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格地宮 七十一.永生之門
“哎呀,司南你真行,果然有前途!”墩子拍著我的肩膀笑著說。隨後,我們拿了一些繃帶,用打火機點著後丟到了那密密麻麻的灰白色蜘蛛網上。很快,火勢便開始蔓延開來。為了不被大火燒到,我們四個人一連後退了二十多米。盡管如此,那大火燃燒所發出的熱量也將我們炙烤得十分難受。

大火一直持續了半個多小時,隨後火光才逐漸暗淡下去。由于燃燒所散發出的煙霧,我們的視線被模糊了,幸好我們事先都戴了防毒面罩,否則也一定被濃煙嗆死了。又過了大約半個小時,煙霧才逐漸散開。在頭燈的光照下,那道被大火焚燒得已經焦黑一片的石門完完整整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我們靠近石門,仔細查看了一番。雖然石門已經被大火燒黑,但仔細看來,依然可以看出那石門之上凹凸不平的雕刻痕跡。那些刻痕密密麻麻,布滿了整道石門。一看到這些痕跡我馬上就認出那是“鬼蜮銘文”。就在我正被這些文字吸引的時候,突然聽珍妮說:“你們看。上面那幾個是什麼字?”順著她指地方向,我們抬頭一看。只見在整個石門的最上方一塊平坦的岩壁上雕刻著三個蒼勁有力的大字——永生門。

“難道這就是我們一直以來苦苦尋找地永恒之門!里面就藏著永生不死地秘密?”墩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應該是地,應該是的!”珍妮顯得特別激動,話語都有了一些哽咽。阿豹一把抱住我大聲喊道:“太好了。司南兄弟。我們終于找到這個地方了!”此時此刻,我地心中也異常激動。一時間竟然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也緊緊地抓著阿豹的胳膊不住地點頭。那一刻。大家的眼中都濕潤了,激動的情緒如開了閘的江水一瀉千里。

激動之後,墩子搶先要去推開石門,卻被我一把拉住了。我說看著墩子說:“墩子,雖然我們已經找到了永生之門,可我們也千萬不能大意了。說不定這里就有最為危險的機關呢。你身手不行還是先讓阿豹去試探一下吧。我們可不想在這最後的關頭出任何意外。”聽完我的話,珍妮和阿豹都連連點頭。阿豹說:“司南說地對,還是我先去吧。我會小心的。”珍妮從阿豹的肩上卸下沉重的背包,然後關切地囑咐阿豹千萬要仔細,然後才讓阿豹走到石門面前。我們在距離阿豹大約十幾米的地方貼牆站立著,目不轉睛地看著阿豹的一舉一動。

阿豹來到石門前,先用虎頭獵槍試探性地推了推,並沒有發生什麼。于是阿豹更靠近石門一些,想通過兩扇石門的縫隙查看門後的情況。“怎麼樣,有發現嗎?”珍妮詢問到。阿豹回答說:“縫隙太小,看不到里面的情況。而且石門也很沉,推不動。估計後面有石鎖、頂門石之類的東西將石門封死了。”

“看來這石門有機關設置,我們必須找到這個機關設置才能將石門打開。”我從阿豹傳回信息中分析後對墩子他們說到。“司南,你怎麼知道有機關可以開啟呢?”墩子問我。我回答道:“因為從現在地情況看來這道石門並不是普通墓室的門。如果是墓室的門那一般只要考慮封死後就不用再打開了,因此很多墓室的門都是從門後被頂死的。而根據我們現在所掌握的眾多資料來看,這就是傳說中的永生世界的入口,是可以多次被人進入的地方。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除了那不在秦陵里躺著的始皇帝,還有修建這個蕃王墓室的主人也從這石門內進去過,因為到目前為止我們走遍了墓室也沒看到蕃王的靈柩。既然可以被後來人進入,又不是一下子就能推開的,那麼這石門一定是有外在的機關可以開啟了。”

“我真是服了你了。”墩子笑著說。珍妮聽後也說道:“既然是這樣,那麼我們大家就趕緊在附近找找吧,看能不能找到那個隱秘的機關。”我們點了點頭,隨後我們把阿豹也叫了過來,和他說明了情況之後,四個人便在四處分散開來,各自尋找著有可能是石門機關的物體。

我細細地查看著石門附近的岩壁和地面,不放過任何一處可疑的地點。大約過了二十幾分鍾後,依然是毫無收獲。此刻由于長時間在昏暗的燈光下用眼,我的眼睛都有些發疼發酸了。于是我站在石門之前,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就在這揉搓的過程之中,由于眼球受到了外力的擠壓,眼前所見到的物體都開始出現了重影。由于這個原因,我眼前那兩扇石門上凹凸不平的“鬼蜮銘文”竟然有一部分在我的眼中重合了。而就在這個重合的區域內,我明顯地看到了一個向右指示著的箭頭。順著這個指示標志所指的方向看去,一塊一立方大小的不規則岩石出現在我的視線中。“這石頭好像有問題!”我立刻把大家招呼到石頭面前去,然後仔細地查看這塊岩石。

粗粗看來,這岩石和整個石洞內的岩石都是連接在一起的,沒有絲毫縫隙。而且其質地、顏色都是一模一樣的,並沒有任何可疑之處。但是既然是被門上隱藏的指示標記所指,這石頭一定和石門有著某種關系的。我們大家都這麼認為,所以圍著岩石摸索了半天。

“來,我們都用雙手把岩石頂住,然後一起用力,看看能不能沿順時針或逆時針方向把岩石推動。”我說到。于是大家在我的建議下,死馬當作活馬醫,也只好姑且一試。我們圍在岩石四周,雙手頂住岩石,按順時針方向一起用力。

事情驚人出人意料的順利,在合力推動的過程中,那塊岩石竟然真的動了起來,並發出了細微的“喀喀”聲。大約在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角之後,我們面前的那道石門緩緩開啟,一片金色的光芒隨之閃現。如同朝陽升起,將原本漆黑的石洞照射得***輝煌。

仿佛被一種神秘的力量所吸引,我們竟然不由自主地先後朝那道永生之門內走去。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是模糊的,不清晰的,仿佛在石門被突然打開的那一瞬間,我們的意識就被一種神奇的力量所控制了。這個時候,我們已經不會再意識到其它任何的危險,毫不猶豫地走進了石門內,根本就不擔心有機關暗器之類的危險。心中只有一個意念,進去,進去,進入到這永恒的世界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