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節
日期:2008-1-24 16:42:00
第十回 女孩的秘密 下

方新呵呵一笑道:“你是我帶出來的學生,你平日的舉動都瞞不過我的。今天,我們在尋訪那個瘋子的時候,當你聽到有個女孩子也在打探那瘋子的時候,你的舉止很反常啊,而後,你一直都神魂不定的。到底發生了什麼?強巴,我的孩子,有什麼不方便說的嗎?”
卓木強的臉竟然罕見地紅了,幸好月光下不易察覺,他囁嚅道:“教授,我,我有件事沒有如實地告訴你。”
方新教授稍微斂起笑容,道:“什麼事?”
卓木強道:“那個,那個唐明,她,她是女的,叫,叫唐敏。”說完,他就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低下了頭,同時回憶起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和唐敏相處的日子。
四十二歲的卓木強,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他太強勢了,妻子與他同處時時時感覺到壓力,一種無形的壓力。他那高大魁梧的身體,那如鋼似鐵的嚴峻面孔,那雷厲風行的辦事作風,無處不給身邊的人施加著壓力。他手下的員工曾這樣小聲議論過:“如果和卓總同在一個辦公室里,能讓你緊張得喘不過氣來。”
自從妻子帶著女兒遠離他之後,卓木強更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作當中,連他自己都認為自己可能就這樣奮斗一生的時候,唐敏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個清純的小女生,嬌滴滴地站在安德烈醫院門口。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感覺她像一個需要人去保護的小公主,卓木強沒有想到,自己的情感會為她掀起波瀾,為一個只比自己女兒大三歲的小姑娘。在美國的一個多月時間里,他無法壓抑自己,開始和唐敏頻頻接觸,越接觸越發現,這個聖潔的小公主,真的需要自己去呵護。她的冰雪聰明,她的古靈精怪,她的開朗活潑,給卓木強那枯燥的生活帶來了無窮的樂趣,卓木強說不出,他對唐敏的那種感覺,究竟是像父親對待女兒,還是情人間的依偎,又或許二者皆有,但是他已經十分肯定,他離不開唐敏,就如唐敏離不開他。他們的相遇,就仿佛億萬星年前的兩滴雨水,經過浩瀚太空的遨游,終于再次溶解在一起,彼此溶為一體,不可能再被分開。他對唐敏的激情一發不可收拾,甚至愛得超過他自己的思索能力,以至于在第一次見到方新教授時,他需要隱瞞唐敏的性別。因為他突然覺得,這位老教授精神矍鑠,而且學富五車,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方新教授是獨居!
方新教授中年喪偶,沒有再婚,他兒子在加拿大攻博。卓木強在開口的那一瞬間,把方新教授假想成了自己的情敵,為一個荒誕不經的理由,而撒了一個小謊。
而在蒙河街頭,當路人說起小姑娘時,卓木強馬上反應過來,唐敏來了,她也在找那瘋子的下落,他如何能不驚慌。臨行前,卓木強是連哄帶騙,又是嚇唬又是威逼,就是不許唐敏進藏,他知道,唐敏哥哥走過的那條路,不是簡單得用危險兩字就可以形容的,這次尋訪的線路,說不定需要用生命作賭注,他怎麼能讓自己的心肝寶貝風餐露宿,忍受非人的折磨。他都已經買好一份巨額保險,受益人是唐敏。這次唐敏的出現,完全打亂了卓木強的陣腳。
方新教授聽完卓木強檢討似的回答後,重新展開笑容道:“呵呵,厲害啊,把老師假想成了情敵。我一個糟老頭子了,魅力還能有那麼大?”
卓木強憨厚地答道:“老師的智慧使得老師永遠年輕。”
方新笑道:“好了,是不是那個小姑娘還沒有定論,你不用太緊張。早些睡吧,明天,我們還要去蒙河拜訪那瘋子一次,他一定還能給我們提供更多有用的信息。啊,說不定,明天呀,你就能見到你的夢中情人呢,哈——”方新教授看著卓木強輕松地回房,面色卻漸漸沉了下來,心中暗道:“強巴,要是那個小姑娘不是你的情人,那才讓人擔心呢。”
第二天,卓木強起了大早,向父母做過禮拜之後,飯都顧不上吃,抓了幾塊糌粑奶渣,就讓張立驅車去蒙河。
車上,除了張立,其余兩人都懷著忐忑的心情,為了不同的目的,他們都希望盡快地趕到蒙河。剛到蒙河,就碰到那天給他們指路的那位老鄉,張立搖下車窗,打了個招呼,那位老鄉在回複時卻讓三人大吃一驚,他說道:“啊,是你們啊。你們又來找那瘋子嗎?我還以為今天早上是你們把那人接走了呢!”
“什麼?!被接走了?!”卓木強大聲問道。
那位老鄉道:“是啊,是開車來接走的。”
方新問道:“什麼時候被接走的?他們是什麼人?開的什麼車?”
老鄉道:“早上七點左右,我也沒看清楚,我只看到好幾個人架著個人上車走了,背影有些像那個瘋子,後來一直就沒看到那瘋子了。他們的車和你們這車有些像,我還以為是你們呢。”
張立馬上道:“我們去看看,看屋子里還有什麼線索留下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