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節
日期:2008-1-24 16:29:00
第七回 第二個瘋子 上

卓木強看見方新有些驚訝,面色有些得意地解釋道:“嗯,拉薩來的,沒花多少錢。”
方新道:“可是,軍用包機不在拉薩機場降落,在旁邊有個專用的軍用機場,離城還有一段距離呢。”
“什麼?”這番輪到卓木強吃驚了,他道,“我……我不知道啊,以前沒包過。我以為,它們都在拉薩機場起降呢。”這是他為了討好導師,特意吩咐下人安排的,沒想到竟然不在拉薩降落,而屬下居然沒告知他,急得他直撓頭。
方新道:“不用著急,我打個電話,我和西藏軍區的一位領導頗有交情,上次也是坐他的飛機去西藏的,所以才知道這情況。”卓木強忙道:“不用,不用了。到時候安排人來接我們就是了。”
方新道:“他們不一定熟悉,我們就讓機場方面替我們安排一下就好。這樣,我們就不用進拉薩,到時候直接從機場往南,看是先去你家還是先去蒙河?”說著,打了個電話,那位領導在外地,答應方新會替他們安排好的。他未曾想到,既然卓木強能搞到軍用包機,那自然和西藏那邊關系不淺。兩人遂登上軍用專機,從上海往西,朝著聖潔的高原——西藏飛去。
軍區某團,團長班覺次仁,是藏區本地人,長得牛高馬大,方面闊口,兩道濃眉下,一雙厲眼透出煞氣。次仁剛吃過午飯,一名士兵來報,上級領導打來電話,某教授會乘A3097次專機在軍區機場降落,他們會從機場直赴蒙河,希望他能安排一下,准備輛車接應。
次仁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問道:“飛機什麼時候到?”
那士兵道:“大約還有二十分鍾。”
次仁對他旁邊的年輕軍官道:“小張,你和小黃一起去,去機場看看,怎麼說也是上級領導的朋友。”
那小張是次仁的副官,叫張立,分到西藏軍區兩年了,驍勇善戰,是軍區特衛團的精英力量。他身高一米七六,身體魁梧狀況僅次于團長班覺次仁,面如刀削,目光如炬,其個人格擊和應變思維,在這個團不作第二人想。張立一算時間道:“可是,這條路到機場,至少還需要大概半個小時,剛下過雨,路不是很好走。”
次仁道:“別著急,慢慢走,他們先到了就讓他們等一會兒吧,又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方新?這個名字好像聽說過,這人研究什麼的?”
那名叫小黃的士兵走到門口,才想起什麼似的說道:“對了團長,那專機是我們這邊派過去的那架。”
“哦?”次仁皺眉問道,“機上還有誰?”
小黃道:“聽機組人員說,包機的是名商人,叫卓木……卓木強?”
“強巴!強巴少爺!”次仁一聽,從躺下的床上跳了起來,一邊穿衣服一邊道,“快,快去開車,去機場。我們要趕在飛機降落之前。”
小黃看了張立一眼,又道:“可是,去機場要半個小時左右啊,那條路也不好走……”
次仁已經大步到了門口,霍然回頭,斬釘截鐵道:“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必須在二十分鍾內趕到機場!”他一瞪眼,看得小黃汗毛倒立。
二十分鍾後,當卓木強他們飛機飛臨機場時,次仁一行已經在機場迎候多時了,張立不解道:“團長,那個,強巴少爺,是什麼人啊?”因為次仁都稱其為少爺,張立也不敢嘴上不敬。次仁答道:“是德仁老爺的兒子。德仁老爺,是我們藏區南方,除活佛外最具智慧的人。”他看了一眼張立筆挺的身姿,對他道,“強巴少爺,曾是藏區兩屆庫拜的得主,高你半個頭。你雖然是我們團里精英中的精英,但僅從身體格斗來說,你未必能勝得了他。”
飛機落地,第一個跨出機倉的人,高大而彪悍的體形,嚴肅而剛毅的面容,戴著副擋風鏡,雙手里各拎著兩個箱子;風吹過,肌肉在一件淺灰色的大衣下顯得咄咄逼人。其後跟著一位頭發花白的精瘦老頭兒,一雙眼睛精光暗蘊,一看便叫人知道不是尋常人物。
次仁一見卓木強,笑臉迎上去,低下頭道:“強巴少爺,歡迎你回來。”
卓木強一愣,問道:“你是……”
次仁道:“次仁,班覺次仁,前一段時間我還隨同德仁老爺去岡仁波齊山拜祭呢。聽說強巴少爺一直在外經商,沒想到會親自回來。”
卓木強友好地笑笑,點了點頭,他比次仁還高出半頭,在人群中就像頭健壯的公牛,十分醒目。方新知道,德仁就是卓木強的父親,在西藏南部一帶很有影響力,其地位等同于半個活佛,他未曾想到的是,德仁老爺的影響力,竟然已經擴展到軍區了。
既然是相識,問題就好辦多了,次仁因為有事,不得已只能讓張立親自陪卓木強和方新教授去蒙河一趟,一路上說了很多仰慕的話,又一直把他們送到軍區團部外好幾十里。
路上,又飄起蒙蒙細雨,汽車平穩地行駛在山南地區公路上,安靜得沒有一絲聲音。一路上山路狹窄,峭壁懸崖,穿行在峽谷中,方新教授呼吸著純淨的空氣,沉浸在一種甯謐的氣氛中,心無塵染,一片空明。數小時前,他還在中國最繁華的大都市,為是否去獲得生命中的名譽而焦慮猶豫,現在,他的心情就如那細雨般將憂愁都飄逝,有的只是靈魂深處的虔誠和一種對原始的向往。只有西藏,這片世界最高的高原能帶給他這樣的沖動,這里沒有滾滾的紅塵,沒有林立的高樓,這里有的是被淨化的空氣、聖潔如仙女的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