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個法師的誕生 第五章 火球
游戲的調整修改大幅度地進行著,官方每天都在公布著進度.第一天,就已經把練功區的可愛小怪修正,面目可憎的野豬野狼等野獸全面取締阿貓阿兔阿狗.

第二天……

第三天……

玩家翹首以待地觀望著,雖然上次公測僅僅半天,但所有人都體會到了全息游戲帶來的前所未有的感受,這一次的期待,並之前來得更加猛烈.顧飛也不例外,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上網頁關注游戲的修改進度.終于可以有釋放自己功夫的地方了,顧飛最近做夢都經常笑醒.

由于要調整的實在太多,這一等就是一個月.小五提出的企劃已經被通過,不過想把這些全部完善,那工作量就更大了,于是游戲公司決定這些在以後的更新中逐步加入,游戲先開始重新運營.

這天顧飛不巧有課,下課後立刻就回了家,滿懷期待的進入了游戲.這種急切的心情他已經很久沒有.

下線時還在城外荒野的山頭,但此時卻被送回了出生地點:法師學院.難道要重新開始?顧飛看了自己等級,沒變,依然是6級.錢袋子里那天拾來的錢幣也在,腰里也還插著那兩把帶鏽的割肉小刀.

環顧四周,發現眾法師又聚在一個NPC前,排著長長的隊伍.顧飛確認了那家伙不是賣眼鏡和掃把的之後,好奇地也排了過去.

"在干什麼?"顧飛問.

"學技能啊!"排在前面的人回頭掃了顧飛一眼.

原來為了讓玩家們能早日有保護自己的能力,這次修改,特意將學習技能的等級要求放低.剛出生即可免費獲得第一個技能,之後每六級便可學習本職業的下一技能.所以現在法師學院里剛出生的玩家,除了買眼鏡和掃把,也就多了這項工作要做.

隊伍流動的很快,轉眼顧飛已經到了跟前,和NPC對話,法師的第一個技能顧飛已經學會.沒有任何新意,火球術,似乎永遠是法師所能掌握的第一門技術.不過這時顧飛已經六級了,除了初生的火球術,還可以學習第二個技能:抗拒火環.如果火球術是初級法師的主攻技能,那這抗拒火環就是初期的小法師們保護自己贏弱身體的主力技了.

不過,作為全息游戲,法術的使用倒是有一些特點的.

只見法師學院寬闊的廣場中央,上千人聚做一團,齊聲吶喊:"火球!!"

所有人的面前立刻燃起了一個火球,在空氣中漂浮,十分壯觀.眾法師都是喜形于色,但顧飛注意到自己身邊這人卻是臉色慘白,似乎受驚不小.

"射!"不知誰帶頭喊了一聲,大家立刻跟著叫,全場"射射射"的聲音此起彼伏.只不過法師學院是屬于絕對的安全區,這里是禁止使用法術之類的戰斗技能的.這一聲"射"的命令雖然發出了,火球卻沒有動的.不過旁邊這家伙的臉色卻更白了,顧飛忍不住問道:"你怎麼了?"

"媽的!"這人先罵了一句,隨手加了顧飛的好友:"你看我的名字."

系統提示:火球將你加為好友.

顧飛立刻笑出了聲,原來這人名字就是火球,這也難怪了,千人齊呼多少會讓他感覺心驚肉跳.

此時不斷有人學會第一個法術,于是不斷地有人在廣場中央大喊火球.顧飛身邊的火球實在忍無可忍,朝顧飛招呼了一聲准備離開.

"呵呵,我也走,吵死了."顧飛跟在了他後面.

兩人一起離開法師學院,朝云端城外的練級區走去.路上火球向顧飛一番抱怨,原來他也是從別人手里拿到這帳號時,名字職業就都已經被選好了.顧飛頓時有了同命相憐的感覺,只不過火球對這些本來並不在意,只在經曆了剛才千人齊呼的場景後,對這個名字有了些微詞.想想以後在有法師的戰斗中,無論是敵是友,高喊一聲"火球",那對自己的注意力都明顯是一種分散嘛!目前也只能期待"火球術"這種最低級的法術在後期會被人們所遺忘了.

顧飛也免不了要和火球交流一下感受,多少吐露了點自己被迫使用法師的悲慘遭遇.火球沒搞明白顧飛的內在原因,只以為他是不怎麼喜歡法師這個職業,于是又滔滔不絕地向他介紹起了法師的光輝曆史.

不管怎樣,顧飛對火球挺有好感.因為他是少有的不帶著黑框眼鏡拎著掃把的法師.

兩人邊走邊聊,轉眼已經到了城外.

游戲的頭項修改已經初見成效,此時城外充斥著野狼野豬,而且吸取了前車之鑒,這批小怪做得面目可憎,屬于一看就想扁的類型,這極大地鼓舞了玩家們的升級熱情.城外滿山遍野的全是人,追著野狼野豬大砍大殺.可憐這批野狼野豬的實力與形象完全不成正比,在玩家的瘋狂打壓下,只能獻上微薄的還手之力.一時間怪物供不應求,剛刷新一個,立刻就有十數玩家圍上去.

火球看得熱血沸騰,朝前兩步,大叫一聲:"火球!"

一顆火球在火球面前冉冉升起.

"射!"火球大吼.

于是火球便射了出去.

"撲"一聲響,火球正中正前方被眾玩家蹂躪的一頭野豬身上.火花四射,帶著燒烤的味道,野豬撲街了.

"漂亮!"火球握拳,為自己第一次出手便如此准確叫好.但此時,剛才還在圍攻野豬的眾玩家,已經一齊轉頭望著火球.那眼神,分明是在看著一個比野豬還要面目可憎的生物.

"大家好啊!"火球向眾人揮手.

"搶怪啊!沒素質!"迎接火球問候的是對方的開罵.

"啊?這個,你們都不是在隨便打嗎?"火球茫然了,明明是十幾個人圍著砍的,怎麼自己一出手就是搶怪了.難道不是誰打死就算誰的嗎?

"你眼睛瞎了,看不出我們是一個行會的嗎?"一人吼道.

"行會?"火球茫然地望了顧飛一眼,顧飛也茫然.游戲剛開,哪有人有能力建立行會!

一幫人一齊點著頭,一人吼:"搶我們逆天行會的怪,你不想混了?"

一定不會有哪個行會的名字比這行會更逆天了,但面對氣勢洶洶一群逆天人,火球的絲毫未露懼意.這讓顧飛很有些意外.只見火球直視著眾人,平靜地說:"搶怪又怎麼了?你們能把我怎麼樣?我才1級!"

顧飛笑了.怪不得這家伙這麼大義凜然呢!由于天天關注官網,顧飛也知道這條修改.正是針對上次自己也經曆過的暴力事件.PK保護的玩家會是技能的無效目標,即使打中,也沒有相應的疼痛感之類.而這次修改將玩家自行的攻擊手段也劃入了PK范疇.這意味著此時如果再發生上次那種打斗事件,顧飛不可能打瞎對方的眼睛,而且即使打中,也不會疼.此時的火球就是仗著受保護,對面前的眾多氣勢強悍的玩家視若不見.

但敢把自己命名為逆天的玩家,畢竟還是有著逆天精神的.一看火球仗著自己1級一付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絲毫沒有氣餒,照樣一哄而上.

"你們干什麼?我1級!1級!1級!!!!"在火球的反複強調吆喝中,他四肢都被人抓住,抬到半空,一人喝了一嗓子:"吊到那邊樹上去."立刻被人否決:"扔那邊河里就行了!"

掉到河里會不會被PK保護,官網上可沒說.火球這下急了,拼命掙紮.但別說他現在是個法師,就是個戰士,這情況下也沒機會了.火球就像是古老部落里准備獻給大神的祭品一樣,被人高舉向天.居高臨下四處一望,正看到顧飛,立刻大叫:"哎呀那個誰,救我啊!"

顧飛一點頭,快步沖了上來繞到人前,攔住眾人道:"各位,有話慢慢說,把人放下來先."

"你誰啊!一邊去!"眾人掃了一眼顧飛,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游戲總共開放也不過一天,再怎麼職業的玩家,也不可能達到以一敵眾的程度,何況這家伙不過是一個法師.

"他是我朋友,快把我放下!"火球繼續吶喊.

"朋友?那就一起扔河里去!"一人胳膊一揮,數人朝顧飛沖了上來.

顧飛一怔,並不只是火球屬于PK保護,這群還在城門外搶最低級小怪的,顯然也不可能過10級.PK保護下打架沒有疼痛感,真要被這一群人近了身,那肯定就被強行拿住了,自己也沒辦法脫身.顧飛連忙主動踏前一步,腳一蹬地已經跳起,側身,反轉,左腳帶著全身從右自左凌空劃出一道弧線.

"噗!噗!噗!"連續三聲響,沖在最前的三個家伙被顧飛凌空一腳給掃倒.

三人並排坐倒在地上,互相打量著不知所措.雖然不覺得疼,但觸覺總還有.感覺就是被人臉上輕輕掃了一把,但力量卻大得無法抗拒.系統設制造成的這種恐怖的靈異事件,比疼痛更駭人,三人家伙都傻坐著不敢動了.

其他人比三個當事要看得清楚,顧飛乾淨利落的凌空一腳,讓大家都摸不著頭腦.

"這是什麼技能?"眾人互相詢問.

"你會這招嗎?"有人問同伙里的法師.

"沒有啊,哪有這一招啊?"

"我也沒有啊!"一行人里所包含的各職業的玩家都翻了自己的技能面板,全沒發現有類似"回旋踢","旋風腿"一類的技能.

"這家伙是什麼職業?"眾人開始不相信眼前的法師長袍了.全息游戲,裝備不受職業限制,穿個法師長袍隱藏真相也是非常合情以及合理的.

"隱藏職業?"有人開始YY.

眾人都直勾勾地望著顧飛,被舉在天上的火球到是沒看見這一腳,只覺得周圍變得好安靜,抬著自己的家伙都成了雕像,穩穩地把他舉在了半空.

"干什麼呢!快把我放下來!"火球吼道.

這一嗓子讓失了神的眾人一個激靈,想也沒想就放松了手.火球自由落體,平帖在了地面.嘴里抓緊時間罵了一聲"靠!"

顧飛無視眾人,幾步走進人群,將火球拉起來就走.

一群人面面相覷,卻沒人敢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