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行會與傭兵團 第三十一章 六月的雨
"快讓開!"拿斧頭的重裝戰士也急了,抬腿給了火球一腳.

大概是剛才和顧飛纏斗太久,此時一腳沒輕沒重.火球是什麼身手,能和顧飛比嗎?當場被踢出去五米,還翻了兩個跟頭.

趴在地上的火球最後抬了抬眼皮,說了句很沒骨氣的話:"我靠,美女!"

那姑娘低下身來,一身盔甲還在嘩啦嘩啦做響.嘴上一聲不吭,拿起火球剛才失手掉落的繃帶,繞著顧飛的傷口就包了起來,手腳很是麻利.

"喂!"顧飛輕輕叫了一聲.

"干什麼?"姑娘瞪眼.

"我的意思,能不能先上了藥,然後再纏止血繃帶.你覺得呢?"顧飛說.

"哎呀!"姑娘失聲叫了出來,"嗖嗖嗖"幾下又把纏上的去的繃帶繞了回來,拾起地上的藥瓶,對著顧飛身上的傷口就潑.

顧飛實在無力了.心道還是算了,反正也就是個游戲,沒那麼多衛生常識,總不至于還落個什麼後遺症吧!當下也不吱聲,任由對方擺布了.

灑了藥,纏了繃帶,血很快止住,生命不再下降.落落幾個回複術下來,顧飛已經重新站起.腰不酸了,背也不痛了,倒是身後五米外的火球伏在地上,直起脖子喊了聲:"救我……"

顧飛無奈地過去准備扶他,哪知剛蹲下身,火球就附過身來小聲說了句:"醉哥,你別管我,我等美女過來扶呢!"

顧飛那個氣啊!本已經把他扶起半截了,當即重新扔回地上,起身就往回走.

兩個姑娘很奇怪,望了眼火球,問顧飛:"怎麼了?"

"他已經死了."顧飛說.

兩個姑娘掃了火球一眼,居然也都沒說話.周圍觀眾一看架也打完了,接下來的戲份可能就是化干戈為玉帛了.沒人對這種橋斷感興趣,當即一哄而散.

"進去坐吧!"落落示意兩人進酒吧.

顧飛示意兩個女士先進,自己最後進門前,又面無表情地掃了火球一眼.

火球老大地沒趣,灰頭土臉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快步追了過來.

酒吧里客人們重新落座,落落和那姑娘並排坐在一張四人小圓桌的一端,顧飛等了火球過來,才和他並肩進去.

桌前,那個戰士姑娘正在卸下她的一身武裝.頭盔摘下來,塞進口袋;巨斧,塞進口袋;一套全身的盔甲,脫下後,塞進口袋.真是相當詭異的一幕,不過好在大家都已經熟知游戲設定,對此已經不會覺得驚奇.

脫去盔甲的姑娘,內里穿得是一身服飾店里出售的,最便宜的灰布農民裝.長發被剛摘去的頭盔帶得有些紛亂,再加上因剛才一場大戰的一臉汗水,乍一看去,活脫脫一個丐幫弟子.

姑娘收拾妥當,一抬頭,正看到顧飛火球二人落座."咦,你不是死了嗎?"那姑娘詫異地望著火球.

我靠!這姑娘真是傻得冒泡啊!顧飛嘴角抽動了幾下,隨口道:"這里離複活點很近."

"這附近有複活點嗎?"那姑娘冥思苦想.

沒人向她解釋,落落望了她和顧飛各一眼後問:"你們倆是怎麼回事?"

顧飛苦笑了一下,如此這般一說,火球當場就笑噴了.

那落落則不愧是淑女之典范,堅決高舉笑不露齒的旗幟不動搖.只是這會上下嘴唇已經完全不聽使喚了,只好伸只手來掩住了嘴,把頭側到一邊啞啞地笑著.

"喂,很好笑嗎?"那姑娘拍桌子.

"沒什麼."顧飛一本正經地說,"我每天從那里路過,這種誤會不知道發生多少次了!"

"對呀,就是剛才,也不是我一個人跑過去啊!你們笑什麼!"那姑娘氣道.

"不笑,不笑."落落說著,手從嘴上放下,保持微笑端坐.只有火球最沒出息,強自忍笑,弄得渾身顫抖,桌子都快被他掀翻了.

看到顧飛完全沒有露出嘲笑的神色,那姑娘對這個始作甬者的最後一點埋怨終于也化為烏有了,朝顧飛道:"我叫六月的雨,你呢?"

"千里一醉."顧飛說.

"你呢?"六月的雨又望向火球,同一張桌上坐呢,多少還是得過問一下.

一聽人問他名字,火球笑臉沒了,又哭去了.

落落微笑:"他叫火球."

"火球就火球,你哭什麼!"六月的雨詫異.

"我是個法師."火球哭喪著臉.

"那又怎麼了?"六月的雨說.

顧飛在旁直搖頭,這兩個家伙都有些犯傻.六月的雨反應不過來火球這名字的不便,在火球提到法師還是反應不過來,傻得讓人心服口服.而火球呢,也是沒點邏輯性,人家問他"火球怎麼了",他說"他是個法師",這兩者之間完全沒什麼聯系嘛!他這名字造成不便是給他周圍那些需要叫他名字的法師們,比如顧飛,和他自己本人是不是法師一毛錢關系也沒有.他還會自己喊自己不成.

六月的雨沒弄明白火球的名字是怎麼回事,也不去多想,注意力又回到顧飛身上:"你這名字,我好像在哪里見過啊!"

"是嗎?"顧飛微笑著,他想到了傳說中的練級效率榜第二位.

"對了!"六月的雨突然拍了桌子站起來,"你就是混入我們行會的那個家伙."

顧飛下意識地翻出行會面板看了眼.果然看到了六月的雨的名字,和自己同為30級,不過位置比自己偏下.顧飛那天看行會面板,很快就被一列"女"給閃暈了,沒怎麼注意里面成員的姓名.之後也再沒看過,本來他對這事就沒怎麼放在心上.

"小雨,別這麼說,那也是一場誤會."落落替顧飛解釋.

"是嗎?"六月的雨望著顧飛,"真是誤會嗎?就算是誤會進來的,這會已經開始不懷好意了吧?"這六月的雨別的不說,網游經驗還是挺豐富的.就看她對隱藏任務的癡迷,就知這家伙是超熱衷于網游的.

網游中素來男多女少,男玩家見個女玩家都恨不能直接一招惡虎撲食.只是以前的網游人妖也是遍地走,這就讓大多男玩家不得不小心謹慎,裹足不前.現如今,在"平行世界"里,不說人妖直接被杜絕了,連樣貌都是真實的.更何況這套真實的模擬系統,有些心照不宣的東西就不用直接說出口了.這就導致24小時里,整個云端城都是男玩家向女玩家搭訕的身影.

在這種大背景下,像重生紫晶這種專業的姑娘團體,保證是男玩家削尖了腦袋想鑽的地方.這六月的雨別的方面不靈光,對于游戲中的點點滴滴倒是了然于胸.

對于她的懷疑,顧飛只是笑了笑,只字未說.

"別人嘛我也管不了了.我只是提醒你不用打我的主意,實話告訴你吧,我是個同性戀,對男人沒有興趣的."六月的雨說.

"是嗎?"顧飛忍住笑,這姑娘的謊言真是太蹩腳了,難為她是怎麼想出來的."既然這樣,你就當我是你哥們兒好了!"顧飛說.

"沒問題!"這姑娘一本正經地點頭,朝顧飛伸出了一只手:"握手."

顧飛也沒多想,當即把手也伸了過去.

靠!兩手相握,顧飛立刻在心中吶喊.MLGB的暴力戰士!顧飛在心中吐出了髒話,實在是郁悶得不能自已了.六月的雨這一爪子握下來,毫無保留地用上了全力,顧飛這點微弱的力量,完全無法與其抗衡.

但是,痛是一回事,能不能忍又是另一回事.顧飛手被對方牢牢鉗住,心中怒罵,臉上卻是一點變化都沒有.

"怎麼?你不痛嗎?"六月的雨居然還奇怪地問.

"當然痛了."顧飛說.

"那你怎麼像是沒反應?"

顧飛淡淡地笑了笑:"爺們嘛!"

"行了,別鬧了!"一邊的落落這次居然都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聽了兩人的對話方知,連忙上去把二人分開.

"小七來消息了."落落對二人說.

"什麼事?"六月的雨問.

"好像是領到了行會任務,叫在線的都回去開會."落落說.

"任務?什麼任務?"那六月的雨一聽到任務就興奮地站起身來,當真是不折不扣的任務狂.

"回去看看."落落起身和她朝門走去.那六月的雨都沖到門口,突然回過頭來,看到還在座位上坐著不動的顧飛:"咦,你怎麼還坐在那?"

"怎麼?我也要去嗎?"顧飛詫異.

"廢話,你現在是我們行會的一員啊!"

"去就去吧!"顧飛想想左右也是無事,當即站起身來.突然想到還是火球約自己過來的,到底有沒有什麼正事他也還沒說,當即回頭望著火球:"你沒事吧?"

火球的表情有幾分落寞,搖了搖頭說:"沒事沒事.醉哥你去吧!"

顧飛點了點頭,但火球一看兩女已經轉過身,立刻飛一樣湊上身:"有好事要關照啊!"

顧飛笑笑:"必須的."

跟著兩女出了門,朝重生紫晶行會所在的街道方向走去.三人一路無話,突然間,那個六月的雨大聲笑了起來,笑得前仰後合.

"怎麼了?"顧飛和落落奇怪.

"那個人……那個人名字叫火球……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六月的雨笑得眼淚都快下來了.

這什麼腦袋啊!顧飛無限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