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格地宮 六十五.陰樓
隨後。阿豹取出了虎頭獵槍,走到了我的前面。然後說道:“我來開路,保持距離!”說完。他一邊用獵槍在台階上探路,一邊緩慢的前進。我和墩子則一前一後,保護著珍妮,和阿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沿著阿豹開辟出來的足跡朝台階上走去。這條台階其實並不算長,總共只有幾十米。但我們卻走了很長的時間。

雖然這條階梯不是很長,但顯而易見是經過了精心的設計和布局,到處都布置著陰冷致命的機關。這不到五十米的距離內,我們先後經曆了銅針、地刺、翻板、旋刀等機關。地刺是阿豹用獵槍探出的,所以到地刺突然刺出台階地面的時候並沒有刺到我們。而那翻板則差點讓阿豹跌入深淵。慶幸的是由于翻板所打開的地洞口徑不是很大,當阿豹摔入地洞中的時候,手上的獵槍卡在了地洞口的外邊。阿豹牢牢抓住了獵槍。所以才沒有直接掉到洞底,而是懸掛在了洞口附近。在我和墩子的合力拉動下,我們將阿豹拉出了地洞,但大家都被驚嚇出了一身的冷汗。最後,當那旋刀飛出的時候,阿豹憑借著他那高超的槍法,用獵槍及時的將旋刀擊落了下來。這才使旋刀沒有傷到我們。

“一條樓梯就那麼恐怖了,誰知道這高台上的樓閣建築里還有什麼恐怖的設計呢?”墩子擦了擦額頭的冷汗說道。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說:“我們花了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好不容易才來到這里。難道眼看著就要解開玄經之謎了。我們卻突然選擇放棄嗎?”“我,我沒說要放棄,只是,只是抱怨幾句而已。”墩子說道。“呵呵,這就好,相信我,兄弟。我們會成功的!”我笑著說道。

大概半個小時後,我們終于站在了這座金色的高台上。近觀高台上的古建築。雕梁畫棟,鑲金帶銀。更是令人歎為觀止。整幢建築在墓室四周的火光下。顯得輝煌壯麗,給人以一種不可靠近的氣勢和壓迫感。圍著建築物走了一圈,我們發現除了正對著高台階梯的那扇門之外。周圍再沒有其他可以進入建築物內部的通道。游牧之神手打。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覺得這個建築物有些奇怪,但卻說不出奇怪在什麼地方。”墩子說道。我聽後笑著回答道:“讓我來告訴你吧,它怪就怪在除了一道大門之外,建築物上根本就沒有窗戶。”聽我這麼一說。墩子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然後說道:“對!就是這個,它怎麼就沒有窗戶呢?”“我想這是因為這幢建築是幢陰樓鬼宅。是用來給死人居住的。我們普通人的房子開窗是為了通風和采光,而通風和采光對于一個死人來說是沒有必要的。因此在這所建築中我們就看不到有窗戶的設計了。”珍妮一邊查看著這所奇特的樓房一邊猜測的說道。“哦,原來是這樣。但是這道門?”墩子繼續問道。我看了看他,笑著回答說:“這門當然是用來把死者的尸體抬進這所陰樓時所用的了,否則尸體怎麼送進去啊?”“呵呵,我真笨。”墩子笑著說。

阿豹查看完建築,並沒有發現其它可疑之處,于是就詢問道:“暫時還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我們是不是進去看看?”“好吧,不過我估計樓里肯定也布置了機關。進去的時候千萬不可大意。”我說道。

我們慢慢的靠近大門。來到大門前。我們才發現門是一扇非常普通的雕花木門。只是不知道所用的是何木料,在經曆了這麼多年的歲月之後。整扇木門依然是保存完好,除了覆蓋了厚厚的灰塵和蛛網,幾乎沒有一點點殘損的痕跡。

阿豹在最前面,我們三個則拉開一定距離站在一邊。阿豹給了我們一個眼神,讓大家做好准備,隨後他慢慢的伸出獵槍,用槍管輕輕的推了推木門。木門微微的動了動,落下一些塵土,雖然並沒有被推開,但也沒有什麼暗器機關被開啟。

于是,阿豹捏緊了槍杆,加了力道,再次用槍去頂那木門。木門顯得是並沒有上鎖,因為阿豹用了力一推之後。那木門就“嘰嘰嘎嘎”被推開了。隨著木門的開啟,一股陰冷的寒風迎面撲來,如針尖般侵入肌膚,讓我不禁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因為四周都沒有可以采光的窗口。這所建築物內是一片黑暗。我們將頭燈打開,對其內部做了一番查看。首先出現在我們面前的依然是許多金銀器物。珠玉瑪瑙之類。一共裝有八箱,以黑漆雕花木箱盛放,呈一字排列在室內。四周的牆壁上,描繪著色彩鮮豔,形象逼真的鳥獸、人物壁畫。看其內容仿佛是描繪陰間輪迴以及得到飛升之類的故事內容。

走到最里端,我們又在那里發現了一條沿著樓梯盤旋上升的樓梯,一直盤旋著通到木樓的第二層。“難怪這樓看起來很高的樣子,原來是多層建築。”墩子笑著說道。自從他見到了這麼多的珠玉金銀之後,他的笑容一直都沒有消失過。我看了看墩子,對他說:“事實上,這是一座塔樓,一座真正的地下塔,只不過它的外面沒有按一般的塔那樣開了窗,再加上由于火光所能照到的距離有限,照不到塔樓的上面部分,所以我們一時沒有看出來而已。”游牧之神手打。

聽完我的解釋。珍妮似乎覺得有些奇怪,自言自語的說道:“在陵墓內建造塔樓?這好像還是第一次聽說。”是啊,在這一次探詢的過程中,我們所親身經曆的事情中,令人意想不到的情況實在是太多了。我們只能寄希望于當我們到達這陵墓的最終點。也就是塔樓的頂點之後。我們能發現一些關鍵的線索。將所有的秘密都一一解開。所以盡管我的心中也和珍妮一樣存在著這些疑惑,但我卻並沒有為此而傷腦筋。我在那條木制的樓梯口查看了一番。准備先上樓去看看再說。

樓道是用實木所制,寬約一米。樓梯一邊緊靠牆壁,而另一邊則連著一道高約一米二、三左右的木制欄杆。我試探的伸出腳在樓梯上踩了踩。樓梯上發出了輕微的“吱吱”聲,但卻沒有其它情況發生。“看來這條樓梯保存得還算不錯,應該可以承受得住我們這幾個人的重量。只是我擔心中途會有一些暗器機關之類的,所以我建議還是先派個人上去探探路再說。”珍妮看著我說道。

阿豹聽珍妮這麼一說就馬上回答道:“那我先去看看,你們在這里等著。”“每次都是你先探路,這次還是我來吧。”我說著從包里拿出一捆繩索背在肩上,然後拿出那把鋼弩,准備先上去探路。阿豹知道我的脾氣,決定了的事情就不會再更改,于是只好走到我面前來,拍著我的肩膀對我說:“那麼,司南兄弟,這次就讓你去冒險了,千萬小心!”我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深情的看了珍妮一眼。此刻她也正在關切的看著我,在四目相對的一刹那,我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種愛慕和擔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