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月夜城游記 第六十六章 狼王之齒
顧飛嘴上這樣說,其實他敢來找阿德里安,是因為心中已經有了把握.

人類想變成狼人,或者是法術,或者是用道具.而阿德里安變成狼人時脖子有著一個奇怪的東西,顧飛斷定那就是幫助他變成狼人的項鏈.

而之前和阿德里安的見面時,顧飛印象里他脖子上空無一物.這說明這並不一條平時隨便配帶,關鍵時候發動技能就可以變身的裝備,而是一戴到身上,就會化身為狼人的項鏈.只要保證阿德里安不要有戴上項鏈,他就無法變成狼人,那他就是一個普通人,就是這麼簡單.

顧飛心底又盤算了一遍自己的計劃,覺得萬無一失.阿德里安的大房子已經就在眼前.

顧飛手上前去,深吸口氣,敲門.

阿德里安打門,顧飛再次仔細觀察他的脖子,空的.

"哦,敬愛的勇士,你來了."阿德里安還是這句詞.

顧飛扔上了那袋從莫菲處找到的金子:"你的事我已經知道了.這是莫菲藏起來的金子,我想是他用來引你出現的誘餌吧?你一定找很久了."

這並不是無意義的舉動.NPC是屬于一個特殊的群體,平時隨便隨意接觸,但接觸如果被系統判定會是會導致生命下降的攻擊行為,那麼NPC就會成為一個仿佛處于安全區中一樣的個體,攻擊是無法奏效的.所以顧飛起碼要讓阿德里安成為一個可以被自己砍的NPC.

金子扔上,阿德里安的神色果然有了變化.

"狼人已經把所有的事都告訴我了,我知道是你在搞鬼.你知道他們的身份,知道他們不願意和人類起糾紛,所以利用他們來為你免費的工作.卑鄙!"無聊啊……顧飛心說,自己居然在給一個機器人上道德修養課.

"束手就擒吧!"顧飛亮出了火之洗禮.

阿德里安突然轉身就跑,但顧飛早有准備.他不會讓阿德里安再有任何空閑的時間,哪怕是短短的幾秒,戴上一條項鏈也足夠了.

揮手一刀劈去,阿德里安閃身避過,身手倒也敏捷,但比起狼人還是差太遠了,也是個山賊頭領索圖的水平.

"小雨!堵住後門."顧飛喊道.

"知道!"小雨早已經站好位,在進了門顧飛和還沒阿德里安撕破臉的時候,已經按照顧飛的吩咐堵在了這一出口.

只有在房間這種狹小的空間里,自己才有可能招招緊逼,讓對方完全沒有戴項鏈的機會.而這種方法,顧飛昨晚在旅店中已經演練過一遍了.旅店大堂的大小,和阿德里安的大房子很相近.

刀法施展開來,炎之洗禮的層層熱浪在屋中四處回蕩,一片片紅豔的刀光中,刀刃間的那一道銀線也變得十分奪目.阿德里安在顧飛的刀刀緊逼下,只有躲閃的份.

"靠啊!!!"千里之外欣賞顧飛任務的葉小五,看到顧飛沖到這最後個關口後,禁不住大吼.他們給阿德里安設計的的確是一條一戴上就會變身的項鏈,但可沒想到這居然也成了被利用的漏洞.如不是親眼看到,葉小五不會相信有人可以讓阿德里安連戴項鏈的機會都沒有.

雖然任務鏈是以劇情的完成度為衡量標准,但一般都會有一場重頭戲的高難度戰斗穿插其中,畢竟戰斗才是網游的主旨所在.

顧飛這條任務鏈中,與狼人的最終一戰就好像一場游戲的關底大BOSS.想擊敗它,擁有實力當然是最簡便的方法,除此之外,伺機破壞狼人的項鏈,或者堅持拖延時間等項鏈效果消失,都是在無法正面擊敗狼人時所設計出的取巧的辦法.但這當中,絕沒有一上手就連變身機會都不給阿德里安的.但顧飛無疑是做到了.

這樣一來,好好一個守關底的大BOSS實力大降.目前阿德里安的身手就是一個索圖縮水版,速度不比索圖差,縮水全縮在了攻擊和防禦上.

"等等!等等!"已經滿身是傷的阿德里安大聲叫道,必須還是個BOSS級別的,沒像個懦弱的凡人一樣被顧飛一刀秒殺.挨了不少下,還有力氣活蹦亂跳的.

顧飛沒有停,萬一這是對方的詭計,讓自己停手,然後瞬間掏了項鏈變身呢?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在幫助異族,誅殺你的同類!"阿德里安一邊逃竄一邊大喊:"他們是什麼,是狼人,凶殘成性的狼人!"

顧飛郁悶,怎麼轉眼又是機器人給自己上道德修養了.

"放過我,我地窖里一半的財富都是你的!"阿德里安喊.

回答他的是一片刀光.

"全部都給你!"阿德里安繼續喊.

回答他的還是刀光.

顧飛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終于,阿德里安不支倒地,撕著嗓子狂吼:"你這個白癡!"

手起刀落,世界,清靜了.

葉小五傻傻地望著屏幕.最後的一點小把戲也沒能騙過顧飛.游戲設計阿德里安在生命下降到1/5時,就會開始言語上的蠱惑.

如果有玩家把這也當作是任務可能的獎勵,而放松警惕的話,阿德里安會借去地窖拿寶物的機會逃跑.

這是程序上硬性規定的,這個劇情玩家無法更改,阿德里安肯定會消失不見.

如此讓最終的陰謀家逃脫,任務雖然也算完成,但完成度頂多達到80/.

"這家伙……"葉小五暗自嘀咕,由于監視系統沒有語音,葉小五聽不到顧飛砍死阿德里安後說的那句話:"你才是白癡呢!殺了你你地窖里的財富不一樣是我的嗎?"

"完成了!!!"殺掉阿德里安後,小雨歡呼.

顧飛拉出任務欄看了看,任務還在,估計是有一些後續工作.起碼到現在為止,自己一點經驗獎勵都還沒拿到.

附身翻找了一下阿德里安的尸體,果然在它的懷里發現了一條項鏈:"狼王之齒.裝備效果:變身為狼人領主,持續時間15分鍾,冷卻60分鍾."

顧飛興沖沖地拿起想到一試,卻接到一條系統提示:任務物品,玩家無法使用.

這在"平行世界"里是極少見的.法師就算穿不動戰士的盔甲,那也能套到身上把自己壓趴,像這個項鏈一樣直接強制性地無法戴到脖子上,顧飛從沒經曆過.

小雨想要看看,結果顧飛在交給她的過程中,也被強行中止.

"說是任務物品."顧飛無奈地道.

"哦!"

"再翻翻."顧飛俯身繼續翻阿德里安的尸體:"找找後面地窖的鑰匙,好多錢."

鑰匙果然掛在阿德里安的腰間,兩人興沖沖地來到後院,打開了地窖,爬下.

果然許多財富,但都是和莫菲那麻袋里一樣的金礦.金子倒真是金子,但在游戲里,誰也不知道應該上哪里把這些換成游戲幣.兩人面面相覷.

"怎麼辦?"小雨問.

"這能換成錢嗎?"顧飛問.

"好像不能."小雨手里那些金子,那是拿回去交任務才能換取獎勵的,而且獎勵是不是錢也不清楚.

一地窖的金子,但卻無法變成可以正常使用的貨幣,這真是一件極痛苦的事.

就算想都帶走也是不能,金子本就極重,就是之前那一麻袋都得小雨扛著,顧飛拿了頂多走三步.

"算了吧!"顧飛歎息.

小雨念念有詞:"不是金子,是垃圾;不是金子,是垃圾;不是金子,是垃圾……"

如此二人離開地窖,顧飛拿著那狼王之齒找到了村長,交待了來龍去脈.

"都是阿德里安在搞鬼,他用這玩藝變成狼人,恐嚇村民幫他工作,還殺害了莫菲."顧飛信守諾言,沒有說過村里擁有一半的狼人.

"真是個壞家伙."村長說,"多虧了你,勇士,你解決了我們村里的大危機,為了表達我的謝意……"村長轉身翻櫃子去了.

顧飛激動,獎勵這就要來了,沒白辛苦.

"這件衣服你拿去吧!"村長轉回來,遞給了顧飛一件長袍,法師長袍.

顧飛極度失度,法師長袍自己只是准備隨便來件普通的掩飾身份,現在這麼辛苦的任務鏈,最後居然鄭重地頒發了自己一件法師長袍,這不是浪費了.顧飛真是恨死法師這職業了.他估計這任務獎勵就是根據職業來的,如果自己是盜賊,此刻一定給的就是件盜賊斗篷了.

"拿著它吧!"村長又說了一遍.小雨都著急了:"快拿啊,干什麼呢?"

顧飛苦著臉接過,漫不經心掃了眼.

月夜靈袍,防禦並不出眾,這是法師長袍的共同特點,除此之外,智力+20,法術精通+1,法術攻擊傷害+10/.

"法術精通是個啥玩藝?"顧飛一邊給小雨看一邊問.

小雨也是茫然地搖頭.

不是加智力就是加法術,明顯是個名牌法師服飾,但對自己來說……顧飛歎了口氣,但不管咋說總比新手袍要好太多了,單防禦就高著呢!怎麼說也是金字裝備.顧飛想著換到了身上,一身漆黑,體現了"夜"這個品牌特點.

"看起來很邪惡."小雨評價說.

顧飛無奈,不過隨即發現,村長已經發了獎勵,但狼王之齒並沒有收去.顧飛看了眼,還是任務物品.唔,難道說再拿給狼人們看一下,又可以換一次獎勵?顧飛再度燃起希望.

=============================

任務終于告一段落……其實俺是不喜歡寫任務的,抱著情緒,估計寫得也不咋滴..還好已經結束了,回頭看看,有漏洞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