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月夜城游記 第六十三章 真相,只有一個
"難道那其實不是狼人,只是一條身材比較高大的狼狗?"小雨猜測.

"這個……不會吧?"顧飛覺得任務鏈是讓游戲公司引以為傲的設計,不至于搞個這麼不倫不類的懸念.狼人其實不是狼人,只是一條成了精的狼狗?這也太喜劇化了.

"看看它還有沒有留下其他血跡."顧飛說.

"沒錯!沿著血跡就可以追到它了!"小雨激動.

"呃,只是爪子上劃了個口子,不至于這麼誇張吧?"顧飛說.

"沒准呢?"小雨已經又去地攤式搜索了.

顧飛卻在望著地上的幾滴血出神.

狼人的實力,超乎顧飛的想象.速度奇快,攻擊也高.自己盡了最大努力,也只是擋了剛才那麼一下.真要和狼人交手,自己完全沒有取勝的機會.畢竟這種差距在游戲中是很無可奈何的事.想從技巧上彌補,卻也無從下手.顧飛根本沒有和狼人顫斗來洞悉對方攻擊漏洞的機會,恐怕狼人三招兩式就可以把自己解決.

但是,如此強橫的一個BOSS,為什麼會逃走?僅僅是在爪子上劃了一道口子而已,就能讓凶殘成性的狼人膽怯嗎?這未免也太矯情了.還是說,這鍍了銀的炎之洗禮真這麼犀利?狼人發現了上面的銀屬性,立刻嚇得屁滾尿流?

很顯然,狼人的逃跑,並不是它自己在這種局面下做出的判斷,這又是設計者事先埋伏好的情節.而顧飛只是實現了讓它逃走的條件罷了.

這個條件,看來就是讓狼人受傷.

只是,這樣一個情節,又是在傳遞著什麼信息呢?顧飛一時間卻還想不透.

"沒有其他血跡了."里里外外又爬了一圈的小雨回來了,很是失望地說.

"我們去找村長,我又有點事想問問了."顧飛說.

"是嗎?快走快走."

夜色下的夜光村是甯靜的,原來分布在村中各處的NPC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亮起的各家燈光.玩家在游戲里每天都是沒日沒夜的,反倒是NPC們嚴格遵守日夜作息,白天出來活動,夜晚就回家休息.一時間真讓人分清到底誰是人類誰是機器.

敲開了村長家的房門,村長客氣依舊:"哦,勇士,你來了."在村長的口中顧飛一直是一名勇士.

"當初殺死莫菲的狼人長什麼樣?脖子上是不是戴著什麼東西?"顧飛問.

"哦,這你得去問阿德里安,就住在教堂邊的阿德里安,只有他看到了.那一晚,他聽到了教堂那邊傳來的動靜,出去查看,結果看到狼人殺害了莫菲.可憐的人啊,他被嚇壞了."村長說.

"阿德里安……"顧飛回憶著這個夜光村的首富.

"村長,莫菲的家在哪里?"顧飛又問.

"樹林邊的第三間房子就是,自從他死後,很久沒有人去過了."村長說.

"我們去看看."顧飛對小雨說.

莫菲的房子其實很好找,在眾多亮著燈光的房子中唯一一間黑著的就是.在莫菲死後,這是間無人居住的空屋.

走近房屋,顧飛輕輕把小雨攔到了身後,示意她小聲.接著把炎之洗禮護在身前,小心翼翼地朝房子走去.

小雨緊張地大氣都不敢出,卻不知怎麼回事,就看到顧飛走到門前,耳貼門上,靜靜聽了片刻,這才推門而入.小雨緊張地打量了一下四周,這才跟著顧飛鬼祟地走入.

顧飛已經點亮了屋的油燈,正站在床邊看著手里的一張羊皮紙.

"是什麼?"小雨湊了過來.

"看著像是一張地圖."顧飛說.

"藏寶圖?"小雨興奮了.

"可惜沒標坐標,找起來有點麻煩呢!"顧飛說.

"我來看看."小雨拿了過去.

"這是村子的大道,這里看起來就是教堂……"小雨拿著筆在上面指指劃劃,嘴里念念有詞.

"我知道是哪里了!"片刻後,小雨驚喜地叫道,一回頭,卻看到顧飛站在門邊,小心翼翼地朝外張望著.

"看什麼呢?"小雨湊了過來.

"噓……"顧飛示意她小聲.雖然外面活動的是NPC,但顧飛也不知道"發出太大嗓音"會不會是中止他們活動的一個條件.

"走,跟他們去看看."顧飛拉上小雨.

"我找到藏寶的地點是哪了!"小雨揮舞羊皮紙.

"嗯,一會我們就去挖寶.先跟著這四個家伙."顧飛說.

"他們要去干什麼?"小雨問.

"不知道,但我認得他們四個當中有三個是躲著我的那類型,第四個沒見過.這群人果然有古怪."顧飛說.

"跟上跟上!"小雨說.

四人悄無聲息地走在夜光村的大道上,肩上抗著鐵鍬之類的工具.

"哎呀,他們不是去挖寶的吧?不會就是咱們這個吧?"小雨說.

"你不是已經研究出那藏寶地點是哪了嗎?你看他們走得對不對."顧飛說.

"不對."小雨說.

"跟上跟上."

四人最終來到了村子附近的一座山上.半山腰的某處,推開了覆蓋在山坡上的一層植物後,四個人消失不見了.

"看,那是個啥?"小雨指.

"那是個洞……"顧飛說.

"他們在這做什麼?"小雨問.

"我怎麼知道."顧飛說.

"去看看?"小雨提議.

"別急,等天亮再來吧!天亮他們會離開."顧飛說.

"你怎麼知道?"小雨問.

"白天他們還要去夜光村的大道邊站崗."顧飛說.

小雨看了看時間:"還要一個多小時呢!"

"先去你研究出的地方."顧飛說,"是哪里?"

"莫菲屋子後面的樹林."

兩人原路返回,來到莫菲屋後的樹林當中.小雨拿著羊皮紙前面帶路,東張西望,終于在一棵樹下停下腳步."就是這里了."小雨一指.

"這鐵鍬還真是買對了."顧飛嘟囔著,從口袋里掏出鐵鍬,挖了起來.

"寶箱!寶箱!寶箱!"小雨念著魔咒,眼看坑是越挖越深.結果寶箱沒出來,又出來了一個麻袋.

"好重!"顧飛雙手抓住扯了扯,沒能從坑里拽出.

"我來."小雨上前,伸手輕輕一拎,麻袋已從洞中脫穎而出.惹得顧飛又是好一陣郁悶.

打開麻袋朝里一瞅,兩人都是一怔.

"金子?"兩人面面相覷.

小雨掏出任務給的那一小袋金子,取出一塊,和麻袋中的進行了一番比較.

"長得好像啊!"小雨說.

"阿德里安嗎?"顧飛沉思.

"去把金子還給他吧!一定有獎勵."小雨高興.

"你有觸發到任務嗎?"顧飛問.

"沒有."

"沒有任務哪來的獎勵?"顧飛說.

"那這是干什麼的?"

"我想,這也是我這任務鏈里重要的一環."顧飛頭痛,"東西越來越多了.好累,休息一會吧!"

"去哪里?"小雨問.

"村子的旅店應該還開著,休息一下吧,等天亮."顧飛說.

兩人來到村中的旅店,畢竟還是游戲,商店之類的是不會有打烊一說的.

"喝什麼自己要.我請客."顧飛說.

"我突然覺得好困,趴一會."小雨說著就趴倒在了桌上.

顧飛隨便要了杯酒,一邊喝著,一邊琢磨自己這條任務鏈.

態度迥異的兩伙村民.

教堂前旗鼓相當的打斗痕跡.

強大卻又不為人知的莫菲的實力.

消失不見的莫菲的尸體.

一點小傷就逃跑的狼人.

莫菲藏起的金子.

還有剛才那四個半夜三更跑去山洞的村民.

必然有一條故事的脈絡,能將這些事件全部解釋清楚,這就是"艾迪的紋章"這個任務鏈的最終完美劇情.如果僅僅是找出狼人,殺掉,顧飛很懷疑是否能解釋這所有的問題.此時顧飛心中已經有了一定的想法.目前要等的,只是天亮,.只要再掌握一些關鍵的東西,事情很可能就水落石出了.

另一邊,一直像看電影一樣觀看顧飛任務的葉小五,已經感受了太多顧飛帶給他的驚奇.

在教堂前轉了轉,就突然跑去挖莫菲的墳,葉小五至今不知道他是發現了什麼還是蒙出來的.

襲擊他的狼人,他居然真可以殺退,他可只有30級.30級的角色,應該被那狼人一巴掌拍死才對……

照目前的形勢發展下去,顧飛最終的任務鏈完成度,有可能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不錯,完成度!這才是衡量一條任務鏈的完成情況,以及決定最終獎勵的標准.

殺狼人?這只是完成這條任務鏈的一種方式罷了.如果換作葉小五去,他知道狼人在哪,直接找到一刀劈死,這當然也算完成了任務,但得到的肯定是最低的完成度,最差的獎勵.

將整條任務鏈劇情的來龍去脈,完美地呈現出來,這才是獲得最高完成度的方式.

就好比一部開放式多結局的單機游戲,所有的結局,都可以算是通關.但其中必須會有一個被稱為是完美結局.

因為偉大的少年偵探柯南曾經說過:真相,只有一個.

===========================

嘿,更得早吧!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