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行會與傭兵團 第四十七章 滿城風雨
顧飛臨走突然心生一計,回頭又丟了一個連珠火球.這是他第一次把法師技能運用在實戰當中,原本只是想阻一阻後面幾個家伙,讓他們不要追這麼緊.結果最終一看,成果喜然,直接干掉了兩個.

可惜此時周圍街道都可以看到沖向這個方向的玩家,想來是不笑召來的幫手.顧飛放棄了再沖回去把三人殺盡的打算,加緊了逃離作案現場的步伐.

在云端城紛亂的街道當中兜了幾個圈,找了個四下無人的僻靜角落,顧飛取下黑布摘下草帽,收起炎之洗禮拿出了法杖,大搖大擺地走出角落.

朝盜賊工會奔跑的玩家越來越多,當中只有極少一部分是縱橫四海的玩家,更多的都是收到風跑去看戲的.顧飛為他們感到遺憾,他們現在才去已經什麼都看不到了.

殺人凶手顧飛旁若無人的走在街頭,不大會來到小雷酒吧.小雷老板和他們這一伙人已經相當熟悉了,主要就是一行六人當中有兩個一定會令人過目不忘的家伙.看到顧飛進門,小雷含笑打了個招呼,指了指他們的專用包間.

顧飛走過,掀起簾子一看,幾個家伙還真是說話算數.說不管他直接過來喝酒,這會真就在這干杯呢!

五人仰頭看到顧飛,韓家公子看了看時間:"6分鍾."

"不好意思,我贏了."劍鬼面無表情地說,把手伸到了桌上.

其他四人很無奈伸手入口袋,一人掏了五個金幣出來,扔在桌上.劍鬼毫不留情地悉數收入囊中,末了手又伸向禦天:"不對,你應該是十個."

"喂,我隨便說說的嘛,你還當真啊!"禦天神鳴不滿.

"當然,說話就要算數."劍鬼手伸著未動.

"給他,不然這酒沒法繼續喝了."韓家公子說.

禦天神鳴很不情願地又掏了五個金幣給了劍鬼.

五人算完了帳,這才開始留意顧飛,韓家公子帶頭鼓掌:"歡迎歡迎,歡迎我們的頭號殺手."

顧飛望著劍鬼往口袋裝金幣,問道:"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沒什麼,我們就是估算一下你殺出重圍所需的時間."韓家公子說.

"打賭啊?劍鬼贏了?"顧飛一邊坐下一邊說.

劍鬼點點頭.

"那該分我一半嘛!"顧飛笑.

劍鬼又點點頭,伸手進口袋掏出金幣,仔細的數出12個,接著又數了50個銀幣,推到了顧飛面前:"一人一半."

顧飛愣住了,他不過是開個玩笑.韓家公子仰天長歎:"拿著吧!下次記得,和缺乏幽默細胞的人不要開玩笑."

劍鬼卻很認真:"應該的,你不說我也要分你一半."

顧飛干笑兩聲:"那謝啦!"說完把錢攬入口袋,禦天神鳴一臉的痛心疾首.

"怎麼樣?不笑現在什麼情況."韓家公子問顧飛.

"不知道,我沖出包圍就過來了,你的意思還想我回去和他聊聊嗎?那邊現在人挺多的."顧飛說.

禦天神鳴點頭:"去云霞山谷的人剛才也全被叫回去了."

"行會頻道里不笑說什麼了沒有?"韓家公子問禦天神鳴.

禦天神鳴緊盯著行會頻道的聊天記錄:"呃,大家都在問他發生了什麼事,對方是什麼人,不過不笑一直沒出聲."

"咦,他說話了!"禦天神鳴突然道.

"他說什麼?"

"兄弟們,替我報仇啊!"禦天神鳴念給大家聽.

眾人面面相覷.

"這家伙,還真TMD難纏."韓家公子歎道.

"不過如果他就此和咱們卯上,不去糾纏重生紫晶的話,咱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佑哥說.

"不可能,他連咱們是誰都不知道,怎麼和咱們卯?到最後肯定還是只能拿重生紫晶的人出氣."韓家公子說.

"我覺得咱們一開始就有點誤區."顧飛說,"不笑和七月流火那都是什麼時候的事了?這家伙能記恨到現在,心眼夠小;而且當初的事好像是他錯在先吧?現在居然又是他先跳出來挑釁,臉皮夠厚;殺了四次了,還在吼'兄弟們替我報仇’,報複心也夠重.這種人,只要還留在游戲里,遲早還會是禍害,一找到機會,就會跳出來咬你."

"那你說怎麼辦?把他弄出游戲?咱本事再大這可是做不到的."韓家公子說.

顧飛剛要開口,卻被佑哥搶了先."先看看具體情況再做決定吧!"佑哥說.

眾人紛紛點頭稱是.顧飛也就把自己想說的咽回去了.

與此同時,整個云端城以及周邊所有能聊天的地方,談論的都是這件大事.有聊天頻道的千里傳音功能,消息真是傳得真是前所未有的快.

游戲開放至今,還沒爆發過這種驚動了一整個行會的PK事件.而今天,云端城最大行會縱橫四海的人馬,從云端城奔向云霞山谷,又從云霞山谷跑回云端城盜賊工會.

自云料農場傳回的消息稱,就在大路正中央,縱橫四海的不笑路過,突然有一盜賊從潛伏狀態下現身,臉蒙黑布,刷刷兩下就結果了不笑,隨即揚長而去.

又有云端城盜賊工會的目擊者說,有一牛人,臉蒙黑布,手持單刀,就在工會門口把不笑活生生劈死.隨後去溜了個彎,轉頭回來又把不笑劈了一回,隨即殺破數人的包圍揚長而去.

之後又有有心人論證了不笑兩個地點被殺的時間,發現了當中所存在地連續性.再結合兩人臉上一樣的神秘黑布,得出結論:這是專門針對不笑的,非常有組織有預謀的一次刺殺行動.

不笑這是一個老ID了,熟悉這名字的人不少,很快就有人聯想到以前那段公案.只是在游戲中搜索了"七月流火"的姓名後,發現還是一個未經占用的ID.雖然有人依然相信是七月流火在幕後操縱,可惜無法采訪到本人,缺乏力證.

這事鬧得滿城風云,重生紫晶的姑娘們又怎會不知.七月在第一時間把姑娘們召回了行會辦公室.

原本除了落落,其他姑娘都不知道這件事還要追述到以前網游所發生的事.但目前事情已經擴大到無法隱藏.單說是因為任務中發生的磨擦引起的仇恨?那除了小雨是不會有人相信的.七月在向眾人和盤托出事件原委後,立即得到了眾女的一致支持.

畢竟七月是並不打算和對方有什麼糾纏,是不笑挑釁搗亂在先,這樣的賤人,脾氣再溫和的姑娘也是無法容忍的.如烈烈這種脾氣暴躁的,已經踢飛一個板凳表示要沖出去再把不笑結果一次了.

隨後當然是被眾女拉住,七月鄭重地對眾人說:"因為對方的實力明顯強出我們許多,所以這次我們找人幫忙了.剛剛云端城發生的事,恐怕就是他們做的.但以我對不笑的了解,這麼殺他幾次,恐怕還嚇不住他,所以這事還遠沒有完,大家在外面要當心,最好……這幾天先不要上線了."

"七月姐,躲不是辦法,我們也應該戰斗!"有姑娘說.

"可是……"

"七月姐,你不用替我們擔心,游戲嘛!PK也是游戲的一部分.咱們又不想稱王稱霸的,死了不就是掉幾級嗎?那又有什麼可怕的!"

"是啊是啊!"

"大家先不要吵."落落站出來說話了,"死了掉級的確沒什麼可怕的,但問題是,死也不能白死啊!縱橫四海是云端城最大的行會,總人數300,里面光30級的玩家就比咱們行會的人還要多.所以這會是一場很高水平的PK戰斗,你們誰自認能在這場PK中發揮出作用?"

沒有人說話了.就連在這模擬網游PK中大出風頭的烈烈也沒有多嘴.她心里是不以為然的,但這時候張口,那擺明了是不給落落台階嘛!雖然是個脾氣暴躁的人,但到底姑娘家的心思還是有細膩的地方的.

看到沒人說話,落落繼續道:"所以,大家還是聽七月的,先各自小心,能躲就躲.余下的事,交給七月,我,烈烈,小雨,還有我們找來幫忙的人解決,大家看好嗎?"

眾女都在點頭.對于落落提出的四個人也沒有意見.七月是無論如何肯定參與的一個,而落落是姑娘中等級最高的牧師,烈烈是PK最好的一個,而小雨,則是等級最高的一個.但說到等級最高,小雨弱弱地問了一句:"不叫千里來嗎?"

"叫他干什麼?"烈烈很不耐煩地道,"他一個垃圾法師,級再高有什麼用?"

七月也點了點頭:"還是不麻煩他了吧!"

"走吧!"落落說,"我和那邊打個招呼,咱們先去碰個面."

四女說著出了門,剛剛走到街道口,就見眼前烏黑一片人群,已經被人給截住,帶頭一人,正是不笑:"小七,好久不見啊!"

================================

熱血了幾章,休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