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格地宮 四十九. 巨石圖騰
越往里走,地勢越陡,地上的積水也逐漸增多。珍妮和墩子曾先後幾次滑倒在地,險些被那些突出的尖利石筍刺傷。也沒顧得上看時間,因為我們的注意力都被石洞內各種形態的鍾乳石所吸引,知道在前頭開路的阿豹又一次突然停下了前進的步伐。

只聽他輕聲說道:“天吶,這是個什麼東西啊?”此刻我們與他相隔了大概有五、六米的距離,聽到他的話後趕緊加快腳步走到了他的身邊去。阿豹把舉起的狼眼手電筒朝前晃了晃。那道明亮的白光招在了我們身前大概四、五十米處的一塊巨大的岩石上。只見這是一塊巨大的黑色岩石,高約二、三十米,寬約七、八米,頂部粗大。根部細小,如同一個巨大的黑色蘑菇。穩穩的矗立在我們正前方。它的周圍是一片開闊的洞廳,由于四周有不少的石柱、石筍遮擋了視線,我們一時難以判斷這整個石廳的面積,但從我們所能直接看到的空曠處看來,至少也有約四、五百個平方了。而那塊巨大的“蘑菇石”就一動不動的矗立在這整個石洞廳的中部位置。

我用手電在洞廳四周仔細照射了一番,確定周圍確實沒有什麼危險存在,這才說道:“走,上去瞧瞧,大家保持警惕。”說完,我將一直背在身後的那把AK-47摸到手上,一個箭步沖到阿豹的前頭,首先向著那開闊寬敞的石洞大廳走了過去。其他人見我已經過去便也提高警惕。跟著我一起走進了那個洞廳。

當我們來到洞廳之後,我們才發現,雖然這是一個未經任何人工修建過的天然洞廳,但它的形狀卻是一個非常規整的圓形。就在洞廳正中的圓心布為,那塊巨大的黑色“蘑菇石”高高矗立著。開始的時候。因為距離比較遠,所以沒有看清,現在距離已經很近了,所以我看到在這巨大的“蘑菇石”石面上。居然如同凌亂的蜘蛛網一樣,布滿了細小的紅色絲紋。更讓我們吃驚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細如蛛絲的網狀紅紋還忽明忽亮的發出一陣陣的微弱紅光,顯得十分詭異、神秘。游牧之神手打。

“這是啥石頭啊?看起來非常少見啊!不知道是不是什麼寶石之類的。”墩子圍著巨石轉了一圈後自言自語道。“是啊,確實從來就沒有見到過這樣的石頭,”阿豹說道:“這黑色的石質倒是很普通。有點類似于某些隕石的石質,不過這些紅色的絲紋卻是從來就沒聽說過的,而且還會發光,難道是人為添加上去的?”“這些紅色的絲紋看樣子是自然生長在這塊巨大的‘蘑菇石’上的,”我通過仔細觀察和思考後回答說:“據我所知,目前世界上還沒有一種工藝,能夠把如此細小和凌亂的紅色發光絲線鑲嵌到如此堅硬的巨石上。而且連一點鑲嵌的痕跡都不留下來。”

珍妮聽完我的話。點了點頭。補充道:“我也覺得這應該是天然形成的,這樣的石頭確實是十分罕見的寶貝啊。”一聽到“寶貝”兩字。墩子又來了興趣,兩眼直勾勾的盯著這“蘑菇石”。仿佛要將它一古腦的搬回家一樣。阿豹也看出了墩子那不切實際的心思。于是笑著走到墩子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我說墩子兄弟啊,你就別枉費心思了,這麼大塊巨石,哪怕是真的送給你了,你也搬不動啊。就算你搬回去了。你又往哪擱呢?”阿豹的一番話。像是提醒了墩子。墩子原先那燦爛的表情立刻黯淡下來。露出一幅失望的神態來。

我知道墩子此刻心里一定是非常失望,于是就安慰他說:“墩子,雖然這石頭你是不能有啥想法了。但你可別忘記我們這次來的真正目的啊。如果真能解開《葬地玄經》上的長生不死之謎,找到那個通往不死世界的大門,那豈不是比找到任何寶貝都要更珍貴的嗎?”聽我這麼一說,墩子算是明白過來了,笑著拍拍自己的腦袋說:“是啊。你看我這腦袋。怎麼就反應不過來呢,連這點道理都沒想明白,呵呵。”

見墩子已經沒事了。我也就放心下來。大家的注意力又再次集中到了這塊巨大的“蘑菇石”上。不過這次倒不是因為它的本身所具有的經濟價值吸引了我們。這次卻是它那神秘、奇特的外形吸引著我們要對它好好研究一番,說不定這和我們所要找的玄經之謎也有什麼關系呢。

“這塊石頭出現在這個天然洞廳的正中。我覺得這不是巧合,是有人人為的將它挪動到這里的。”仔細查看了半天之後,珍妮首先說話了。“你們看。這周圍的石質和這塊‘蘑菇石’的石質是完全不一樣的,並且,‘蘑菇石’和地面的連接處兩種不同的石質也不是自然過度的,所以我覺得‘蘑菇石’是人為被搬遷到此處的。”她接著蹲下身子指著“蘑菇石”與地面的連接處補充說道。

“如果說是被人為搬到這里的,那麼很有可能就是那些很熬以前畫那些奇怪壁畫的當地土著人民。可是,他們為什麼要把這塊巨大的石頭搬到這個石洞廳的中間來呢?”阿豹略帶疑惑的詢問道。

我看了看周圍的格局,發現這個圓形的洞廳很像一種舉行某種原始宗教活動的祭祀場所。因為在這洞廳周圍的石柱上,我先後發現了不少人為鑿刻出來的奇怪圖形。這些個或圓或方或成線條狀的奇怪圖形都正對著洞廳中部的巨型“蘑菇石”。這種布局的方式,很像許多考古研究中所發現的原始祭祀場所的布局方式。

于是,我看著那巨大的“蘑菇石”,緩慢的說道:“看起來,這個天然的圓形洞廳應該是一個原始宗教教徒用來舉行某種宗教儀式的祭祀場所,也就是說這里原本應該是個祭壇,而被放置在祭壇中部的這塊巨型‘蘑菇石’可能就是他們當時所祭祀的對象,或者說就是原始土著居民所崇拜的巨石圖騰。”

“巨石圖騰?”墩子說道,“那個古老的藏地傳說不是說這古洞里是用來埋藏聖物——天梯的嗎?難道這被土著所祭拜的石頭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天梯’?”墩子的一句話,突然提醒了我。我心想,對啊,如果說那個古老的傳說是真實的,那麼這個古洞中一定就埋藏著那所謂的聖物——天梯。現在這個被土著民們所祭拜的圖騰就擺在了我們的面前,那麼很有可能它就是傳說中所說的“天梯”了。可是,傳說中的天梯是可以通往神界的神聖之物,而我們眼前這一塊黑色巨石,雖然說確實也是十分罕見的物品。但是它真有那種神奇的能力嗎?思來想去我又有些吃不准了。游牧之神手打。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聽珍妮仿佛是自言自語的說道:“難道,難道會是這樣?不,不會吧?”聽到她的話,我趕緊走了過去,問道:“怎麼了,珍妮,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哦,沒,沒什麼,我現在還不敢確定,等我考慮清楚了再告訴大家吧。”聽她這麼一說,我就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突然聽到從遠處傳來了阿豹的聲音。只聽他大聲喊道:“快!快過來,這里有情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