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月夜城游記 第八十章 不笑的朋友
剛剛解決了目標的顧飛很憂傷.砍了這麼多人,又暴露出了自己法師的身份,結合PK任務的規則,前塵行會的人不要太蠢的話,應該已經想到自己就是PK榜上的27149了.

這樣一來,自己再蒙臉再換裝也沒意義了.可以想象,不大會就會有千軍萬馬追逐著自己移動的坐標拍馬殺到.自己只能在無限的奔跑中度過這20多個小時了.

一邊逃亡一邊刷PK嗎?

這想法不現實,顧飛估計通緝任務發放處已經又被布下了陷阱.自己再去那,未必會被送進牢,但被人砍是肯定的.此時任務已經完成,卻不敢回去交接就是這個原因.

現在連自首的機會都沒有!顧飛歎息.

再換一個主城?顧飛萌生了這個念頭,但打開好友欄,發現紅塵一笑並不在線.紅塵一笑應該不算情報王,他屬于曝料王.沒有他曝料,顧飛只知道通往云端城的山間大道.

回云端城,處境和現在一模一樣.

顧飛仰天長歎.天下之大,何處是俺家啊!這游戲玩得也太深沉了.

正愁呢,眼界里出現幾個玩家,正東張西望地快速奔跑著.

找上來了!顧飛心道,自己雖然也在不停的移動,但除非是跑一條直線,否則沒可能所有人都在自己身後.圈子兜來兜去的,總有運氣不好撞車的時候.精確算計好每個地點坐標制定一條完美的路線,這活需要時間.顧飛現在沒這精力,況且對月夜城這一帶的地形也不熟,一時間用不了這法子.

"師父,你先走,我幫你擋住!"懦夫救星一直在五米開外跟著顧飛,顧飛就當他不存在,這家伙也一直不吭聲.這時見出了狀況,立刻就開始活躍了.

能想到我的處境,知道那幾個家伙來意不善,這個家伙到也沒那麼蠢嘛!顧飛微微笑了笑,看到幾人逼近,握緊了手中的劍.

來的一共有四人.看手里的武器,應該是兩個盜賊和兩個弓箭手.

看到顧飛沒有逃走的意思,四人也放慢了腳步,緩緩走近.

顧飛索性主動迎了上去,微笑道:"想賺我這點PK值,後果要自負哦!"

四人連忙一起擺手."你誤會了."頭前一人說,"我們是很仰慕你,所以想交個朋友."

說著,四人一齊把手里的武器放會了口袋,向顧飛攤著雙手,表示沒有惡意.

顧飛疑惑地望著四人,腳下卻繼續保持著飛速移動.

"邊走邊說吧!這樣停在一個地方,的確不太好."對方對顧飛的處境表示理解.

顧飛沒說什麼.四人趕上來,和顧飛齊頭並進,但當中卻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看起來是想徹底消除顧飛的疑慮.

"找我什麼事?"顧飛邊跑邊說.

"兄弟今天在城里干的事,真是大快人心啊!"對方道.

"哦?你們怎麼知道?"顧飛問.

"現在城里已經全傳開了,莽莽那婆娘,小臉煞白地站在通緝任務處發飆,全城弟兄看得都很過癮."這人說.

顧飛淡淡一笑:"你們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沒什麼,就是想和兄弟你交個朋友."這人說,"我叫云中暮,兄弟怎麼稱呼?"

顧飛搖搖頭,沒說話.

"兄弟看來還是信不過我們啊!"云中暮苦笑:"兄弟你現在的處境,多加小心是應該的."

顧飛笑笑:"所以,我們還是各走一邊吧!"顧飛說著已經准備換個方向,和這四人分道揚鑣.

"兄弟等等!"云中暮又追了上來.

"還有事?"顧飛腳下未停.

"其實我是月夜城北秋行會的.說實話,我們這些小行會平時就受前塵行會欺負,忍了很久了.大家早就合計著聯合在一起,狠狠的教訓一下前塵這幫孫子.兄弟既然和前塵也有過節,干脆和我們聯手,讓我們一起狠狠教訓前塵一頓."云中暮滿口的兄弟.

顧飛的腳步停了停."聽起來不錯."他說.

云中暮點頭:"行會就是專門派我來找你交涉的,這三位也是其他三家行會的代表.我們四個行會聯手,絕對可以和前塵對抗了."

"既然這樣,還要我做什麼?"顧飛問.

"呃,坦白說吧!前塵行會對我們這些小行會一直是不停地打壓,不是搶怪就是挖牆角.我們四家人數雖多,但大多都是些平民玩家,缺少像兄弟你這樣可以以一擋十的猛人啊!多個兄弟你這樣的悍將,對對方的高手是個威脅,對我們的士氣也是極大的鼓舞啊!"云中暮說得有些亢奮.

"有道理."顧飛說.

"而且,現在是個絕佳的機會."云中暮說.

"哦?"

"現在前塵行會上上下下都領了通緝任務在尋找兄弟你,這說明他們全行會都在奔著你所在坐標來,這樣的話,很容易就把他們引入了我們的埋伏."云中暮說.

"埋伏?"顧飛不解.

"100個弓箭手,100個法師.埋伏在那邊夜鳴谷兩邊.只要兄弟你往那邊一走,前塵全得跟著你進去,到時候藏身兩邊崖上的弓箭手和法師一起發動進攻.我們已經試驗過了,弓箭手的射程和法師的法術都可以從兩邊崖上對山谷內發動攻擊.一口氣就可以把他們打殘,到時候近戰職業再撲進去掃除殘存的成員.前塵成員全體等級下降1,還有什麼比這大快人心的?"云中暮激動.

顧飛笑了:"原來並不是要靠我的實力,而是想借我當魚餌引前塵的人入套."

云中暮哈哈一笑:"有這麼簡單的辦法,何必要擔著風險和他們血拼呢?只要兄弟你點頭,我們立刻著手布置,十五分鍾就可以安排妥當."

顧飛歎了口氣:"可惜,即使我同意,你這方法也不可能成功."

云中暮神色一變:"為什麼?"

顧飛一笑:"100個弓箭手?100個法師?想集齊這麼兩股力量,根本不可能不走漏風聲.你是准備在行會里通知,還是挨個私聊?你精選出的這兩百人就沒一個和前塵的人是朋友?這到底只是個游戲,15分鍾集齊?這話太輕松了,200人都隨時在線聽候你的調遣嗎?"

"呃,200人當然不是都在線,但大至湊一湊,差不多.也許有100人就夠了."云中暮說.

顧飛還在笑:"行了,別圓了,你這謊扯得太大了,漏洞太多."

"兄弟你什麼意思?"云中暮很生氣,"當我在騙你?"

"當然."顧飛說,"你根本就沒有什麼兩百人的計劃."

"靠,那我在這和你廢這麼多話圖個啥?"

"圖這個!"顧飛突然朝右側閃開一步,腳底一轉,順勢一劍回身劈向自己身後.空氣中一聲慘叫,一個盜賊的身影浮現出來.手里握著匕首,指著自己前方,正准備放出一記背刺.

"潛伏在後面追我們挺辛苦的吧?"顧飛對這人淡淡一笑,只砍了一劍便已回手.冷冷掃了四人一眼,不,現在應該說是五人.

"走吧!我不想增加PK值了."顧飛對五人說.

五人面面相覷,那個中了顧飛一劍的盜賊突然暴走,繼續朝顧飛刺來,嘴里喊道:"快上,他不敢……啊……"

一句整話沒說完,顧飛已經狠狠又補了他一劍,接著轉身閃過他這一刺,再一劍劈下,盜賊已經被解決了.

"我說我不想增加PK值,不是說我不敢."顧飛對余下的四人說.

云中暮臉上白一陣紅一陣的,其他三人也手足無措,不知是該趕緊走人還是掏出武器來拼命.

"你是不笑的朋友?"顧飛突然問道.

"你怎麼知道?"云中暮大吃一驚.

顧飛笑了笑:"這任務又不能組隊領取,為了任務獎勵來做的,都是孤身一人.你們幾個合起伙來設計我,目的顯然是殺我而不是領獎勵.會有這種心願的,除了前塵的人就是不笑了.看你剛才說起前塵時咬牙切齒的模樣挺真實的,應該不是前塵的人,所以,你只能是不笑的朋友."

云中暮只有目瞪口呆的份:"這也猜得出來?"

"我得趕緊走了,帶我問不笑好."顧飛轉身跑了.

一名弓箭手偷偷拿出弓箭,卻被云中暮伸手按住:"別找死了."

"怎麼?"

"潛伏在身後的盜賊都知道,這家伙身上一定有什麼偵察類的裝備."云中暮說.

"那怎麼辦?"

"操,打不過人家,只能忍著唄!天天被前塵的人欺負,這點氣還受不了嗎?"云中暮罵道.

"那這人和前塵,我們支持哪邊?"

"支持個屁,最好全都死絕."云中暮罵罵咧咧地,帶著三人朝反方向走去.

"老云啊!我覺得你剛才那個什麼夜鳴谷埋伏的設計挺精彩的."突然有一人說.

"精彩個屁,老子上哪找200人去?有這麼200人,老子天天帶著他們站屋頂上偷襲前塵的人."云中暮忿忿不平.

"要不咱真找這人合作一下?"一人建議.

"放屁,不笑是老子兄弟,這人砍不笑8級,等于砍了我8級,想我和他合作,做夢!"

"這樣下去,這月夜城的日子怎麼過啊!"

"MD,這垃圾,殺不笑連殺8級,怎麼砍莽莽那婆娘就砍1級啊!給老子精神點,把莽莽給老子砍到0級,這狗東西……"云中暮一路罵下來.

"阿嚏!"逃亡中的顧飛打著噴嚏.

"師父,你著涼了!"五米開外的懦夫救星說.

"你再叫師父我真砍你了啊!"顧飛氣道.

=================================

早一點更啦!早更應該沒人有意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