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解疑
所有謎團都在這章揭開,大家看了請繼續支持哦,關于玄經上的秘密將在第二卷中繼續追蹤,請大家繼續關注.謝謝!!!

----------------------------------------------------------------------

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果然就是我們曾經兩次遇見過的薩滿巫師。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難道先前點燃人頭骨天燈,打開藏寶洞外石門,在焚尸鼎附近發出恐怖怪笑的人都是他嗎?如果是他那麼他到這里的目的又是什麼呢?一連串的問題都從我的腦子里冒了出來。

此刻墩子他們聽我這麼一喊也認出了眼前的薩滿巫師來了。于是墩子就扯開嗓子喊到:“你不是那個薩滿神嗎?你怎麼會在里的啊?”而珍妮他們也一臉疑惑的樣子看著薩滿巫師,希望得到他的解答。

薩滿巫師用他那凌厲的目光看了看我們,然後慢慢的說到:“我之所以會在這里,原因非常簡單,因為我就是這個發丘藏寶洞的守護人。”“藏寶洞守護人?”珍妮一聽覺得有些奇怪便問到:“可是你上次根本沒有說還有藏寶洞守護人這回事啊。”“上回沒有說,那麼這回我就讓你們在臨死之前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訴給你們聽吧。”薩滿巫師稍稍歇了歇然後說到:“據說那上古殘卷上記載的能讓凡人獲得永生力量的方法需要舉行一種複雜的儀式。而要舉行這種儀式需要選擇一個十分特別的地點,需要一個在風水上來說是陽極至陰或者陰極至陽的地方。由于這種地方十分難找,最後那兩個發丘中郎將就按照殘卷上記載的一種方法,在這大山里設置了許多的祭祀地點,聚集了巨大的陰氣,人為的在這火山石洞中改出了一個陽極至陰的地點,然後在這里嘗試著舉行獲得永生的儀式。最後終于找到了獲得永生力量的方法進入了永生世界。”

(本書唯一正式發布,精品文學網首發,網址,本書QQ群群號40944057,請求加入前說明葬地玄經。更多更快更新,謝謝收藏支持。)

聽到這里,我終于明白了,我們一路走來所看到的那些恐怖的祭祀場地高大靈台,生祭溝等等都是當年那兩個發丘中郎將為了改變這里的風水,人為改出一個適合舉行獲取永生力量的儀式的場地而修建的。而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洞廳雖然是在火山口溫度卻那麼低的原因正是因為發丘中郎將在周圍山林間利用設置祭祀地點聚集陰氣的方式將所有的陰氣聚集到了這個火山口洞廳之內,所以在這里產生了一個陽極至陰的地點。

“為什麼那個地藏王菩薩神殿會被建造在地下呢?”我問到。

薩滿巫師聽後回答說:“因為當時為了改變這火山洞內的風水格局,發丘中郎將設置了很多聚集陰氣的祭壇。陰氣一重必然會招來各種陰魂尸怪。為了盡量震懾這些陰魂尸怪,讓它們不要輕易來打擾在石室內修練的發丘中郎將,于是他們就找來了地藏王的佛骨舍利,並找到了一個在風水格局上和我們目前所在的這個石室稱為龍鳳映射點的另一個地點,把佛骨舍利放置其間,用來守護我們目前所在的這個石室的安甯。而那個映射點剛好就在地下,因此就干脆把地藏王殿也建在了地下。”

“那這藏寶洞守護人又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怎麼從來就沒聽說過?”墩子滿腹疑問,于是就問到。

薩滿巫師回答說:“那兩個發丘中郎將原本性情平和,心地善良。但自從開始舉行那些個邪惡的祭祀儀式之後,他們的性情就逐漸變壞了,最後變的十分殘暴。原先他們所創建的薩滿教中的人員開始不滿他們的所作所為,許多人開始逐漸脫離教會。為了不讓自己所創立出來的薩滿教滅亡,那兩個發丘中郎將就開始用十分狠毒的巫術詛咒來控制教會中的人物。而這種巫術詛咒也一直延續到了今天。被這種巫術詛咒的人就會犯一種奇怪的毛病,平時一睡覺就要做惡夢,並且經常頭疼,渾身比死還難受。只有當他加入薩滿教,當上一名薩滿神,這種詛咒才能得到緩解,直到他找到自己的下一任接班人。”

聽到這里,我才想起以前英子和我們說過,薩滿巫師尋找自己的接班人,一般都是要找一些得過一場大病,隨後被舉行薩滿儀式所治好的人。如此看來,那些得病的人不是真的生了病,而很有可能就是偶然間中了發丘中郎將的那個惡毒的巫術詛咒。

薩滿巫師接著說到:“當那兩個發丘中郎將去往永生世界的時候,他們就給薩滿教眾們留下了一個任務,要薩滿教眾,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都要為他們好好的守護好這個巨大的寶庫,以便他們何時突然回來的時候,或者是他們的後人來到這里後繼續享用。因此從那以後,薩滿教就這樣一代代的把秘密守護這個巨大寶藏的任務傳承了下來。”

“原來是這樣。”我說道,“可是有一點我還不太明白,為什麼當初那兩個發丘中郎將會選擇這麼一個火山口來作為他們的藏寶地點的?難道他們不怕火山突然噴發,將所有的寶藏都毀于一旦嗎?”

“這個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古代的時候人們都很相信天命,相信因果報應,所以這兩個發丘中郎將也不例外。他們怕自己因為私自盜取和藏有這麼多的先人隨葬物品而遭到上天的懲罰,于是就決定將這些寶藏都藏在一個秘密的火山口附近。他們認為這樣一來,只要老天爺一不高興就隨時可以發起一次火山噴發,將這些寶藏都收回去。如果老天爺不怪罪于他們,那麼火山也就不會噴發,這樣他們就可以一直將這些寶藏安全地保留下去。而且最後他們還在這石室之內建了自己的衣冠塚。”

“那麼前面的那些個‘冥泉膠尸’是怎麼回事情?”我疑惑地問到。

“這些都是我們薩滿教中曆代的大巫神,所謂的大巫神就是在薩滿巫術修煉之上有過重大突破的高人,根據我們的習俗要用這種方法保存他們的肉身。”薩滿巫師回答到。

(本書唯一正式發布,精品文學網首發,網址,本書QQ群群號40944057,請求加入前說明葬地玄經。更多更快更新,謝謝收藏支持。)

“還有你剛才說什麼在我們臨死之前把所有的真相告訴我們,我們怎麼就要死了?”墩子又問到。

“因為要破解我們所有薩滿教人身上的惡毒詛咒只能舉行一場血祭。而舉行這場血祭必須用那兩個發丘中郎將或者其後人的鮮血。如今那兩個發丘中郎將已經去了那個永生世界,所以要破解這個詛咒只能用他們後人的鮮血了,所以這個女人必須死。”他指了指珍妮然後繼續惡狠狠地說到:“我也知道,如果我只要這個女人的性命,你們一定是不會不管的,所以你們也必須得死。”

我聽後問他:“既然我們都得死,那為什麼當我們見了兩次面的時候你都沒有對我們產生惡意的舉動呢?”“第一次,我不知道你們和這事情有關,但我的直覺告訴我你們非同尋常,所以我當時只朝你們多看了幾眼。第二次,你說這個女人是發丘中郎將的後裔,但是我並不知道你們所說是否屬實,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故意這麼說而來向我打聽關于這個寶藏的秘密的。你們是不是在那地藏王菩薩的地下神殿里看到了舍利佛光顯靈?那顆佛骨舍利被下了巫咒,只有發丘中郎將的後裔才能讓它顯靈,而直到那個時候才能證明她真的是發丘中郎將的後裔。”

到了這個時候,似乎所有的謎團都已經弄清楚了,于是大家也都沒有再提出什麼疑問了。薩滿神見我們不再有疑惑了,于是又接著說到:“並且要殺你們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什麼原因?”我問到。“因為要想從這水晶石室內取出那卷上古殘卷就必須要用到你們身上的那兩枚發丘印章,而要從你們那里得到這兩枚印章就必須先殺了你們,我說的沒錯吧?”那薩滿巫師奸笑著說到。“那麼剛才那兩個古代僵尸也是你的安排咯?”我問到。“不錯,就是當我確定了你們的身份後派過去襲擊你們的。”他話音剛落,還沒我回答他的話,就見他突然將手中的野獸頭骨高高舉起,刹那間,洞廳內的火光變成了一種極為恐怖的淡綠色。隨後我看到從那高台之上的那兩個棺槨狀物體中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噶噶”聲。

======================================================================

票票票票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