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個法師的誕生 第十一章 飛刀!又見飛刀
"快點拿出來!"顧飛伸手.

"憑什麼給你!"姑娘說.

顧飛皺眉,難道要自己語重心長的對人家說"偷東西不好,偷東西不乖,還給失主好不好?"類似這樣的教導語錄他當然說過,別忘了他是個老師.但眼前這位,年紀和自己不相上長,看過她剛才嫻熟而冷靜的手法,顧飛懷疑她可能是專業人士,和這種人講大道理,那不是扯談嗎?

道理沒法講,那就只好拳頭說話了.顧飛自小受老爹營造的環境熏陶,其實大部分品性和他爹都是一個模子,除了對學功夫的目的方面存在分歧.

顧飛握了握拳頭,那姑娘臉色一變:"干什麼?你想打人啊?還是打女人?你不會這麼猥瑣吧!"

"不想挨打?那就把東西交出來,不然我保證你馬上就不再是一個美人!"顧飛說.

姑娘臉現驚恐的神色,半晌後咬咬牙說:"好,算我倒黴!給你."說著手把口袋一插,掏出把匕首就狠狠朝顧飛甩來.

如果這麼就被刺中,顧飛以為也沒臉說自己會功夫了.伸手一撈已將匕首接住,正准備再交待兩句,卻見姑娘已經轉身"噔噔噔"飛奔起來.

"不好!"顧飛心里暗叫,自己手里拿得這什麼玩藝啊?根本不是霜之回憶,被騙了!顧飛飛身追去.

滿以為自己幾步就可以追上這麼一個弱女子,但結果顧飛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錯得很厲害.這平行世界說是完全擬真,竟忽略了一個最基本的問題:男女之間的差距.

這全息游戲里的男女差別,竟也和老網游一樣,就在"男","女"兩個字上.除此以外,並無二致.官網上曾經特意就男玩家對女玩家的性侵犯進行過口誅筆罰,並就這個問題做過大修改.但事實上,起決定因素的實際上是職業!你一個男法師想對女戰士起不軌之心?腦袋肯定得被人家擰下來.級再高也沒用,想不軌總得近身吧?隔著三五米的,你就是放終級法術云霄飛爆,那也構不成xing騷擾吧?

男女問題真是個BUG.顧飛忿忿地想著.

就拿眼前這姑娘來說,跑起來只剩下一個字了:快.

枉費顧飛十六級的升級點數全部貢獻在了敏捷上,但眼前他面對的這個姑娘,顯然才是發揮敏捷的正牌職業.兩人的距離越拉越大,她甚至有功夫轉過臉來朝顧飛做幾個鬼臉.

顧飛怒了,但怒也沒用.游戲里沒有激發潛能一說.你奮力就可以輕松達到你的最大值,但接下來,你想突破一絲一毫也是不可能.

"笨蛋,來追我啊!轉了這個彎,你可就看不到我了哦!"眼看拉開的距離夠長,那姑娘居然停在了前面的路口,回過身來朝顧飛嚷嚷.

"有本事你別跑!"顧飛用最原始的激將法.

但據專家研究表明,女性天生具備對激將法的抗性,顧飛這一激果然如石沉大海.那姑娘就像沒聽見一樣,朝顧飛一個深情地飛吻:"不陪你玩了小法師,我走了哦!"

姑娘玩夠了,轉身已經准備離開,但顧飛卻被徹底激怒了:"你去死吧!"一聲怒斥,手里的刀如流星一般飛出.

要說飛刀這活,最傳神的莫過于小李飛刀.

小李飛刀,快就一個字,但它更可怕的,其實是它的准.

小李飛刀,例不虛發!說得就是它的准.換算成網游,就是無視閃避,百分之百的命中.

當然,它之所以這麼准,還是因為它的快!因為快,所以沒人能躲開.

因為小李飛刀射得都是頂尖高手,這票高手個個動若狡兔,據說是眨一眨眼的功夫,就能從你眼前消失,射這幫家伙,當然必須得快.

但對顧飛來說,他要射得是一個剛扭過身准備要跑的姑娘,她完全不具備躲避小李飛刀的意識和技術,要射她,有准度就足夠了.

能一石頭砸到人家眼眶里的顧飛,這手頭上的准度已經不用廢話.

這一刀飛出去,就是"咻"的一聲.

"啊!"姑娘被這刀射中小腿,一彎就已經撲倒在地了.

顧飛大喜,最快的速度沖過來,那姑娘已經嚎啕大哭得沒了人形.

最難消受美人淚.此時的顧飛,看著流了一地的鮮血,感覺自己多少有些過分了.

雖然這是游戲,雖然這一刀對真人全沒傷害,但是這真的會很疼.顧飛這也是猜得,他自己都沒挨過這麼重的一刀,看這刀插得似乎挺深的.

"你你你!實在太過分了!!!……"姑娘側撲在地上,看到顧飛過來,一邊哇哇哭著一邊伸手指著顧飛大嚷.顧飛心里是有那麼點愧疚的,但一想到這是個犯罪份子,對敵人必須要有冬天般的寒冷,立刻鐵青著臉,伸手進了口袋掏出一大捆割肉小刀大吼:"再罵把這些全部插你身上."

姑娘立刻閉嘴了.已經被人插了一刀了,她已經絲毫不敢懷疑顧飛會把這些刀全插在她身上.

顧飛當然是在嚇唬她,剛才那一刀他都已經後悔了,怎麼還能再插這麼多刀下去?

那姑娘側著身子趴在地上,手拖著那條傷腿,已經不敢再說話了,只是"嗚嗚嗚"地直哭.

顧飛用手碰了碰插在她腿上的匕首.

"啊!你干什麼啊?變態啊!"觸動傷口,又是一陣撕心的疼痛,姑娘無所畏懼地又罵起來.

"拔了吧!腿上插著把刀,挺難看的."顧飛說.

"拔了就不疼了嗎?"姑娘的問題很傻很天真.

如果是真實情況,刀刺中非要害部位時,只要不是流血過多,人基本不會有性命之憂,所以這種時候千萬不可輕易把刀拔出,那只能加快血液流失.但顧飛想這*,沒准刀拔出來就好了呢?于是向姑娘點了點頭說:"拔了就不疼了."

"那你拔吧!"姑娘咬牙.

"好!"顧飛應了聲,一點准備時間都沒給,抬手就把刀拔了.

"啊!"姑娘慘叫一聲,疼痛依舊,而且血流如注.事實證明,游戲真的很擬真.

"我的生命值在下降了!"姑娘突然說.

"啊!不好!"顧飛也急了,"快快!有布條沒有?最好是繃帶!"

姑娘竟然還真就給他遞過來了繃帶.顧飛接過一看,是游戲里的道具,就叫止血繃帶.扯開一段,三兩下替姑娘把腿包好.血瞬間就不流了,顧飛也不知道是自己學過的簡單的止血帶止血法管用了,還是這游戲里的道具發揮了功效.

"生命還下降嗎?"顧飛問.

"不下降了."姑娘回答.

"好險!"顧飛長出口氣,這要生命降到零了,這姑娘可就回複活點了,自己還上哪找她去.

傷勢穩定住了,姑娘的哭聲也越來越小,最後只是一下一下地抽泣,時不時地狠狠瞪顧飛一眼.顧飛覺得自己的歉意也消除的差不多了,本色十足地朝姑娘一伸手道:"行了,把霜之回憶還給我吧!"

雖然姑娘裝道具的口袋近在咫尺,顧飛一伸手也可以摸到.但顧飛清楚,那個口袋對主人來說是聚寶盆,對外人來說,那就是一個口袋,自己把手伸過去,在口袋里唯一會發現的那就是你的手.

姑娘此刻看起來也不是那麼疼了,回複了些精氣神:"還給你,那是你的嗎?"

"呃……不是!"顧飛說.

"那我憑什麼給你?"

"那是我朋友的!"顧飛說.

"朋友?"姑娘嗤嗤笑了兩聲:"朋友怎麼沒坐在一桌啊?別以為我沒注意到你,你和那個色眯眯的家伙坐一桌的,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顧飛想起了火球,當時火球那眼神的確很火熱很大膽,用難聽的方式講就是色眯眯.

"你偷人東西,你算什麼好東西?"顧飛說.

"我沒說我是."姑娘笑.

"快把東西交出來!"顧飛做凶險狀.

"不給!"

"那我再插了啊!"顧飛拎起那把剛剛從姑娘腿上拔出的匕首.

"哦,想插的話,你就插吧!"姑娘那在酒館中迷倒眾生的眼角,嘴角帶出的笑意又浮現出來了.

這死丫頭!居然把我給看穿了!顧飛郁悶.此時此景,這一刀他的確插不下去.

"其實,我知道你的來意!"姑娘說.

"你說什麼?"

"早在練功區的時候,你不就已經在山坡上盯上他手里的這家伙了嗎?"姑娘說.

山坡上那個女的果然就是眼前這位.顧飛明白了,這丫頭早在那個時候就注意到了劍鬼手里的匕首,一路*到了酒館,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輕而易舉就得手了.

"這東西是目前難得地極品裝備呢!這游戲這麼火爆,把這匕首發到網上去,肯定有好多人想要,到時賣個好價錢,咱倆一人一半.行了吧?這下不要我還匕首了吧?"姑娘說.

"哼!"顧飛發出了一個他自認為最能代表他鄙視情緒的音節:"我沒想要錢,我就是想拿回東西還給朋友,你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喂,你這人,再別裝了行不行,男子漢大丈夫,怎麼還沒有我一個姑娘家的坦白?"姑娘說.

"我很坦白!"顧飛淡淡地道,"東西給我,我不難為你,這種事勸你以為也少干."

"哦?"姑娘的眼神動了動,"這麼說,你真是一個好人?"

"當然!"

"好吧……好人,麻煩你把我送到醫療師那邊去,這刀傷你真覺得這麼包一包就會好嗎?把我送過去,東西還你."姑娘說.

==================================

今天的第二次更新……關于本章的章節名……起章節名真是和起人名一樣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