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行會與傭兵團 第三十七章 情報專家
包間里傳出韓家公子執著地喊聲:"劍鬼,你有話大聲說!"

而劍鬼此時根本不在包間內,正趴在櫃台前死氣白列地朝小雷道:"酒呢?你不是叫我拿酒嗎?給我酒啊!"

小雷苦笑著朝顧飛和佑哥這邊望來,他知道劍鬼和他們都是朋友.

佑哥想起身,被顧飛攔住.四下一望,看到旁邊桌上有兩個穿著新手裝備的小戰士.

"嗨,兄弟!"顧飛呼叫二人.

兩人回過頭來.

"幫個忙吧!把那家伙抬到酒吧後面扔掉.我是個法師,實在沒力氣."顧飛指了指劍鬼,朝兩個小戰士說道.

兩人茫然,坐著未動.

顧飛想了想,掏口袋遞過去兩枚金幣:"幫幫忙吧!"

兩個小戰士眼睛一亮.對于常人來說,你是不是法師才不關他們的事,金幣才是深受他們喜愛的漂亮玩藝.這可不是一個初級玩家能很容易看到的東西.顧飛其實在游戲里已經是一個富人了,就因為昨天的那一單傭兵生意.

兩個小戰士拿了金幣起身,立刻過去把劍鬼架了起來.劍鬼現在醉的連腰都直不起來了,半點抵抗能力都沒有了,被二人飛快地抬出了酒吧.不消片刻,二人已經返回,望著顧飛很是興奮:"哥哥還有沒有什麼人要扔出去."

"沒了沒了,謝謝啊!"顧飛朝二人道.

"這樣好嗎?"佑哥看著有點憂慮.

"沒事,放心吧!"顧飛說.這時包間里傳出韓家公子的歌聲,顧飛立刻有把兩個小戰士再叫回來的沖動.

"看著挺有文化一人啊,說話跟念詩似的,怎麼……"顧飛嘟囔.

"看來你並不知道."佑哥笑道,"韓家公子,這是他這次游戲新換的名字,以前的游戲,他的名字是叫做酒鬼."

"那劍鬼是不是叫煙鬼啊?"顧飛說.

"在魔域這個游戲之前好像是的!"佑哥認真地點頭.

"還真是啊!"顧飛徹底服了,"那為什麼要換名字呢?"

"這個啊……聽說是因為這對形影不離的煙鬼酒鬼組合總是被腐女們拿來YY,所以劍鬼在玩魔域的時候打死不肯再叫煙鬼了.這次平行世界,公子就索性也換了這個名字."佑哥解釋道.

"哦……"顧飛長長應了一聲,末了問句:"腐女是什麼?"

"呃……是一種奇特的生物."佑哥說.

顧飛一聽似乎蠻複雜的樣子,索性也不問了,朝小雷一揮手:"小雷,最貴的酒來兩杯."

"不用這麼破費吧?"佑哥吃了一驚,情報專家的他,對于最貴的酒是什麼價位很清楚.

"沒事沒事."顧飛擺手,等酒拿上來,一問價錢,顧飛倒吸了口冷氣,"還真是貴!記韓家公子帳上!"

"啊?"小雷一愣.

"他不是還在呢嗎?我們這桌全算他那."顧飛說.

"哦!"小雷沒多說什麼.他是不怕收不到錢的.這種拿了東西不付錢的行為屬于欺詐,是可以向系統投訴.而系統為了保護這非常擬真的生意系統,在這方面的保護非常到位,在系統大神面前,再強的玩家也只是紙老虎.

"你太壞了!"佑哥望著顧飛說,"深藏不露啊!"

"喝吧!機會難得啊!"顧飛端杯子.

佑哥喝了一口,嘖嘖稱奇:"不一樣就是不一樣,物超所值."

"嗯嗯!尤其不用自己花錢."顧飛端起來一飲而盡,"小雷,再來一杯."

佑哥:"……"

"對了,你不是說有事問我."看到顧飛已經拿到第二杯酒,佑哥連忙問道.他擔心這樣下去,顧飛也要很快醉倒了.

"嗯,是有事."顧飛放下了酒杯,"在這個游戲里,會不會有這種任務,它是給兩個人進行雙向領取,然後,雙方就站到了對立面上,比如說……"顧飛怕自己解說得不夠清楚,還想再來段事例,不想佑哥已經點頭道:"沒錯,是會這樣,而且這是平行世界的一大特色.一般來說,行會任務這種可以發動多人參與的,領到這種雙向任務的機率較大,單人任務領到這種情況的機率較小."

"雙向任務的內容,大多是搶奪與保護,這種對立內容."佑哥的情報真是相當准確,重生紫晶這次任務的狀況已經一目了然了.

"但是……"顧飛心中還有些疑惑,當下把重生紫晶那情況說了出來.

佑哥一聽便笑了:"這是他們搞錯了.他們在論壇搜集到的任務資料,是尋找寶箱;而他們領到的任務是奪回寶箱.兩個任務聽著像,內容可是不一樣的.像奪回寶箱這種任務,當然不會有人去寫什麼攻略的,因為每次面對的對手又不一樣,哪有什麼固定的攻略守則嘛!"

"有道理啊!"顧飛聽得頻頻點頭,仰脖又干了一杯,"小雷,酒!"

"你酒量可以吧?"佑哥擔心.

"放心."顧飛笑了,"只喝這一杯,我又不像那兩個家伙."

佑哥點了點頭,隨後問道:"你關心這個干什麼?你加入行會了?"

"沒有!哪會啊!"顧飛連忙道.自己和一堆姑娘混在一起,這說出來還不被人笑死.末了扯了個小謊,大致就是把發生云郊湖畔的事稍做改編,把自己描述成了那種閑著沒事趴在後面看人搶寶箱的家伙.

"云郊湖畔……嘿!"情報王佑哥當然熟知這是個什麼地方,一聽顧飛去了那里,立刻露出曖mei的笑容.

"路過,路過!"顧飛連忙說,"對了,我還遇到禦天神鳴,他正在做什麼保護寶箱的任務."後面這句就是為了純粹的轉移話題的,顧飛本來是沒打算提禦天神鳴的.

"哦?他加行會了嗎?這我倒沒聽說."佑哥說.

"他那行會好像還挺強,把來搶寶箱的全給滅了.聽說不是旋風斬就是狙擊,要麼就是潛伏背刺,聽著都像是高手."顧飛說.

"哦,那實力不弱啊!這樣的行會,云端城恐怕只有一家."佑哥說.

"哪家?"

"縱橫四海."

"名字好俗啊!"

佑哥笑了笑:"在網游里,名字俗的行會都不會太弱."

"為什麼?"

"你想啊!這麼俗的名字,一定很多人想到,他能建起來,說明他這行會建得比較早.建得早,相對來說發展時間長些,多半不會太弱."佑哥說.

"有理有理!"顧飛今天真是長知識了.所謂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看來自己有必要和佑哥多交流,加強一些網游基本常識.網游畢竟不是生活,像之前湖邊想去攔截人家,卻被人家視若無睹地強行帶翻在地的失誤還是少發生為好.

"行了!"顧飛把第三杯酒喝盡,站起了身:"沒事了,我走了."

"回頭見."佑哥點點頭,目送著顧飛離開了酒吧."小雷!"佑哥叫了一聲.

"什麼事?"小雷過來.

佑哥指了指桌上的酒:"這最貴的酒,給我來一瓶,我帶走."

小雷愣了許久,最後問:"也記公子帳上?"

"當然."佑哥臉上掛著很鎮定的笑容,"但不要說是我點的."

離開酒吧的顧飛,又返回了重生紫晶.他已經了解了事情的始末,想著有必要回去和她們也通報一聲,省得她們還怨天尤人,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身為行會的一員,擁有直接推開行會房門的權限.顧飛推門一進,眾女的目光立刻都轉向了他,眼神似乎和以往很有些不同.

眾人已經聽過了云郊湖畔的故事,基本可以說是靠顧飛才得以解決.只是,這故事中有一個重大暇疵:顧飛和那個偷襲的弓箭手認識.

目前行會對顧飛的了解,限于三點:高等級,破裝備,亂加點.

僅這後兩點小白屬性,就足夠人歧視的了.這樣一個法師,戰勝一個30級極品弓箭手,實在很難讓人信服,現在又說顧飛和這人認識,不得不讓人懷疑這當中有貓膩.貓膩的內容,就是兩人聯手演戲,幫顧飛樹立形象,以便在這個姑娘行會中站住腳.

提出這假設的是烈烈,她還又舉出一個例證:這麼垃圾的一個法師,怎麼會有這麼高的等級?除了有一票同樣高級,交情過硬的朋友一路帶他,還有其他辦法嗎?

此外,故事是聽小雨講的.而小雨同學的屬性,嘿……不用多說,當時就算有什麼明顯問題,她也肯定是看不出來的.

又此外,小雨是千里一醉自己挑出來和他一組的,這個,會不會也同樣是他故意的.

總之,任何事情都是經不住分析的.而姑娘們又都很注重細節,你一言我一語的,原本挽救了小雨,搶會一個寶箱的顧飛,被她們硬生生分析成了一個城府極深,精于算計的超級大色狼.

最終眾女分成三派.堅信顧飛也是不懷好意的大壞蛋者人數最眾,以烈烈為首.而對眾女亂猜亂蓋出來的東西不以為然者,七月,落落等寥寥幾人.完全不知所措者,小雨一人.

此時顧飛進屋,三派人員統一望向他.等顧飛又走近兩步,眾人頓時聞到一股撲鼻的酒氣.原本就已經形象不堪的顧飛,在第一派姑娘心目中再跌數十個百分點.

就連第二派的姑娘,此時都禁不住皺起眉來.行會初次行動就遇挫折,大家正痛苦呢,這家伙居然跑去喝酒,這實在是有點太不厚道了.

而小雨同學,繼續不知所措:"什麼味啊?啊,什麼味啊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