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行會與傭兵團 第三十三章 云郊湖畔
城郊湖畔,一片湖光山色,景色怡人,是打情罵俏地絕佳所在.別看現在玩家都在30級停滯不前,但象征著青春的愛情事業發展得蓬勃向上.城郊湖畔這個好去處就顯得很欣欣向榮.走路如果不小心,很有可能就在草叢中踩到一男一女.

以六月的雨的粗線條,不踩上那麼一兩只就不是她的風格了.果不其然,剛踏入這片領域沒多久,六月的雨腳邊就"蹭"地竄起一個人:"怎麼走路呢?沒看到腳下有人嗎?"

六月的雨和顧飛都嚇了一跳,連聲說著"對不起",繞道而行了.

顧飛也小心謹慎起來,極品法杖當尋蛇棍,在前進道路的草叢中指指戳戳,一邊嘴里嘟囔:"有沒有人啊,有沒有人啊!"

一路再沒發生事故,埋伏在草叢中的情侶遠遠聽到顧飛吆喝,再看到他手里亂戳的干棍,都飛一般地轉移了.顧飛和六月的雨終于來到湖邊.

湖水碧波蕩漾,湖面沒有垃圾,環境工作做得很好.有傳言稱,有部分玩家已經開始研究游戲中做船的是哪個生產技能,到時在這湖邊搭個小碼頭,弄幾條小船搞出租,生意一定不錯.

顧飛正欣賞風景,旁邊的六月的雨非常煞風景的大喊:"啊!寶箱,你在哪啊?"

寶箱!!!聽到這兩個字,無數的耳朵豎起來了.草叢中閃現出無數只眼睛,朝湖邊兩個家伙望來.

顧飛四下望了望,如果說任務是奪回寶箱的話,那麼寶箱所在的地方應該就有NPC圍著守護.城郊湖畔也是有小怪的,不過少而且分散,再加上這里是戀愛專區,所以不會有人在這邊打怪練級,NPC的分布保持得非常完整.顧飛目光轉了一圈,完全沒有發現哪個地方的NPC顯得要特別集中.

"走走看看吧!"無奈之下,只好找幾個看上去像個小團伙的NPC方向走去.兩人這一動,草叢中也是瑟瑟做響,無數人開始匍匐前進,繼續監視這兩個談論寶箱的家伙.

"沒有!"

"這也沒有!"

"這還是沒有!"

一路上,六月的雨一邊清除著NPC,一邊懊惱地喊著.

城郊湖畔的NPC等級並不高,六月的雨30級的全力戰士,基本兩斧頭下去就劈死一個,都輪不到顧飛動手.顧飛只是仔細搜索附近草叢.結果寶箱沒發現,戀愛中的寶貝又被他戳出來兩對.

眼看兩人已經繞湖走了大半圈了,後面匍匐前進的玩家都累得沒剩下幾個了,寶箱依然不見所蹤.顧飛早已經覺得意興闌珊.六月的雨卻是斗志不減,興致和她從行會出門時一樣的高昂.顧飛突然有了點小共鳴,這姑娘對網游任務之執著,宛如自己對功夫的勢頭啊!

六月的雨繼續認真地砍怪,拔草,找箱子.顧飛已經開始消極怠工,拿著棍子左右隨意抽打,一邊連連打著呵欠.他此時的厭倦心理,和普通玩家在同一樣地方刷同樣的怪刷了N個小時是一樣的.

突然聽得六月的雨大喊一聲:"哎呀!在這里了!"

"在哪里?"顧飛的精神為之一振,找到寶箱就意味著任務很快就可以結束了.

六月的雨歡快地朝前一指,側前方半山坡的草叢中,有一個被截了上身的木樁子,一個寶箱就端端正正地擺在上面,而寶箱周圍連個NPC的影子都看不到.

"這麼簡單?"顧飛心中納悶.七月不是說找到寶箱後再通知集合,然後大家一起把寶箱搶回來嗎?眼下這情況哪里用搶,直接抱回去不就完了?你看,就像小雨這樣.

六月的雨已經上去抱寶箱了,突然身後草叢一通亂顫,幾條人影飛起,一起朝那寶箱飛奔過去.

"哎呀!有埋伏,好狡猾的NPC!"六月的雨大喊.

什麼NPC,這些家伙是一直跟在他們身後的玩家.顧飛心里明白的很,從一開始這幫家伙爬在二人身後顧飛就知道.這些人的意圖顧飛也能猜個大概,但想這寶箱是他們任務物品,總該有點任務物品的風范.誰知道它會這麼端正地擺放在空地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

六月的雨還是離寶箱最近,只是她那一身重裝,想也知道跑步不會是她強項,哐哧哐哧了幾步,就被人逼近了一大截.顧飛挺身而出,一手握著法杖末梢朝前一插,跟著左右一擺,"啪啪"兩聲響,兩名沖上來的玩家被各抽了一棍子.

這樣使用法杖,傷害當然有限,但兩人挨了抽後都有些發蒙.在後面爬行了半天了,無聊中對顧飛簽定術都用了180多回,早就確認這是一個法師.一看這家伙挺身而出,都想的是迎接一片熊熊燃燒的烈火,誰會料到當頭就是兩棍子.

這兩個留在原地發蒙,另有兩個家伙卻就勢從旁繞了過去.顧飛雖然全敏法師速度不慢,無奈人家是更加專業的盜賊,眼看實在追之不及,伸手一掏口袋,抓了把割肉小刀出來,抬手一拋,"咻"一聲響,左邊那個被一刀插中,哇哇直叫,回手一摸,從屁股上拔下一把小刀來,頓時也愣住了:這是什麼招式?

而顧飛已經摸出了第二把刀,開始准備對付右邊那位.

這位正歡欣鼓舞想從六月的雨身旁超過,不料六月的雨胳膊突然一橫,伸手就撕住了這家伙衣領.盜賊下意識地揮著匕首就剁上來,但六月的雨一身重鎧在身,不躲也不閃,甩起膀子一掄,"嗚"一聲響,盜賊同志張牙舞爪的斜飛上天,最終"噗通"一聲掉到了河里.

暴力戰士真是太可怕了.顧飛一頭冷汗.這一膀子力氣,儼然已經超越生活中一個正常人類的水平.這才不過是區區30級,這再繼續升下去,後果實在不敢想象.

此時剛才被兩棍子抽傻的家伙反應過來,一看自己沒受什麼大傷,急匆匆地想繼續朝前沖.顧飛回頭朝六月的雨喊了一聲:"我擋住他們,你去拿寶箱."隨即回頭迎了上來.

兩個家伙此時似乎看穿了顧飛手中的法杖即使打在身上也沒什麼傷害,居然不閃不避,迎著棍子就來了個強行突破.

極具功夫意識還准備見招拆招的顧飛一時沒料到這種無賴的網游式打法,身單力薄的他,棍子橫到對方身上,反而被兩人這一沖之勢掛到在地.

"哎呀,你這個笨蛋!"六月的雨看在眼里,居然拋下寶箱不顧,想要回來施以援手.

不料已經眼看就要仰面倒地的顧飛,腰身一挺,凌空一個旋轉,手中法杖"嗚"一聲橫掃過去,狠狠砸在了兩人的腳裸.

"啊!啊!"兩聲慘叫,兩個家伙被掃翻在地,不過傷害依然不大,兩人正准備爬起,卻哪里比得上顧飛那邊一個專業的鯉魚打挺來的迅速.搶先一步起身的顧飛,對著兩人就是一人一腳重新踩趴在地,跟著掄起法杖就是一頓猛抽:"你們倆個干什麼?橫沖直撞嗎?我這輩子最瞧不起打架沒有技術含量的人!"

別看顧飛力量弱,但是速度快,頻率高,更要命的是眼睛毒.對方哪個關節要動,顧飛立刻看在眼里,手中法杖立刻抽到.

幾法杖下去,兩人被抽得連頭都抬不起來.終于學乖,不動不動地老實趴著,顧飛的法杖也就停了下來,回頭望向身後,那個屁股被自己飛了一刀的小子已經不知被六月的雨扔到哪里去了.此時她正快樂地朝寶箱奔出.

突然,顧飛注意到木柱一旁的草叢劇烈在動,連忙出聲提醒:"小心,還有人!"

"啊?"六月的雨反應當然是遲頓的,一愣神的功夫,草叢里飛起一人,撲向了寶箱.

顧飛大叫郁悶,自己還不如不提醒呢,六月的雨可能也搶到跟前,可以和那家伙一爭.自己這一喊,那傻丫頭立刻傻站著,反而讓人家搶了先機,眼看寶箱就要被對方給撈走了.

正懊惱不已,突聞一道破空聲從遠處襲來."嗖"一聲響,就見那個撲向寶箱的家伙側飛出去,在空中就化作了白光.

"怎麼回事!"顧飛大驚.

六月的雨的反應在此時居然前所未有的快,立刻伏下身子躲到那木樁子後面,對著顧飛大喊:"快爬下,是狙擊!"

顧飛敏捷地倒地,趴到了兩個家伙身邊,嘴上疑惑地嘟囔:"狙擊?"

"是弓箭手的30級技能.傷害雖然不及法師的連珠火球,盜賊的背刺,或是戰士的旋風斬,但攻擊距離實在太可怕了.可以將正常射程延升一倍.你只可能收到他的箭,永遠看不到他的人."趴在顧飛身邊的家伙解釋道.

"是嗎?找不到人嗎?"顧飛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