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行會與傭兵團 第四十章 出發!傭兵團
離開小雷酒館的落落,臉上掛著滿意的笑容.

雖然最終韓家公子依然沒有說出傭兵團的成員都有誰,但起碼讓她知道了都是一群30級的狠角色.至于那個傳說中的最強法師,韓家公子只說了一句話:"他單挑了山賊頭領索圖."

事實上,顧飛能單挑索圖,也是一系列的機緣巧合堆砌而成,但外人不知這其中曲折,單聽這一句話,實在覺得是前所未有的強.落落因此對這傭兵團又充滿了信心,尤其是對這個傳說中的法師.

但不知為何,韓家公子堅持不肯說出成員們的姓名,這是落落最終心中僅存的一絲疑惑.但不管怎樣,這支力量已經被她拉攏到了,以幫韓家公子結清酒錢為代價.雖然沒說這就是這次雇傭他們的費用,但至少是一次人情.韓家公子自負自戀自大的屬性實在太明顯了,這種人,肯定是不屑于欠人一個情的.所以落落完全不擔心他會反悔.

不過任務內容最終定得也不是洗白什麼角色,那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而是要求縱橫四海不要再找她們重生紫晶的麻煩.

這麼一個模糊的指標,韓家公子倒也真敢答應."放心,我會讓不笑真的笑不出來."韓家公子最後這樣對落落說.

具體他們將怎麼做,他沒有透露,只是表示落落她們安心在一旁看戲就是了.

希望他們真能解決一切.落落如是想著.

==================================

送走了落落的韓家公子,立刻開始招集成員,順便准備找顧飛好好算一帳,結果一瞅好友名單,顧飛還不在線,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幾人很快集齊在了小雷酒館.其中劍鬼是被戰無傷給扛回來的.

"這家伙怎麼睡在酒館後面啊?"戰無傷問.

沒人知道,知道的佑哥忍住了笑.劍鬼明顯醉得不清,經過這番折騰還是不醒,繼續窩在角落里沉沉睡著.

"是什麼任務,先說了聽聽."禦天神鳴說話了.

韓家公子簡單說了一下.七月流火和不笑的故事是網游界的一段公案.顧飛暫且不提,像佑哥他們這類資深玩家那都是有所耳聞的,所以很容易理清了這事的始末.

"要殺不笑,並不難,難的是怎麼讓他以後不敢再去找重生紫晶的麻煩.這還得從長計議,佑哥,你先去了解一下縱橫四海還有不笑的情報."韓家公子說.

佑哥點了點頭,接著目光轉向了禦天神鳴:"禦天,你現在是不是在縱橫四海里?"

"你怎麼知道?"禦天神鳴一愣.

所有人的目光指向了他.現在要對付縱橫四海了,但團隊中居然有一個縱橫四海的家伙.

"別這樣看著我啊,我加行會就是隨便玩玩."禦天神鳴連忙向眾人表明他的立場.

"今天在云郊湖畔……"

"佑哥我服你了!"禦天神鳴目瞪口呆,"你不愧是情報專家,怎麼什麼都知道?"

佑哥的笑容總是這麼鎮定.

"怎麼回事?"韓家公子問.

"下午在云郊湖畔,就是縱橫四海組織起來去給重生紫晶搗亂的,我也有參加,還遇到千里了."

"千里?"

"他和一個女的一起,那女的似乎就是重生紫晶的人."禦天神鳴說.

"然後呢?"

"然後?別提了,我明明聽說那重生紫晶全是女玩家,但下午來搶那寶箱除那女孩再沒一個女的.那人多的!我在遠處狙擊的,實在顧不過來了,後來被人繞到身後打下了山坡,還暈了過去,醒來就看到千里.我看那女孩和千里認識,就把寶箱讓給她了."禦天神鳴這樣解釋.

"誰打得你?"

"不知道啊,問千里了,他說他也沒看到."禦天神鳴說.

"奇怪,都到你背後了,打死你得了唄,這麼好心還留你一條命?"眾人紛紛嘀咕.

"走運走運!"禦天神鳴感慨,心底挺感激這個只把自己踹下山坡,而沒干掉他的家伙.

平行世界的死亡懲罰非常重,會直接掉級,而且有機率掉出身上或是口袋里的東西.這種設定,也是為了後續玩家考慮.畢竟游戲實現了唯一服務器.雖然目前是限定人數,但隨著服務器的升級,游戲公司肯定會想方設法招攬更多玩家.這些新玩家,明顯無法和先前的老玩家站在同一起跑線,這實在有些打擊後續玩家的積極性.因此加大升級所需經驗,加重死亡懲罰,都是為了讓老玩家不至于在等級上與新玩家拉得太開.

"我聽說重生紫晶的人下午是全軍覆滅了,這麼看來你這路她們倒是成功了?嘿,組織上沒批評你啊?"佑哥笑道.

禦天神鳴的鼻子立刻歪起來了:"這幫家伙什麼都不懂,我要不是給千里面子,能讓那女孩帶走寶箱?靠!說我不會玩弓箭手!媽的,我這就退行會."

"等等,別急."韓家公子攔住他.

"怎麼?"禦天神鳴問.

"你就先留在縱橫四海里,沒准還會有用."韓家公子說.

"臥底啊!"禦天神鳴喃喃道.

"行了,就先這樣吧!"韓家公子宣布,"這次任務不比那些系統垃圾任務,大家都上上心,做做准備.還有,看到千里上線的,通知他一聲."

"他呢?"佑哥指了指還在角落里打呼的劍鬼.

"無傷你在哪揀到他的?"韓家公子問.

"酒館後面."戰無傷說.

"媽的,怎麼沒個過路的干死他?這個廢物,酒量這麼小,哪里像是跟我混出來的.起來,劍鬼,你給我起來!"韓家公子沖著劍鬼腦袋就是兩拳.

"你倆聊……我們先走了."三人不忍看下去,紛紛離去.

當天顧飛再沒上線,到了次日,一上線就收到韓家公子的緊急呼叫.顧飛估計是東窗事發了,懷揣著錢袋朝小雷酒館一路小跑.他不過是開韓家公子一個玩笑,倒沒想著真占他這點小便宜.

殺至酒館老地方,掀起簾子一看,五個家伙悉數在場,目光炯炯,韓家公子的眼中明顯帶著殺氣.顧飛心中一寒,這是怎麼個意思?不過是開個玩笑,把人叫齊是要批斗自己啊!摸著自己的小錢袋,顧飛曬曬道:"都在吶!"

"就等你呢!"韓家公子吼道,"你能不能少在陽光下活動,多在電腦前做點真正有意義的事?"

顧飛啞口無言,這是個什麼邏輯?

"行了,不浪費時間了,趕緊坐下,聽佑哥介紹情況."韓家公子說.

顧飛一聽他不提昨天的事,心里贊他到底是個爺們,沒有斤斤計較這點小事.落座後,碰了碰身邊的禦天神鳴:"要介紹什麼?"

"新接的任務."禦天神鳴說.

"哦……"顧飛應了聲.

佑哥清了清嗓子:"不笑這個人……"

"啥?"顧飛吶喊,"不笑?"

眾人望著他.

"我知道這個人."顧飛連忙道.

"大家都知道,你喊什麼."韓家公子道,"唯恐別人不知道我們在計劃干掉他嗎?"

顧飛連忙壓低了聲音:"我們要干掉他嗎?"

"你先閉嘴吧!聽佑哥說."韓家公子雖然沒提酒錢的事,但明顯對顧飛還是很有情緒的.

佑哥重新清了清嗓子:"不笑這個人,也是網游界里的一個老ID了.他的過去我就不說了,相信大家都有所耳聞.這次在平行世界里,不笑的職業是盜賊,目前等級30級,在盜賊經驗榜上排名第十一,是縱橫四海行會的四個核心成員之一.加點方式據說偏力,裝備未知,近期常去的練級地點是云端城西的云霞山谷.一般是和行會成員一起組隊,基本沒有落單的時候."

佑哥頓了頓,繼續道:"云霞山谷,怪物等級40.劍鬼,你平時練級都是在那邊刷吧!這里的怪攻高防低,的確比較適合盜賊這類高攻擊,高閃避的職業."

劍鬼點了點頭,末了補充了一句:"千里也是在那邊刷的."

佑哥一怔,不由自主地道:"法師的話,想越級刷怪,云霧盆地比較好啊!那里的怪移動緩慢,魔防較低,法師們都是在那邊刷的."

"哦,我下次去看看."顧飛說.

眾人都愣愣地望著顧飛,佑哥也是鎮定了一下,才道:"目前了解到的情況就這麼多,想再詳細些,還需要點時間."

"夠了,我們先給他來個下馬威."韓家公子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疊破布,扔到桌上:"一人一個."

"這是干嘛用的?"顧飛拎起了一塊,三角形.

"擋臉."韓家公子說.

"干嘛要這樣!"顧飛一怔.

"這次的任務不同上次,我們要對付的不是傻乎乎的電腦,而是和我們一樣的玩家.游戲里的鑒定術,可以看到你的等級,職業,裝備,偏偏看不到你的姓名.所以,只要把臉一擋,可以省去許多不必要的麻煩."韓家公子說.

"這個,用不著吧!"幾人都帶著明顯的抵制情緒.

韓家公子冷哼了一聲:"你們的名字,我甚至沒有告訴雇主.如果你們誰覺得這是多余不必要的話,不要戴好了,我不強求.但是我提醒一句,只要有一個人不戴,就有可能給其他所有人帶來麻煩.我是要戴的,你們看著辦."

一陣沉默後,劍鬼率先拿起一塊,塞進了口袋.

戰無傷,佑哥,禦天神鳴,也相繼拿起一塊.顧飛猶豫再三,最終覺得不能因此拖累別人,最終也拿起了一塊.

"怎麼還有兩塊?"顧飛拿起一塊後,發現桌上還有兩個.

韓家公子將最後兩個收起,淡淡地說:"我絕世的容顏,兩塊布也未必能擋得住."

"靠!"眾人齊喝.

"行了,聊天窗口放到傭兵團頻道,大家各自准備一下,自行朝云霞山谷前進."

公子精英團的六個家伙,又一次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