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行會與傭兵團 第五十五章 編號27149
"上了這什麼通緝任務榜,我的身份不是已經暴露了?"顧飛說.

"不要被人捉到就可以了."佑哥說.

"名字不會被公布嗎?"顧飛問.

"不會."佑哥搖了搖頭,"在通緝榜上列出來的人都會有一個編號,你現在的名字就是個通緝犯XXXX號."

"這樣啊……"

"領取了通緝任務的玩家,每五分鍾任務列表里會更新一次你的坐標,所以,你只要計算好時間,每五分鍾大轉移一次,對方想找到你也沒那麼容易."佑哥說.

"有道理啊!那我現在趕快動身吧!"顧飛看了看時間,上線已經快五分鍾了.

"你要買什麼?我幫你."佑哥走向拍賣行交易窗口.

"哦,來件30級法師應該穿的長袍,然後看看有沒有附火法攻擊機率的項鏈,戒指還有紋章,一樣來一個."顧飛說.

佑哥面無表情地離開了交易窗口:"時間不早了,趕快上路吧!"

顧飛:"……"

出了拍賣行的兩人快步朝城外走去.沒走多遠就聽到身後一陣紛亂的腳步聲,回頭一看,數名玩家正朝著拍賣行沖去.

"不是沖我來的吧!"顧飛一驚.

"看起來是的."佑哥說.

"人不少啊!"顧飛說.

"自首吧!"佑哥鎮定地說.

"別……"顧飛說.

"那你還是把臉蒙著,這麼多人,難保有哪個眼尖的不會發現你的存在.你現在在他們眼中是標著一個號碼的,一目了然."佑哥說.

"好好,先趕緊出城.城里人多眼雜,麻煩."顧飛快步朝城外跑去,佑哥完全追不上顧飛的速度,只能在身後高呼了一聲:"自己多小心."

顧飛頭也不回地朝他揮了揮手.

佑哥獨自返身又來到拍賣行,為數眾多的玩家正在這里進行搜查,還時不時地有新兵到達.佑哥覺得自己有些低估了情況的嚴重,他沒想到顧飛可以招來這麼多追捕的人.人類的好奇心真是太可怕了.

離開拍賣行後佑哥聯系了韓家公子等人.眾人聽到這個消息都是狠狠吃了一驚:"啥?那家伙不知道PK規則?"

"這個廢物!開會開會!"身為團長的韓家公子首先對顧飛進行了批評,接著招集眾人小雷酒館老地方見面.

與此同時,縱橫四海的風行正飛奔著找到了他們的會長無誓之劍.

"機會來了!"縱橫四海行會的大門幾乎快被風行撞飛.

無誓之劍正在和行會的幾個小美眉交流感情,被風行突然打斷,輕輕皺了眉,沉聲道:"說過多少遍了,遇事要冷靜,千萬不要慌!"

"蒙面殺手被通緝了!"風行直接用喊.

"他砍了不笑那麼多次,當然會被通緝."無誓之劍淡淡地道,繼續在美眉面前表現他的冷靜,"走,我和你去看看."

無誓之劍瀟灑地揚手和幾個美眉道了個別,沉穩地走出行會,輕輕地帶上了房門,回身:"哇靠!!他怎麼會被通緝的?砍了不笑那麼多次,難道他沒去自首坐牢嗎?這樣大家一追捕他,他的身份不就曝光了?之前蒙面還有什麼意義?"

風行:"……"

"說啊你!"無誓之劍此時猴急的模樣和之前在行會里時判若兩人.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就聽說通緝任務那邊出了一個PK值15的犯人,我想除了這家伙沒有別人了."

"快去看看……"無誓之劍大步朝通緝任務發放處飛奔.

通緝任務發放窗口門庭若市.無誓之劍放眼一掃就看到了許多云端城其他行會的頭頭腦腦.這些人的心思無誓之劍可以猜到,無非就是想結交這個狠人,最好還能進一步拉進自己行會.其實無誓之劍心里也有這個打算,不過眼下倒不必想太多,這麼多人,最終落到誰手還里還不一定呢!

無誓之劍轉頭在通緝榜上搜索.蒙面殺手的信息高掛于頂:PK值15,編號27149.

而此時還處在大廳里的人,都並不急于領取任務,他們都認為顧飛一定會來自首.而自首的地方同樣是這個大廳,因此這些人都緊盯著進進出出的玩家,一發現是法師就兩眼放光,接著又是一臉失望.

"怪不得沒來自首,自首更是死路一條."無誓之劍暗自嘀咕.進出的法師有不少了,編號27149依然高居榜首.

大廳的一角,七月,落落,烈烈三個姑娘也在觀望著眼前的人流.

"啊,這個,一定是他!新手袍呀!!"烈烈已經是第十七次指著某個玩家嚷嚷了.

落落使用了一下鑒定術後,歎息道:"烈烈啊!高手不一定要很英俊,那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你不要看到一個長得帥的法師就說是.你剛剛指的這個人才12級."

"哦……"

"咱們在這里多長時間了?"七月問.

"差不多快半小時了."落落說.

"難道這人不打算來自首?"七月道出了真相.

"不會吧?PK值15啊,那他要在外面漂30個小時的,中間不下線了?如果要下線,回下線區的路上就很可能被人發現,只要是領取了通緝任務的玩家,在安全區也一樣可以攻擊他."落落說.

"那他怎麼還不現身?"七月掃了一眼通緝榜.

"也許他也料到會有好多人等他過來自首,故意在哪個地方耗著吧!"落落說.

"哦!那再等等吧!"

所有人都是抱著這樣的心思,耐心的等待著,直至一個小時過去.

"啊啊啊!這個這個……咦,是個牧師呀……"烈烈指著一個家伙又開始驚叫了.

落落追著烈烈的目光望去,眼睛一亮.

落落輕輕拉了拉兩人,指了指那人,在她們耳邊小聲道:"這人就是韓家公子."

韓家公子在任務大廳里轉了一圈後,很快就離去了.落落拉了七月和烈烈,悄悄跟在了後面.

韓家公子一路走得很慢,過了兩條街後,來到一個無人的所在,突然回頭.三女飛快地縮入一旁角落.

"藏什麼啊!出來吧,你們後面還有人盯著你們呢!"韓家公子喊道.

"別動,他肯定是在騙人."烈烈說.

"他沒騙人……"一個聲音清晰地在三人身後響起.

三女目瞪口呆,烈烈回頭看了一眼,更加茫然了:"你們聽到有人說話了嗎?"

七月已經站直了身子,望著身後的空氣歎道:"是盜賊,潛伏在咱們身後呢!"

"可以出來了嗎?"前面的韓家公子繼續喊道.

三女無奈地走出角落.烈烈朝身後揮了幾下拳腳,什麼也沒打到.

"夠小心的啊!還安個眼睛在身後."落落說.

韓家公子卻對她愛理不理,只是冷冷地道:"我們的交易好像在昨天就已經結束了."

"是結束了,但也許還會有新的交易可以做."落落說.

"現在我們沒空."韓家公子說.

"哦,有什麼事要忙?"落落問.

韓家公子笑了笑:"你說呢?"

"這事是因我們而起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們不會推辭."七月很誠懇地說.

"小姐,有關我們幫你做的一切,你已經付過我們報酬,價錢也很合理,所以我們根本互不相欠.現在已經完全是我們自己的事,用不著你來操心了.收起你們的好奇心,趕快回去吧!"韓家公子說完轉身已經准備離開.

"韓家公子!!"烈烈突然喊.

韓家公子停下腳步.

"我們知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的模樣,你不怕我們把你給說出去嗎?"烈烈喊道.

"烈烈!"七月和落落顯然都沒想到烈烈會這麼說.

"威脅我?"韓家公子回頭.

"不是,我的意思就說,你的身份都可以讓我們知道,為什麼不能讓我們見見其他人,我們一定會保守秘密啊!"烈烈說.

韓家公子笑了笑,指了指了七月說:"問你們會長吧!也許她會明白我的心思."

七月愣了愣.

"不要再跟著我了.我脾氣不好,現在心情也不好,很容易翻臉的.最後友情提示你們一下,不要想著領了任務去看這人的真面目,他很殘忍,從不手軟,對任何人都一樣!他是個真的殺手!"韓家公子最後幾句說的咬牙切齒,充滿怨念,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什麼人啊這是,太自以為是了!"烈烈罵道.

"小姐,背後說人壞話不好."空氣中有人說話.

"怎麼還有人啊!"烈烈氣得跺腳,"快滾,你個偷窺狂!"烈烈對著空氣揮舞拳腳.

"走吧烈烈."七月上來拉走了烈烈.

"我們要不要領任務啊七月姐?"落落問.

"領."七月決然地說,"但不是去看他的真面目,是看有沒有能幫上忙的地方."

==========================

徹底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