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寶洞驚魂


雖說發丘中郎將寶藏終于已經被我們找到了,但這並不是我們最主要的目的。我們所要尋找的那本據說是記載著一個能令人超脫凡塵,永生不死的秘密的上古殘卷依然不見蹤影。起先我以為這本上古殘卷有可能被放置在石室右邊那些堆放竹簡,帛書的地方。然而當我和珍妮跑過去在那邊仔細查找了老半天也沒有看到我們所希望找到的那本上古殘卷。那些竹簡,帛書多是《詩經》《大雅》《春秋》《尚書》《周易》等經史子集之類。雖然每一本對于考古學方面來說都具有極高的研究價值,但對我們來說卻並無用處。

就在我和珍妮正在那一堆竹簡,帛書,金石,碑碣之中苦苦搜尋那本神秘的上古殘卷的蹤影之時,突然聽到從石室大廳左邊的石壁上傳來了一聲巨響。石壁瞬間破裂開一個大洞,兩個身形高大,古代武將裝扮的古尸突然沖了出來。其中一具頭戴鷹翼螭紋銀頭盔,身著雙蟒奪珠牛革扭紋嵌銀甲,腳穿牛革嵌銀登云靴,身材魁梧,氣勢非凡。而另一具則頭頂一鎦金盤虯沖天冠,身穿螭首虎爪網紋金鎖甲,腳登牛革金絲霸王靴,虎背熊腰,氣宇軒昂。

我們根本沒有想到,在這藏寶室內竟然會突然沖出兩個凶神惡煞般的古代僵尸,一時都被嚇的不清。墩子和阿豹原本正在石室中部揀拾珍寶古玩,看到左邊突然沖出了兩具古代僵尸,也不由被嚇得趕緊退到了我們身邊來。也許是因為有那辟邪的護身符在手,也許是因為看到了眼前這批巨大的財富讓他一時鼓起了勇氣,此刻的墩子倒並沒有像往常那樣流露出太多的怯色,輕聲的說了一句:“它奶奶的,怎麼在著節骨眼上突然冒這麼兩個喪門神啊。”“別管它了,用法術對付它們就是了。”我對大家說到。

于是當那兩具古代僵尸朝我們沖來的時候,我和阿豹迅速朝他們開了兩槍。可結果果然如我們所料,子彈雖然打進了它們的軀體,卻對它們完全沒有影響。不過子彈的推力倒是暫時延緩了它們沖過來的速度,令墩子和珍妮迅速將口袋中的“平安符”拿了出來。而我依然將手指咬破,用血水在手掌中畫了“三元開天符”。

那金甲僵尸沖到我面前,雙手一揮,照著我腦袋就劈頭蓋臉地砸了下來。這一揮估計總有百十斤重的分量,砸將下來竟然“呼呼”生風。我見情況危險,把頭一低,側身倒在地上滾到一邊。“當”的一聲巨響,同時連石室的地面都被猛烈的震動了一下。我見這古代僵尸特別凶猛,生怕一伸手就被它把手給打斷咯,所以不敢大意貿然進攻,只是一直左右閃躲,等待合適的出擊機會再出手。可是當我偶然退到了兩只原本存放竹簡,帛書的大木箱旁邊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去路已經被左右的木箱給牢牢封死了。眼看著那金甲古尸步步逼進,情急之下我隨手抓起地上散落著的一堆竹簡,奮力朝那古代僵尸拋了過去以暫時阻止它進攻的勢態。但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當那堆竹簡丟到了金甲僵尸身上的時候,它竟然發出了一聲悲慘的怪叫,隨後整個軀體都被撞得遠遠的飛了出去,好半天也沒有爬起來。一旁的墩子見有機可乘,迅速上前,啪的一聲將那道“平安符”狠狠打在金甲僵尸胸口,頓時一團烈火將那金甲僵尸團團包裹,不一會兒就燒成了一堆灰燼。

這時我心中大感疑惑,心想怎麼就一堆竹簡竟然也會有如此大的威力呢。于是趕快跑到那些砸到了古代僵尸身上後跌落在地上的竹簡面前,拿出幾卷看了看,原來都是古版《金剛經》和《四十二章經》之類的佛教經書。也難怪那金甲古尸被撞的那麼慘,沒想到被我隨手抓來的一堆竹簡竟然都是佛經之類,也怪它的運氣實在是太糟糕了。當我再抬起頭來看了看墩子他們,發現那銀甲僵尸最終也終于抵擋不了墩子他們那道“平安符”,被道符所擊中,燃成了一堆灰燼。

解決了這兩個突然冒出來的古代武將僵尸,我們稍稍松了口氣。于是來到了那兩具古代僵尸所沖出來的那個大洞口查看了一下。仔細產看後才發現,這石室左邊石壁上的破洞處原來是一道暗門。門內有一條寬約一米高約兩米的磚石通道。我心想,既然在這藏寶室內沒有找到那卷上古殘卷,那麼這部殘卷會不會是藏在這隱秘的暗門之內呢?于是我就把我的猜測同大家說了說。大家聽後也都覺得應該前去查看一下。于是我們就拿著郎眼手電,一個一個地朝暗門通道內走了進去。

由于藏寶石室內火光的映照,通道開始的一段還有一些光亮,但當通道在轉了一個彎之後通道內馬上就變的十分黑暗,幸好我們都拿著狼眼,才能看清通道內的路面。隨著我們逐漸往通道內部的深入,我感到周圍的溫度逐漸降低,似乎還有一絲絲冷冷的陰風迎面吹來。此時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過洞外那巨大的火山口,我們簡直就不敢相信這麼個陰冷的洞穴竟然就是修建在火山之內的。

再轉了大概兩三個彎,我們竟然遠遠的看到通道的盡頭有微微的火光傳了過來。如果說這火光是從發丘中郎將還在時就一直點著的,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沒有任何一種燈油可以點那麼長的時間。即使是我們民間一直留傳的“長明燈”也只是一種喪葬習俗上所用的普通油燈,用以指明死者靈魂的歸途,並不能真正長明不滅。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燈光一定是和我們剛上島時看到的那些人頭骨天燈一樣是有人剛剛點燃的。而這個人興許就和自動開啟藏寶洞外石門以及在青銅焚尸鼎那邊傳來的鬼一般的嬉笑聲有關。

我一邊思索著,一邊帶頭往那燈光發出的方向慢慢走了過去。不一會的工夫,我們從那漆黑的通道內走了出來。讓我們非常詫異的是出現在我們眼前的竟然是一個如夢似幻的水晶宮殿。說它是水晶宮殿,因為這是一個巨大的水晶礦洞。四周的石壁,包括洞頂和地面都是一顆顆晶瑩奪目,光彩照人的水晶顆粒。洞廳的四角燃燒著四個巨大的火堆,將整個水晶洞廳映照得燈火通明。洞廳正中用磚石堆砌成一個巨大的梯型高台。上邊似乎擺放著兩具棺槨狀物體。

這明明是發丘中郎將的藏寶洞啊,怎麼會出現了兩具棺槨?就在我正迷惑不解的時候,突然從那巨大的高台之後面,傳來了一聲聲有節奏的腳步聲。那聲音沉重而響亮,在那水晶石廳中久久回蕩。我們原先都正在四下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想看看那神秘的上古殘卷是否就藏在這里。而這突然傳來的腳步聲迅速將我們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我們順著那由遠而近逐漸傳來的聲音往那高台看了過去。只見在那火光的映照之下,從那高台後面逐漸顯現出了一個狹長的黑影,一直往我們這邊靠近。過了不一會兒,從那高台之後走出來一個穿戴奇怪的人來。只見他批頭散發,身著寬大的五色長袍,腰紮一根草繩,領口袖都都縫滿了細細的五色布條。左手托著一只不知名的野獸頭骨,右手握著一根兩米來長顏色發黑的老藤拐杖。一看到這身打扮我就覺得好象十分眼熟,似乎曾經在哪里見過,但一時卻想不起來了。這個時候,那人已經越走越近,當那火紅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臉龐時,我看到了他臉上那雙神秘,詭異而恐怖的眼睛,仿佛那凌厲的目光要生生將我們吞噬一樣。也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他來,不由大叫一聲:“薩滿神!”

--------------------------------------------------------------------

看完別忘了幫忙推薦哦,票票,我要票票,呵呵!!!

精品文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