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改變計劃
“看來你們的推斷還是有道理的,”紮西姆略有所思的說道,看來我們是得坐下來好好研究一下其中的原由。”“是啊,現在的關鍵就是要找出珍妮和紮西姆大叔的身上所具有的共同點。這樣我們才能發現為什麼詛咒的影響力會在他們的身上失效。”我說到。墩子皺著眉頭想了半天,然後說:“一個是老人家,一個是女孩子,他們兩人之間會存在什麼共同之處呢?”我想了想,然後說道:“既然詛咒是屬于宗教巫術之類,那我們就從這些方面來一一核實吧。”“我曾經在年輕的時候到寺院修行,”紮西姆說,“其間研讀了許多的佛法經文。”“我沒有類似的經曆。”珍妮回答說。“從二十年前開始,我一直堅持在晚上休息的時候潛心靜修。”“我還是沒有。”珍妮說。

紮西姆又仔細想了想,然後說道:“除了上面講過的,我還參加過不少藏地傳統的祭祀活動以及各大寺廟的慶典活動。”“我是第一次到西藏,根本沒有參加過什麼宗教祭祀活動,”珍妮說,“不過被你這麼一說,我倒是突然想起來,前兩年我陪我祖父去尼泊爾談一個投資項目,因為我是個徒步愛好者,所以在那里我曾經有過一次登山朝拜聖山珠峰的經曆,不知道這個算不算是宗教的祭祀活動?”紮西姆一聽笑著說道:“你也朝拜過聖山?這就對了。每隔三年的藏曆新年,我也會去岡仁布欽去轉山,以此來朝拜聖山。”

“原來是這樣,岡仁布欽是世界公認的神山,被佛教、苯教、印度教等諸多宗教尊為世界中心。此山經年白云繚繞,很難睹其真容。威凜于萬峰之上,極具視覺和心靈震撼力,我們有幸目睹其真面目,像極了含苞待放之蓮花。神山是許多教徒心目中最神聖的聖地。經常有人繞神山轉,有大繞一圈,也有小繞一圈。傳說繞神山一圈能洗滌一生的罪孽,而在馬年繞一圈相當于十三圈。看來紮西姆是通過轉山得到的念力和修為真的可以洗滌罪惡,將身上的詛咒化解。”我稍稍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大家學記得那個傳說嗎?銀眼鬼母是被五部慧空行母降伏後奉命在秘密山洞中守護聖物天梯的。而五部慧空行母自己則化為五座高峰橫亙在西藏南部地區,那就是喜瑪拉雅山脈。剛好珍妮以前曾經朝拜過這座聖山,所以銀眼鬼母身上的詛咒也不能在珍妮的身上起作用了。”

“原來要解除詛咒也不是很難的事嘛,”阿豹聽完我的分析笑著說到。“最多我們也去朝拜珠峰或者到岡仁布欽轉山。”“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建議大家還是先選擇去轉山吧。”我考慮了一下後回答說,“岡仁布欽和我們要去的古格遺址剛好都位于阿里境內,我們在到紮達土林之前先去岡仁布欽轉山,消除身上的詛咒,然後再動身前往古格遺址。這樣,從行程的安排上來說也是比較順暢的,而且也不會耽擱我們太多的時間。”“行,我沒意見。”珍妮說到。“可以,就這麼定了,紮西姆大叔,這樣的話就麻煩您帶我們走一趟了,可以嗎?”墩子看著老紮西姆問到。

紮西姆看著我們那期盼的眼神,顯得有些無可奈何。于是就笑著說:“之前我之所以一直推脫,就是因為我有一種預感。感覺到你們這次前往古格遺址恐怕會有不詳的事情發生。所以我想讓你們在經受了一些驚嚇之後會盡可能的放棄前往阿里的計劃,趕快離開此地。但是我沒想到,你們的意志是那麼的堅決,你們的信心是那麼的充足,看你們這種架勢,就算我不給你們當向導。我估計你們也是會找到其他人來給你們帶路的。”“那是,事實上我們也就是這麼打算的。”珍妮笑著回答說。紮西姆點了點頭說:“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帶你們到紮達士林走一趟,畢竟我們能相聚在一起也算是有緣啊。”

一聽紮西姆總算是答應下來了,我們都很高興。于是,阿豹從行了包里拿出地圖,和紮西姆商量了一陣之後,重新在地圖上用油性筆標出了一條路線,同時制定了新的行程計劃。之後,紮西姆和我們講解了一些轉山所有注意的地方,又告訴我們當地的一些情況之後。我們就臨時改變了線路。開始往聖山岡仁布欽方向出發了。

車子在一望無際的高原土坡間行駛。除了遠處連綿的雪山,路邊偶然出現的一群群牦牛群,一眼看去幾乎看不到有別的東西。那湛藍色的天空下,偶爾飄過幾片薄薄的白云,仿佛飄在空中地哈達,將這片聖潔的天空裝點的更加神聖。通往岡仁布欽的路並不好走,因為它說白了也就是一條沿著山坡用各種碎石鋪就的土路。路也不寬,如果只供單車行駛,那還說得過去,但如果出現了兩車交會的情況就會比較麻煩了。只能先找一個相對比較寬的路段,之後一輛車停下不動,讓另一輛車先貼著自己開過去,隨後自己再啟動繼續出發。雖然這樣的過程往往會耽誤不少時間,但在這種高危險的地段,不管是誰都會自覺的遵守這樣的規則。幸好,在這條路上,車輛並不算多,也省去了我們不和兩車交會時的麻煩。

就這樣,我們在這條高低不平的土路上行駛著,隨著海拔的不斷增加,周圍的氣溫不斷下降。再加上一路的顛簸,讓我又出現了輕微的高原反應,感覺頭痛和惡心。墩子則相對更嚴重一些,都快支持不住了。一路把頭探出車,狂吐不止。這個時候,哪怕車外有更美的景色,我們也無心觀賞了,趴在車上便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