沒有做過任何事,估計是持續類的技能,所以一直只是移動. "

"射他. "另一人說.

"現在就射?不可能秒吧?"隊中的弓箭手遲疑.

"也許攻擊可以打斷技能呢?"這人道.

"有道理啊!"弓箭手張弓搭箭,對准了他們眼中的銀月.

一擊狙擊呼嘯而出,穩穩射中那個家伙. 正如預料的一樣,這人沒被秒殺,而且突受攻擊也一點都沒慌亂,只是回頭朝這方向掃了眼. 身邊的幾個牧師,在他中箭那瞬間就已經忙活起來,兩人同時出手,幫他回複.

"就是他沒錯了!多找幾個弓箭手來,秒了他!"

========================

居然睡到四點了. . 太可怕了. . . 繼續求票,尤其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