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 始皇龍紋棺


“你看這里怎麼又出現了那麼多的棺木,難道也是文武群臣?”我故意詢問湯正陽,想聽聽他的見解。湯正陽看了看這些棺木回答說:“你們看到沒有,這里的地面、牆壁、柱子、棺木上,所采用的裝飾圖案都是以鳳鳥為主。在古代,帝王君主一般都以龍來象征,而鳳鳥則是代表著皇後皇妃。這一路過來,我們只看到了殉葬的官員,沒有看到過給始皇帝殉葬的妃後,而且這些陪葬用品里面又用不少女人用的香粉,首飾等玩意,所以覺得這些十有八九就是始皇帝後宮妻妾的棺木了。”“我也同意正陽的觀點。雖然從史料記載上看來,秦始皇最終並沒有立過後,但是他的皇妃還是有不少的。而且史料上還說,當這座驪山陵墓建造完工之後,除了所有的工匠被活活封在陵墓內殉葬之外,秦始皇後宮所有不曾有生育的妃子也統統被送進陵墓內給始皇帝殉葬了。”珍妮聽完湯正陽的話,補充說到。聽完他們的話,覺得和自己是不謀而合,這更堅定了我的看法。于是我就問道:“既然這里是秦始皇後宮妃子們的殉葬室,你們覺得始皇帝會把《葬地玄經》這樣的東西放在這里嗎?”“我看,可能性不大。”珍妮思索了一會後回答到,湯正陽也在旁邊不住地點頭。“如此看來,我們還真的要去打開始皇帝的棺槨看看了。”我略帶憂慮地說到。

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基本上已經把陵墓地宮內的所有地方都搜索了一遍,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玄經的下落,因此我們推斷,這《葬地玄經》很有可能就被藏到了始皇帝的棺槨之中了。既然是這樣,看來也是天意,我們不得不考慮將始皇帝的棺槨打開來查看。

沿著原路,我們返回到放置著秦始皇靈柩的天然石廳。在石廳周圍那個高台之上,我們又再次細細地查看了一下下面那個洞廳內的情況。這里和剛才曾經看到過的情況一樣,顯得十分安靜。除了洞廳地面上高低起伏的“群山”,蜿蜒流淌的“大川”,這里看不到任何具有殺傷力地暗器機關和把守靈柩的地下軍團。看上去倒顯得比先前我們一路過來所經過的那些險要地帶要安全了不少。

“下吧。”湯正陽拍著我的肩膀說到。我回頭一看,就在我再次查看洞廳的環境的時候,他已經將安全繩索綁在了旁邊的一根粗大石柱上,然後催促我跟著下去。我收起查看周圍環境的微型望遠鏡,一把抓住繩索,跟著湯正陽慢慢地沿著繩索爬了下去。當我們到達洞廳內那高低不平的地面後。兩個人保護著把珍妮也接了下來。當我們轉回身准備朝始皇帝的靈柩走去的時候,我們才發現,先前我們雖然在上面的時候,把這里看得非常清楚,可一旦下來之後,由于這些高大突起的岩石阻擋了視線。我們此刻仿佛置身于一個由“群山大川”組成的迷宮之中了,根本不知道應該往哪個方向走去。

突然發生這樣的事,實在是有些突然。這時珍妮說道:“這些從地面突起的岩石當我們在上邊看起來的時候好像並沒有多少高度嘛,現在看看幾乎都有三、五米的高度了,早知道這樣,剛才在上面就應該把方向看明白記清楚了。”“要不,我再爬上去看看明白再說?”聽完珍妮的話,湯正陽問到。我看了看這些突起的岩石,回答說:“不用了,就算你在上面看清楚了。下來之後在這迷宮般的山嶺之間七繞八拐地走上一段後,說不定又會迷路的。還是先等我爬到這些岩石上去看看再說好了。”說完之後,我手腳並用,攀附著橫臥在我們眼前的一座巨岩,一點一點地往上挪動。因為這些岩石上有不少突起和凹陷的地方,而且石面上也不是那麼光滑,所以不一會兒,我就爬到了這塊巨岩地頂部,原以為站在這個高點,就可以看到秦始皇的棺槨所在了。可當我舉目一望,看到整個洞廳之內盡是連綿不絕,形態各異的微型山脈,此外就沒能看到還有其他什麼了。由于這些山型岩石的陰擋,我根本無法看到始皇帝棺槨的具體所在。不由的感到有點焦急。

“司南,怎麼樣?能看到棺槨在哪個方向嗎?”湯正陽在下面大聲詢問到。“不行啊,都被這些岩石遮擋住了,站在上面也看不出棺槨究竟放在哪個位置。”我略帶失望地回答他說。“哎,你不是會看星相嗎?洞廳頂部的那些夜明珠是不是按照天穹中各種星座的位置排列的嗎?你能不能試著依靠這些‘星座’找到始皇帝的靈柩呢?”就在這個時候,珍妮的一番話突然提醒了我。對啊,我心想。在古代陵墓中的設置是很講究陰陽五行的布局的。這秦始皇的靈柩一定不會是隨便亂放的,它一定是被按照陰陽風水的規律放置在了一個特定的區域之內了,也許通過這些人為設置的‘星座’,我還真能找到秦始皇的靈柩到底在哪呢。想到這里,我不再浪費時間,抬起頭,認真地辨認起石廳頂部地那些人造星座來。

仔細查看了一會,我終于找到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個標志四方的人造星座所在。以此為基准,我將穹頂之上的幾個主要星座都一一地辨識了出來。如此一來,我很快就將眼前這個鑲嵌著夜明珠的穹頂當成了我所熟悉的無際星空。在這些人造星座中又查看了大概幾分鍾之後,我看到正北方的那些發光明珠之中,有一顆明珠的光芒特別搶眼,並且那種耀眼奪目的光亮里還隱隱透出五彩的光暈來。“帝星!”一看到那顆夜明珠我高興得不由大叫一聲。

“什麼?你找到什麼了?”下面的珍妮看到我突然變得神情激動,連忙詢問到。“我找到‘帝星’了,我找到‘帝星’了。”我一邊蹲下身子准備從那岩石上爬下來,一邊對著珍妮說到。珍妮扶著我下了巨岩,然後說道:“那太好了,我們趕快出發吧。”我點了點頭,便帶著他們繞開面前矗立著的地塊岩石,朝著穹頂上那顆“帝星”所在的方向走去。

在這些迷宮般的巨石之間,一條條粗細不一,形態萬千的水銀“河流”蜿蜒其間,還有不少類似湖泊的水銀潭,分布在“群山”各處。這些水銀流和水銀潭最窄的地方只有手臂般粗細,而最寬的地方有一、兩米的寬度。我們一個接一個,小心翼翼的在這些巨石和水銀流之間走著,生怕不小心滑進這些可怕的水銀液體里面。大約走了近一柱香的時間後,我們總算是繞出了這片被“群山”環抱的“迷宮”,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較為平整的空間,約有近百個平方。在這個地方,距離我們不遠處,依靠著一座巨石,人工建造了一座磚石搭建的城闕高台,約有十幾米高,飛簷翹壁、黑瓦白牆,顯得十分雄偉;而正中是一個寬廣並且毫不規則的水銀潭。在這平靜的水銀池面上,一口寬大厚實的黑色木質棺槨正靜靜地漂浮在水銀液面上。

看到這具千古第一帝——秦始皇距離我們不過三、五米的樣子,我們的心頭都不覺一陣興奮。細細的打量了遍,我看到眼前的這具始皇帝棺槨長約兩米五,寬六十公分左右,由于有一部分沉在水銀液體之下,所以不能估計出它的高度,不過可以看出,露在水銀液面之上的棺槨大概有一米的高度。整個以黑色為底,上面用鮮紅的朱漆繪著兩條交叉盤繞的粗大游龍。這兩條游龍的形態左右對稱,形象逼真,動感十足,遠遠看去,仿佛是活的一般,將整個外槨盤繞住了。在這兩條游龍之間,還用朱漆繪畫著日月星辰、風雨雷電等圖案。這種黑色紅色的搭配,讓整個棺槨顯得雄偉大氣、肅穆莊嚴,同時還透出了那麼一點詭異的邪氣。

這時,就聽珍妮問道:“始皇帝的棺槨漂在水銀池中間,我們夠不到啊,怎麼把它打開呢?”聽珍妮這麼一說,我看了看這具棺槨,發現它此刻正在這口水銀池的中部,距離岸邊約有兩、三米的距離,哪怕我們盡量伸長手去,也不可能觸摸到它。原來我們還有一根安全繩,可以嘗試著用它來套住棺槨把它拉到岸邊來。可現在我們把繩索系在了這個洞廳旁邊的高台上了,之後我們還要沿著這條繩索爬上高台按原路離開陵墓去,所以這根繩索是一定不能拿下來的。如此一來,我還真有點黔驢技窮,束手無策的感覺了。

這時,湯正陽突然從背後取上了那把收起的“金剛傘”然後說道:“你們倆拉住我的左手,盡量讓我的身體向棺槨傾斜過去,然後我再用這把傘去推始皇帝的棺槨,看看能不能把它推到邊上去。”我一聽,果然是個好辦法,于是就和珍妮來到水銀池邊,一把拉住站在池邊的湯正陽。湯正陽見自己的左手已經被我們拉住了,便嘗試著將身體的重心往水銀池內移動,他的身體也跟著慢慢地往水銀池內傾斜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