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行會與傭兵團 第五十一章 粉絲的力量
顧飛出了酒館立刻朝盜賊工會的方向跑去,他不需要知道不笑的明確位置,因為目前云端城內的狀況是:有不笑的地方就有很多人.

全城人都聽說了這場沒完沒了地追殺.從30級掉到23級,用了還不到一個小時,而且追殺似乎還有繼續的趨勢.流言中那個蒙面殺手已經被傳得神乎其神,所有人都想著親眼目睹,最有效的辦法,當然就是跟著不笑.幸好平行世界的聊天窗口中沒有以前網游的世界或是交易一類的全民頻道,否則一定會有為數不少的玩家為了一睹殺手風采把不笑送上交易窗.

逐漸接近盜賊工會,顧飛果然看到聚集的人群,奮力擠進一看,不笑正和幾個死黨走在街道當中,在他們身後十數米開外跟著大批的玩家.而顧飛身屬的人群,則是繞了一圈跑到前面的路口占位觀望的,街道兩旁的房頂上更是擠了不少人.

被人這樣圍觀,不笑當然會不高興.但他也只能忍氣吞聲.因為人實在是太多了,這要開罵幾句,不用殺手再來不笑又得掉一級了.

顧飛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讓一讓……"顧飛一路道歉,退出了人群.找到可以上房的所在,攀上了房頭.房頂上的玩家都在專注地觀看著下面街道上的不笑,顧飛在人後偷偷換上了他的殺手裝束,惦著腳在其他人的身後找到了不笑走動的地方.

"哥們,讓一讓!"顧飛拍拍前面的人.

那人不耐煩地轉過身來,但一看到顧飛,立刻雙睛放光,顧飛連忙做出一個悄聲的手勢.那人兩手把嘴按住,拼命點了點頭,跟著用肩膀猛擠旁邊的家伙.

"干嘛呀!"旁邊的人轉頭,看到顧飛,立刻雙眼放光,顧飛連忙做出一個悄聲的手勢,那人兩手把嘴按住,拼命點了點頭,跟著……

轉眼,一群雙眼放光,雙手死按住嘴的玩家給顧飛悄然讓開了一條道,顧飛從人縫中徐徐現身,街對面的玩家沸騰了,立刻雙眼放光,顧飛連忙做出一個……

怎麼突然這麼安靜?不笑覺得有些奇怪,這麼多人堆在一起,嘰嘰喳喳的噪音本是著實不小的,可就在剛才,突然一下子就變得很安靜,安靜得,讓他聽到了頭頂的風聲.不笑連忙抬起頭來,只看到一道紅光正朝著自己劈來.紅光映得不笑發白,很快,他就離周圍的人群遠去了.

不笑的幾個死黨也瘋了,他們一直跟著不笑,一直小心小心再小心.這次他們看到有這麼多人圍觀,總覺得殺手就算要下手,他們也會有所覺察,誰會想到這麼多人都會萬眾一心地配合一個殺手,現在真是世風日下,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幾個家伙悲憤地想著,卻不能化悲憤為力量.顧飛又一次很簡單的就擺脫了他們幾個的糾纏.圍觀玩家早已給他准備好一條出路,顧飛閃身而去,很快擺托了不笑同伙的糾纏.

但是,他卻沒能擺脫圍觀群眾的追隨,不少人都跟上了顧飛的腳步.一來大家都好奇這個殺手的真面目,二來跟著這個殺手,總比跟著不笑更容易看到他砍人吧?

顧飛深切的體會到:粉絲的力量是無窮大的.

這樣下去不笑的幾個死黨也能很快追著人群找到自己,顧飛只能繼續玩命地奔跑.不知在云端城中兜了多少圈,顧飛還是沒能甩乾淨身後的人群.畢竟人多力量多,有的人明明已經在之前甩脫,但等到下一個路口,顧飛驚喜的發現,那人正在前方茫然地尋找他,正好撞個正著.

如此新舊交替,導致顧飛始終帶著一串尾巴,但是皇天不負苦心人,顧飛在游遍大街小巷的過程中,終于偶遇了茫然的不笑一次.這還有得猶豫嗎?拍馬趕到,手起刀落干掉了不笑.

閃起的白光中,顧飛依稀看到有什麼東西似乎掉到了地上.後面有玩家驚叫:"爆裝備了!!!"但緊接著大家發現顧飛頭也不回地就跑了,眾人一怔,突然都發瘋一般地沖向不笑爆出的東西.神秘殺手的真相再誘人,還是比不上一件可能是極品的裝備啊!

顧飛就這樣意外的擺脫了糾纏,跑進一條街道,一看四下無人,迅速撕去偽裝,長出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小雷酒館里還在和七月交涉的無誓之劍,接連兩次收到不笑被殺的報告.屈指一算,不笑現在已經21級了,無誓之劍有些心神不甯.一部分,是為自己行會的臉面擔憂;另一部分,竟然是有些懼怕.

不笑現在雖然淒慘,但這人的確是個不折不扣的厲害角色.否則無誓之劍他們也不會把他拉來縱橫四海,還給予了核心成員的地位.

這不笑在人家面前一點抵抗力都沒有,換作是自己呢?無誓之劍清晰地感覺到一陣寒意.不錯,他是擁有300名成員的云端第一大行會的會長,但這並不意味著自己每天就能帶著三百人馬出門去練級.這個殺手一樣的人物神出鬼沒,短短這麼點時間里就已經把不笑殺掉了九級,真是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目前只是這家伙一個人在出手,而先前聽不笑他們團滅時的報告,對方當時是有六人.如果六人一起行動,那不是更可怕了.

心中的膽怯讓談判的天平發生了傾斜.還有必要為了一個21級的家伙花費力氣嗎?已經被殺了九級,行會的顏面,還能怎麼挽回?而且,對方目前的矛頭是集中在不笑身上,如果行會開始大張旗鼓地正式支持不笑,他們的目標,會不會指到行會的每個人身上?

無誓之劍深深體會到了敵暗我明的痛苦,在權衡了利弊後,終于下定決心,長出了口氣後說:"七月會長,你看這樣如何?我們現在把不笑驅逐出行會,你們的事,你們自己來解決."

"無誓!!"第一個為這個決定感到震驚的是無誓之劍身旁的風行.

無誓之劍看了看他,卻沒有解釋什麼.

七月等人自然也是十分驚訝,她們可沒想象會讓無誓之劍做出這麼大的退讓.驅逐不笑出行會,那就是要和不笑撇清關系,也即是說:縱橫四海在這件事上,退縮了.

"無誓會長深明事理,佩服……"落落送上了一句很文藝的恭維.

七月則還有些茫然,自我感覺自己似乎沒說出什麼強有力的言論來打擊對方,怎麼對方就有了這麼強有力的退讓呢!還恍惚間,無誓之劍和風行已經起身:"那我們就回去了,這匕首……我想我們還是拿回去,也算給不笑一個交待."

七月點了點頭.

無誓之劍拿起風之暗語,和風行出了小雷酒館.

"為什麼?"風行一出門就問.

"對方太強!你也看到了,剛才這一會功夫,不笑又被殺了兩次."無誓之劍說.

"你怕了?"

"不只我怕,我還替你們感到害怕,替全行會的成員感到害怕.這樣的人物,如果瞄上你們任何一個,你們誰有把握抵擋?"無誓之劍說.

"怕什麼!讓他來啊!"

"你不怕,不代表300個成員都不怕.人心惶惶,我們又無力解決的時候,行會還能存在嗎?"

風行不說話了.

"走吧!風之暗語還給不笑,咱們對他也算有個交待了."無誓之劍說.

"這些人到底是誰!"風行憤怒的揮拳.心里的憋屈真是難過的很.

"先記在心里!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嘛!"

風行無奈地點了點頭.

小雷酒館里,七月四人都為這事的進展感到雀躍不已.

"他現在沒了最大行會支持,級又這麼低,我們自己也不用怕他了."七月欣慰地說.

"那個追殺他的家伙好厲害啊!"烈烈星星眼,"他到底是什麼人啊?落落姐!!"

"我也不知道."落落搖頭,"除了他們傭兵團的團長,其他成員的身份他完全沒有透露出來讓我知道.現在外面都說這個人是個法師,那據我所知,這是一個能單挑山賊頭領索圖的法師!"

"太強了……"

"落落,你聯系一下,看看能不能約出來見見,好當面謝謝人家."七月說.

"怎麼謝?以身相許嗎?"落落笑道.

"瞎說什麼."七月淡淡地道.

小雨此時突然發出一聲歡呼,跳了起來.

"怎麼了小雨?"三女茫然.

"我現在是不是可以去做任務啦?"小雨問.

"去吧去吧!不過還是當心些."七月說.

"沒事啦!不笑現在哪有功夫,追殺還在繼續呢!"落落說.

"落落姐你也坐這沒出去啊!怎麼知道這麼多外面的消息?"烈烈奇怪.

"我在和他們團長私聊啊,他告訴我的."落落說.

距離四女所在三個包間的另一包間里,眾人正在批評韓家公子:"你倒是喝啊!干嘛總發愣!"

"別吵!"韓家公子道,"我正在和雇主談生意呢!這次這麼辛苦,怎麼不得再多收點費用啊!"

"應該的!應該的!"四人紛紛點頭.

"那這次,是不是又是千里拿大頭了啊?"佑哥小心翼翼地問.

劍鬼點頭:"應該的!"

眾人痛哭流涕."我們就是一幫打工仔!"禦天神鳴哀號,"千里我恨你!!!"

"阿嚏!!"剛剛砍了不笑第十次的顧飛打了個噴嚏.

"今天真是累壞了."顧飛喃喃自語,但是,還沒完……

"蒙面殺手跑啦!"一聲尖叫,一堆玩家向前跑,一會排成人字,一會排成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