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行會與傭兵團 第五十章 大忙人
不笑發了瘋般地在云端內奔跑.短短一個小時里連掉了四級,現在又失去了最強有力的武器,不笑的痛苦是目前游戲內的玩家之最.

指揮著行會成員爬上房頂時,顧飛和席小天已經蹦蹦跳跳跑出去老遠了.不笑只顧大吼著"快追快追",行會眾成員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竄了竄了的不少人失去耐心,有的真接竄出云端城練級去了,有的順道接了個任務就去忙了,還有的直接跑進安全區說有事就飛快下線了.

到底只是游戲,雖然不笑是行會核心,但任何事都得講求利益,在還沒有讓行會成員嘗到任何甜頭的時候,即便是核心成員也沒有人會這麼無條件地服從.先前,無非是想著這是行會活動,自己有必要參與其中,這才會帶著幫忙的心態過來.而現在,久久不見成效,沒有人願意如此浪費自己的時間,除了不笑的幾個死黨朋友.

不笑就領著這幾個死黨竄街走巷地尋找顧飛,並不住地在行會頻道里詢問其他人有什麼發現.起初還有人回聲"沒有",再到後來,都已經懶得搭理他了,除了一些不懷好意地"好心人".

"我在貝殼街看到那家伙了!我跟上他了."禦天神鳴喊.

"盯好,我們馬上到!"不笑帶人瘋跑,但不大一會,禦天神鳴立刻會叫:"呀,他轉了個彎,不見了."不笑白跑了.

如此反複了四次,不笑瘋了:"你他媽搞什麼鬼?"

禦天神鳴神秘西西地說:"我覺得他好像盯上我了,不然怎麼我到哪里都總會看到他?"

不笑吐血的心都有了,望著還跟著自己的幾個死黨,想哭,卻沒有眼淚.

突然感覺頭頂一片陰暗,抬頭一瞅,一條人影從房頂飛下,手中單刀高高揚起,在陽光下紅得有些刺眼.

破爛的草帽,遮在眼前的黑布,飄在風中的長袍,不笑只來得及喊出了一聲"啊!"

兜頭給了不笑一刀後,顧飛落地,接著就地轉了兩步,又有兩刀旋到不笑身上,火法觸發,火光中,不笑不見了,顧飛大步跑遠了.

不笑的幾個死黨這才如夢初醒,大叫著追趕顧飛.

又一次回到盜賊工會的不笑,在行會頻道里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行會成員都麻木了.仔細想來,現在的不笑等級25,那在縱橫四海可以是倒著數,除此之外極品的匕首也已經丟失了.核心成員?在這個躋身核心還需要靠實力而非靠關系的初級歲月,大部分成員心里就一個字:呸!

畢竟是新開的游戲,新組的行會,短時間內還未能形成多強的凝聚力.之前能組織起這麼浩大的行動,多半是在以前網游中養成的慣性,一看行會有事,就快馬趕到來幫忙了.鬧騰了這麼久,那點慣性已經消失,所有人都重新從價值觀,利益點出發考慮幫助這個已經25級的不笑是不是值得.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但並不是人人都會這麼想.行會的另外三名核心成員,就覺得這事大大地傷了縱橫四海的面子.云端城第一行會啊,那是准備在游戲里打出一片天地的,這還沒幾天呢,行會核心成員之一就被砍成這樣子,這在外面還不淪為笑柄?

三人都覺得咽不下這口氣,不過這主要是從行會的角度出發,至于不笑那邊,那純是因為他級高裝備好而吸納進行會的,還沒來及建立起深厚的友誼.

最終,三位核心協商後下了決定:要出面,否則縱橫四海還不得被人給看扁了?

就在此時,已經傳來不笑第六次被殺的消息.

在安全區哭了半天的不笑,看到行會里似乎沒引起什麼反響,大罵了一會人情冷曖.這時收到幾個死黨的消息,說那蒙面家伙被他們追得挺緊,一直沒甩了他們.不笑大喜,沖出安全區就朝消息傳來的方向跑,想給顧飛來一個完美攔截.

結果攔了攔了,卻沒攔住.迎面大步而來的顧飛直接一個飛腳把不笑踹翻在地,再插了兩刀將他結果.不笑的等級降至了24級.

收到這消息的三個縱橫四海核心終于徹底坐不住了,必須有所行動.縱橫四海的行會畢竟是由他們三個一手組建起來的,在行會里的號召力比不笑還是要強上許多.之前就是在格斗家風行在行會里擲臂一呼,才引起百名行會成員雄赳赳氣昂昂穿過云料農場殺向云霞山谷.原以為三下五除二就能解決的事,想不到現在弄得這麼麻煩.事情的具體原委三人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呢!只是聽說好像一直砍不笑的和剛才搶了他匕首的還不是一個人.

就在三人准備有所行動的時候,突然收到了來自重生紫晶行會會長七月發來的消息,想和他們三位當面談一談.

"倒影,你去組織一下人手,我和風行去見一見她."縱橫四海另一核心成員,同時也是行會會長的無誓之劍說.

不大會,雙方在約好的小雷酒館見面.全云端城只有小雷酒館有包間,比較方便談事情.

七月,落落,烈烈和小雨四人出了安全區就直接過來了,無誓之劍和風行則是兩人.風行先前已與四女打過照面,還和烈烈對過一拳.

"哪位是七月會長?"無誓之劍落座後問.

"我是."七月說,"先稍等一下吧,我們還有個朋友沒過來."

正說著,顧飛風風光光地沖了進來,掀起簾子就喊:"不好意思,來晚了."一邊要砍人,一邊還要過來參加談判,顧飛今天比較忙碌.

顧飛進門的同時,無誓之劍收到消息,不笑第七次被砍了,目前等級23.

無誓之劍一時間也沒功夫理會了,望著顧飛道:"這位是?"他聽說過重生紫晶是個全姑娘的行會,對于顧飛當然不明就里.

風行立刻給他介紹了一下顧飛,重點強調了這就是"搶了不笑匕首"的家伙.無誓之劍肅然起敬,不管怎麼說,能直接把人手里極品裝備搶走的人那真是狠角色,無誓之劍收起了他的劍.

因為是要談判,所以四女一起擠坐在了左邊,把右邊留給了對方二人.顧飛此時一來,他所屬于的這方陣營已經沒位置坐了,沒辦法,只好坐到了居中正對門的位置,不知道的人看了還當是顧飛在主持什麼會議.

"今天的事,不知道無誓會長你了解多少?"七月開始說話了.

"這個,我只知道我們的兄弟不笑被人連殺了七次.還被搶了他的極品匕首風之暗語.事情的源頭,好像是因為他和七月會長你的一點過去?"無誓之劍說.

"那麼,昨天在我們行會任務時.你們縱橫四海故意搗亂,殺了我們十二個姑娘,無誓會長也是知道嘍?"七月問.

"我不知道啊!"無誓之劍茫然,轉頭望向風行.

"呃,昨天不笑好像是在行會里叫人跟他去PK來著,我問他什麼事,他說沒啥,就一點小事,隨便來幾個兄弟就行.後來就有幾個沒事干的和他去了.主要還是他和他自己的那幾個朋友吧!"風行說.

"現在,無誓會長你知道事情的源頭了吧!"七月說.

"七月會長什麼意思?"無誓之劍問.

"沒什麼,游戲嘛,就是個打打殺殺,PK這種事每天都有發生.只是,這件事實在是因為我和不笑的一點私人關系引起的.所以,如果你們行會想替不笑出頭的話,麻煩你們不要找我會里這幫姐妹和這位朋友的麻煩."七月說的時候指了指顧飛.

"這個,這位朋友好像還搶了不笑的東西,這個……"無誓之劍想拿這事做點文章,不料顧飛突然手進口袋,掏出風之暗語扔到了桌上:"東西在這,誰想要誰拿走."

眾人都大為驚訝,雖然這是法師沒什麼大用的匕首,但他同樣可以出售給有需要的盜賊,絕對是一筆不菲的財富.到嘴的肥肉,真的這麼容易就放手了?聽風行說了顧飛之前搶匕首的事跡,無誓之劍還當這是個挺有膽色的家伙.照現在來看,似乎也不怎麼樣嘛!還沒開始說什麼他就怕了?

無誓之劍正在肚子里暗笑,顧飛已經站起身來:"匕首你們拿回去,至于不笑,我聽說這會他還被人追著砍呢!看來是誰也救不了了.這位兄弟,不笑這種人根本不值得你們這麼多人替他出頭.你就告訴他,想拿回風之暗語的條件,是讓他退出行會,你看看他會怎麼選擇.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們談吧!"

顧飛說著出了這個包間,轉彎,走過三個,立時又鑽進一間包間.

"我要的水呢,快拿來,累死我了."顧飛進來就喊.

韓家公子把一杯水推到了他面前.

顧飛端起水咕嘟咕嘟地喝著,一邊的禦天神鳴說:"不笑這次從安全區出得挺快,這會領著幾個人一邊罵街一邊在行會里哭呢!"

"我靠!早說啊!"顧飛扔下杯子跑出去了.

"不笑真的要笑不出來了."韓家公子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