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行會與傭兵團 第三十四章 致命機率10%
云郊湖畔一片平靜.伏在草叢中的幾人一動都不敢動.趴在顧飛旁邊的兩個玩家正望著顧飛臉上奇怪的笑容.

"千里一醉,剛才多有得罪哈……"顧飛朝兩人說.

兩人互相望了一眼.

"我叫飛廉."左邊一人說.

"我叫羽化."右邊一個說.

"幸會幸會!"顧飛伸手出去和兩人相握.

這兩人之間也是不認識,難免也"幸會"了一番,草叢被三人幸會的瑟瑟作響,遠遠看去非常的不純潔,躲在木樁後面的六月的雨心靈是純潔的,但還是忍不住好奇地問了一句:"你們三個干什麼呢?不要打架了啊!"

"沒事,我們沒事,都什麼時候了還打架."三人中間的羽化一邊喊一邊朝六月的雨這邊揮了揮了手.

只是這胳膊舉得太高,就像是一盞引路的明燈,"嗖"一聲響,一道飛箭再度襲來.

"日!"羽化反手摸了摸自己腰上插著的箭,一瞅自己生命:"我死了."他說了一句,結果就真的死了.

"快滾!"顧飛朝飛廉喊道.

"干嘛罵人啊你?"飛廉愣道,卻看見顧飛飛速地朝旁一個翻滾,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朝旁也是一讓,終究是反應慢了一點,呼嘯而來的利箭射中了他的右臂.這還沒完,嗖嗖又是幾箭,射在了兩人已經不在的草叢中.

顧飛靜伏不動,微微側了側腦袋:"你怎麼樣?"狙擊的傷害他已經看到了,接連兩個中箭的人都是被直接秒殺.

"沒事!"飛廉咬著牙回答,"這一箭不是狙擊,傷害沒那麼高."

"哦?他怎麼不用?"顧飛問.

"狙擊的技能冷卻時間比較長,沒可能連射兩箭."飛廉說.

"你知道的蠻清楚的嘛!"顧飛說.

"我也是弓箭手."飛廉回答.

"唔?那你也狙他啊!"顧飛說.

"我還沒到30級呢!"飛廉充滿遺憾地道.

顧飛也只能歎息.

"還有!"飛廉的話還沒完,"就這人剛才射我這普通一箭可以看出,他的傷害非常高,裝備應該是極品的."

30級玩家,一身極品裝備,這就是眼下游戲里的最強姿態了.看來今天是遇到棘手的強敵了.顧飛偷眼朝遠處山坡上望了望.除了那突如其來的第一箭,之後幾次攻擊顧飛都看在眼里.箭雖快,還是快不過顧飛這雙眼.

不過,也是因為看得清楚,顧飛心下清楚得很,狙擊不光是射程遠,射速也比普通攻擊來得要快.而且剛才這人的幾次普通射擊都射到了這里,說明他並不是躲在狙擊的最大射程在進行攻擊.近距離下的狙擊,那就更難閃避了.如果是普通射擊,顧飛有把握閃開,狙擊的話,顧飛搖了搖頭.

"狙擊的冷卻時間是多少?"顧飛問飛廉.

"官網公布的時間是45秒."飛廉回答,"但到個人就難說了.不知道這家伙有沒有縮短冷卻的裝備,最近也傳聞,加精力可以縮短技能冷卻."

"45秒……"顧飛喃喃道.距離上一次狙擊早已經過了45秒了,自己現在如果抽頭,必然會被一箭秒殺.

但顧飛需要這一箭,他需要再看一箭來判斷這個人的具體方位.只有事先知道對方的射擊目標,才能通過箭飛行的軌跡來逆向判斷出對方的位置.聽風辨位?那只能辨出東南西北四個方位,顧飛現在需要的是精准位置.

"小雨."顧飛加了六月的雨加友,私聊她.

"干嘛?"小雨回消息.

"你的防禦是多少?"顧飛問.

小雨報上數字:"你問這個干什麼?"

顧飛暫時沒有回答,轉過來又問飛廉:"剛才那一箭普通攻擊的傷害是多少?"

飛廉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傷勢,報上數字,同樣問了一句:"問這干什麼?"

"狙擊會增加多少傷害?"顧飛問.

"初始是普通攻擊的雙倍傷害,此外,還有致命機率."飛廉回答.

"致命?"

"無視防禦,直接按對方的生命值進行百分比的克扣.狙擊這個技能,初始是致命機率10/,致命程度10/.我不知道熟練度提高後效果能增加多少."飛廉解釋.

顧飛皺眉.他忘了技能都有熟練度一說.也就是在不知道對方技能熟練度的情況是,是無法精確計算出對方這一招的傷害值的.如果按最高熟練來計算……偏偏"平行世界"剛剛起步,官方公布的數據只有初級的,高熟練的數據,目前還沒有玩家達到,飛廉自然也是不知.

"小雨,你生命值多少?"顧飛又問了下.

得到數據後,略一計算,歎了口氣.看來小雨這一身裝備也不是什麼高級貨色,目前的情況,如果對方的狙擊引發了致命效果,小雨必死無疑,如果沒有,還可以剩口氣在.而一旦對方的技能熟練比較高,傷害提高不只100/,達到118/時,不出致命小雨也會一命嗚呼.

"怎麼,你想擋他一箭?"飛廉此時猜出了顧飛的心思.

"不是我擋,是她擋."顧飛說.

"然後呢?"飛廉問.

"然後?然後就知道他的位置,然後解決他."顧飛說.

飛廉難以置信地望著顧飛.聽他的口氣,仿佛只要知道那個弓箭手在哪,他就可以隨隨便便把對方解決似的.難道自己剛才沒告訴他那是一個30級,擁有極品裝備的弓箭手嗎?更何況……

"你還得接近他啊!你的法師技能射程比弓箭手差遠了吧?現在有個風吹草動的他一箭就過來了.你動得了?"飛廉問.

顧飛笑笑:"就是乘風吹草動的時候."

飛廉不解.顧飛也沒有急著和他講解,這邊小雨還在不住地催促:"你問我防禦干什麼?問我生命值干什麼?"

"是這樣!"顧飛解釋,"我算了算他的傷害,你的防禦和生命,90/的機會可以挺住他一記狙擊,10/的機率會被他秒殺."

"哦,那我沖上去干掉他吧!反正他秒不了我,我上去一斧子就劈了他."小雨說.

"你哪有機會近身啊?沒死他再補你一箭,你也死了."顧飛擦汗.

"對哦!"小雨說,"那怎麼辦?"

"你吸引他的注意力,我乘機從另一邊繞過去偷襲他."顧飛說.

"卑鄙啊你!"小雨說.

"什麼卑鄙!這是戰術,聲東擊西懂不?"顧飛說.

"那我要是被他秒了怎麼辦?"小雨問.

顧飛就是怕這問題,不好意思地說:"那我也知道他的位置了,我會上去替你報仇的."

"好吧!就這麼辦!"小雨回複.

這姑娘真是純樸.換作任何一個人,這會肯定都會質疑顧飛你區區一個法師怎麼就這麼有把握上去干掉一個30級的極品弓箭手?顧飛之前也在為如何讓人信服在頭痛,誰知面對小雨一切都是這麼簡單.

"等我說動,你就起身一下."顧飛說.

"明白."

周邊又恢複了一片甯靜,顧飛靜靜地伏在草地,等待機會.那邊的飛廉當然不知顧飛和小雨已經商量好了戰術,朝顧飛"噓噓"地吹著口哨,顧飛扭頭望向他.

"准備怎麼辦啊?"飛廉問.

"你就老實在那趴著吧!"顧飛笑.

就在這時,平靜的湖面突然起了漣漪,時不時會吹起的山風突然刮起,自湖面吹向岩岸邊,茂密的草叢在風吹下開始不住地抖動.

"起身啦!"顧飛朝小雨飛出信息.

"嘩啦"一聲小雨站起身來.冷箭的呼嘯聲立時響起,小雨雖然已經很迅速地想再把身子縮回去,可惜也無法躲過.她不同于顧飛和飛廉,她就躲在這個樹樁後面,對方知道的是清清楚楚,所以是時時准備著.

"哎呀,她……"飛廉扭過頭來進顧飛喊著,"咦,人呢?"

剛剛還在他身旁不遠的顧飛已經消失不見,只余下一片被壓過的草叢隨著風吹不住地晃動.飛廉突然明白了顧飛乘著風吹草動的意思.只有這個時機移動,對方才不能根據草叢晃動來判斷方位.

只是,利用這個機會,他已經可以乘機離開了,為什麼還要去挑戰一個30級的極品弓箭手.飛廉目光轉動著,最後落到了小雨身上.看來小雨沒有倒黴地激活10/的機率,這一狙擊沒能秒殺她,此時她又伏回了樹樁後.

飛廉心念一動.伏在草叢中的他們的確可以乘著風吹草動爬走,但那個樹樁周圍一片空曠,這戰士可沒法用這個法子.顧飛要解決這個弓箭手,看來主要還是為了幫這個戰士脫困.只是,一面是為了幫戰士脫困,一面又讓戰士去當生死未卜的誘餌,這人也太矛盾了吧?

矛盾的顧飛此時已經兜了一圈,繞到了山坡的背後.剛才一箭他看得清清楚楚,已經判斷出了對方的方位,同時也看到小雨未死,都讓他覺得十分欣慰.此時,只要逼近這個放冷箭的家伙解決他就是了.

顧飛此時已經看清了山頂樹林間晃動的身影.這個家伙,居然還知道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真是夠狡猾.只可惜,更狡猾的家伙已經繞到他的身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