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行會與傭兵團 第三十五章 疑似悶棍
搞偷襲的弓箭手看著就賊頭賊腦,而且這人實在是陰險.在所有人聽到寶箱的消息後,都非常樸素地跟著顧飛和六月的雨後面,只有這家伙大概是占領了個制高點遠遠地觀望著,瞅准機會就突施冷箭,真是十分不合顧飛的胃口.

對于這種角色,顧飛想采取的辦法,就是以其人知道還治其人之身,親手偷襲他一下讓他知道是什麼滋味.

風還未停,風吹草動的沙沙聲完全掩蓋了顧飛的腳步.顧飛低身在草叢中緩緩前進,目光緊盯著那個弓手的身影.這家伙在山頭一路小跑,換了一個位置,立刻又張弓搭箭拉開了架式,一動不動.

有模有樣嘛!顧飛心里暗贊,有幾分靜若處子的味道.不過這樣最好,換個不夠專業,沒事東張西望的,顧飛還怕他發現自己呢!

于是,踏著風聲,顧飛就這麼一步一步地逼近了對方,終于來到了對方身後,而對方一點都沒有察覺,繼續動也不動地盯著山坡下.顧飛順著他注意的方位望下去,正看到那個擺了個寶箱的木樁,以及自己之前和飛廉伏著的草叢.

顧飛嘴角露過一絲竊笑,手里的法杖已經高高舉起,"嗚"一聲揮下.

這風聲實在太異常了,弓箭手終于察覺,但沒等他回過頭來,法杖已經一棍子敲到了他的頸邊動脈.這頸邊動脈有一個穴位,本就是不需要多大力量就可以讓人昏迷的.而游戲的模擬是非常真實的,只是游戲中這一擊可是根據角色的數據來運算,顧飛相信自己的攻擊力還達不到至人昏迷的力量,所以一棍子下去,立刻又補上一腳,想把這人踹倒,再抽得他起不了身再說.

不想這人面前就是山坡,他聽了動靜正轉身,結果吃了這一腳,身子一歪倒地,接著就借著沖力骨碌骨碌就滾下去了.一路上腦袋撞樹不計其數,顧飛真擔心這家伙滾到山坡下面時已經變成白癡.不過眼下看他這勢頭,更值得擔心地是再不攔他他就順勢滾到湖里去了.連忙打開好友欄給小雨發消息:"人過來了,接住他."

"什麼人?"小雨問.

"射你一下的仇人."顧飛說.

接著就見小雨從木樁後面冒了個頭,顧飛朝她揮了揮手,但看她全無反應,連忙又發了條消息:"就站那等著,馬上到了."

說著顧飛也快步朝山坡下趕去.

小雨站在木樁邊翹首以盼,果然沒過多久,就看一東西骨碌碌地滾下來了.這難道就是顧飛所說的"人",小雨定了定神,看清來物,確定是個人後,跳過去一抬腿,把人踩在了腳下,朝顧飛發了消息:"收到."

被踩的家伙全無反應,看來一路腦袋撞樹,已經昏過去了.

"嗯!"顧飛一邊回著消息,一邊也快步趕到.小雨正望著這個方向,一看又有一東西滴溜溜地迎面而來,大驚失色:"還有一個!"

她剛才吃了一記狙擊,雖然在木樁子後面休息了片刻,但生命回複有限,此時又遇敵人,很有些底氣不足.那邊的飛廉看到這邊有了動靜,此時也已經從草叢里複出了.小雨看有幫手,也不管是誰,立刻大叫:"快過來,還有人."

飛廉自然一驚,急忙張弓搭箭沖了過來,抬眼一看果然有個人影從山坡上拍馬殺到,抬手就是一箭.

顧飛已經沖到可以看到兩人臉的距離,正想和兩人打招呼,卻不知道二人因為樹林里光線有些昏暗,竟然沒認出他,那飛廉抬手就是一箭朝他射來.

顧飛連忙身子一閃,伸手把箭掐住,氣極敗壞地道:"是我!"

"哦!"小雨聽出了顧飛聲音,連忙攔住飛廉:"別射了,自己人."

飛廉根本就沒有射第二箭的准備.剛一箭出去,沒想到居然對方拿手接住了,這會正在這發愣呢!

顧飛沖出樹林,來到二人跟前,隨手把手里的箭還給飛廉,朝二人微笑道:"沒事了."

飛廉愣愣地接過,有點不知所措.小雨根本沒注意到這些細節,只是高興地大叫:"寶箱寶箱."接著將寶箱一把抱進懷,"任務總算完成了."

"任務?"飛廉茫然.

"對啊,我們的行會任務,奪回被搶走的寶箱."小雨將寶箱高高舉起.

飛廉一臉喪氣,早知是人家的任務物品,還跟過來搶什麼勁啊!此時又想起自己本也是來意不善的,只因這個突出其來的弓箭手才和這兩個家伙站到一起,現在問題都解決了,自己……飛廉想著,僅不住向後退了一步.

不過顧飛顯然沒把這事放在心上,而小雨是粗線條,早就忘了這事了,結果就是兩人根本沒怎麼理會他的存在.飛廉一看兩人對自己都沒敵意,松了口氣,眼珠開始在小雨腳下的這個家伙身上打轉了.

這家伙是弓箭手,一身極品裝備的弓箭手,而自己正巧是弓箭手.飛廉吞了口口水.

"飛廉,你不是弓箭手嗎?看看這家伙裝備你能用嗎?"顧飛說.

"什麼?"飛廉嚇一大跳,自己沒聽錯吧?雖然這兩人不是弓箭手,但這可是極品裝備啊!拿到市場上出售,再買他們職業所需的極品裝備,那也是一樣的啊!

飛廉看看顧飛,又看看小雨,但兩人都沒在理會他.

小雨正抱著寶箱在研究,左扳右扳就是打不開.

"怎麼打不開啊!"小雨一邊抱怨著,一邊舉著寶箱朝木樁上砸了兩下.

"別砸別砸,我看看."顧飛也過去研究寶箱.飛廉石化了,這兩個家伙,難道真的完全不稀罕極品裝備,准備全讓給自己嗎?

倒在地上的弓箭手早被小雨拿腳拔一邊去了,飛廉小心翼翼地蹲下身,逼近,再瞧那二人,還在研究寶箱呢!

飛廉終于放下心來,放心大膽地將趴在地上的家伙翻了過來,首先就去拿他還握在手里的弓.

"大概是任務物品,就是打不開的一箱子."顧飛半天也沒找這箱子哪有機關,下了結論,回過頭來,正看到飛廉將那人翻過身來.

"等等……"顧飛說.

我就知道!飛廉氣極敗壞.不想給就早說嘛!何必要先讓自己高興起來,再讓自己大失所望呢!這家伙,原來是變著法子折磨自己,還以為他大度呢!飛廉滿腹的不爽,但說到底這戰利品也是人家的,他也沒話可說,只好黑著臉退到了一邊.

"這人,我認識……"顧飛苦笑.

"啊?"飛廉驚訝.

"禦天神鳴."顧飛說.

"這名字,有些耳熟啊……"飛廉顯示出他也是個資深玩家.

"以前玩法師的."顧飛說.

"對對對對!"飛廉連連點頭,"是有這麼號人,就是他?"

顧飛點頭.

"先弄醒他吧!小雨,把他抬到河邊去."顧飛說.

"你怎麼不抬."小雨還在研究寶箱.

"我抬不動."顧飛苦笑.說這麼一句話出來,顧飛真覺得是恥辱.好在是游戲!顧飛如此安慰自己.

"哼,還得我來."小雨得意地走過來,單手把禦天神鳴拎了起來,邊走邊問:"你說這人你認識?"

這丫頭的思路怎麼總是慢半拍啊!顧飛一邊點頭一邊琢磨.

"那他還射我們!"小雨說.

"可能有點誤會,先弄醒他再說."顧飛說著,三人都到了湖邊,小雨把禦天神鳴扔到地上,顧飛撈起湖水朝他臉上潑.飛廉這時才意識到一個重大問題:禦天神鳴居然是暈過去的,這顧飛是怎麼做到的?目前好像還沒有造成眩暈狀態的技能.就算有,游戲里的眩暈狀態和人類這暈過去也不是一回事.那只是系統強制性地讓人物不能動彈罷了.

潑了會水,禦天神鳴終于醒來.緩緩張開了眼,突然回過神來,就地一個翻滾,手里已經開始忙活著張弓搭箭.結果流入鼻孔的水在此時發揮作用,導致他連打數個噴嚏.

"別忙了,是我."顧飛說話了.

"啊!千里!"禦天神鳴也認出顧飛.

"怎麼回事."他收起弓箭,站起身來,伸手摸了摸滿頭的包,還有被顧飛抽了一棍的脖子,疼痛感還在.

"難道是悶棍,已經有36級的盜賊了!!"禦天神鳴大驚失色.像他這種玩家已經是狂沖日沖夜夜沖了,到現在也還沒沖到31級呢,這突然出現個36級的人物,這還了得!

"咳……"顧飛干咳了一下,沒回答這個問題,轉而問道:"你在這做什麼?"

"我做任務,過來守護寶箱的."說著看到小雨手里的寶箱,苦笑道:"抱著它干什麼,任務物品,里面沒東西的,只有接到奪回寶箱任務的玩家,拿它才有用."

結果小雨非但沒有放下,反而抱得更緊了.

"難道你們……"禦天神鳴愣住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游戲的任務,是引兩伙玩家自相慘殺?"顧飛雖然沒怎麼接觸過網游,卻也知道網游中除了幫戰之類,是不會有這種強制要求玩家PK的游戲任務存在.

顧飛話音剛落,小雨已經在叫了:"哎呀!七月姐還有落落姐她們都死啦!"

===============================

更晚了一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