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平安符
就在墩子緊閉雙眼,准備一死的時候,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聲極其尖銳的叫聲。那聲音聽著真比金屬刮擦玻璃所發出的聲音還要讓人難以接受。墩子不由得捂住了雙耳,睜開一只眼睛,微微一瞥。只見眼前出現一陣火光。那無頭干尸竟然渾身上下燃起了熊熊大火,而它正在這灼熱的烈焰中痛苦地扭動著身軀,還不停地在地上打滾,希望可以滾滅身上的火焰。

墩子看到眼前突然發生的這一切,一時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開始他想到也許是我救了他,可是當他看到遠處的我自己都正被翠玉濕尸追的毫無還手之力,哪里還有時間來救他啊。再看看阿豹他們也都在左躲右閃地逃避那群妖邪的攻擊,根本沒機會幫他,于是心中更是疑惑不解了。他低下腦袋,用手拍了拍腦袋,因為他實在是被這莫名其妙所發生的事情給弄糊塗了。就當他低下頭來的時候,偶然看到自己左胸的衣服被燒了個大洞,露出了衣服口袋里塞著的兩道平安符。

一看到這兩道平安符,墩子才想起來,這兩道符還是第一次和我一起上巡山道長所在的那個鎮元觀時從道觀里誠心求了回來的。後來就一直放在身上。沒想到這兩道平安符竟然還有這等驅鬼降魔的功效。原先那無頭干尸定然是在把它的鬼爪刺到墩子的胸口的時候,剛巧碰在了這兩道平安符之上,因此便被符咒所鎮懾燃起了純陽之火。

想到這里,墩子才恍然大悟。被扭傷了的腳一時也忘記了疼痛,迅速從地上站了起來。當他看到遠處的珍妮和阿豹已經被妖邪逼的無路可逃,正是性命憂關的時候。墩子心想,再不幫他們一把,恐怕她們真的是過不了這一劫了。此刻既然自己有這麼厲害的兩道平安符在手,也就不用再怕這些妖邪鬼怪了。于是連忙把兩道平安符捏到手上,然後向他們跑了過去。一邊跑一邊大喊:“珍妮小姐,堅持一下,我來幫你們了!”

(本書唯一正式發布,精品文學網首發,網址,本書QQ群群號40944057,請求加入前說明葬地玄經。更多更快更新,謝謝收藏支持。

)

珍妮和阿豹正被兩個長毛尸怪一左一右堵在了一塊巨型岩石旁邊。眼看著這兩個長毛尸怪步步逼近正苦于無計可施。突然聽到墩子這樣一聲大喊,又看到他正迅速地向著他們跑來,心中都感到非常詫異。心想,剛才還看著墩子被那無頭干尸追得跟四處亂竄,並且還喊了句遺言,眼看著就要被無頭干尸所害。怎麼這才一轉眼的工夫,竟然擺脫了那無頭干尸的襲擊,還要跑過來幫助別人了呢。不過雖然一時想不明白,但當珍妮他們聽到墩子要過來幫助自己,心想墩子也許是偶然找到了什麼可以降伏這些妖邪的辦法了,于是原本快要熄滅的希望之火又重新在珍妮他們的心中燃了起來。

當那兩個長毛尸怪張開雙臂想一把抱住珍妮他們時,珍妮和阿豹鼓足了一口氣,憑借自己身上最後的一點力量分別往那兩個長毛尸怪沖撞過去。雖然如同撞在了樹干之上,撞得兩人肩膀發麻,眼冒金星,但由于這一撞確實是兩長毛尸怪所沒有預料到的,于是雙雙被珍妮他們所撞翻在地。

也就在那時,墩子趕到了珍妮他們的身邊。看到倒在地上剛想爬起來的那兩個長毛尸怪,于是就順手“啪啪”兩聲左右開工,將這兩道平安符分別打在了那兩個長毛尸怪的身上。兩道金光閃過後,眼看著地上那兩個長毛尸怪仿佛突然從腹內冒出了一股烈焰,隨後那股烈焰迅速在它們全身上下燒了起來。頃刻間就變成了兩個火球。那兩個長毛尸怪在烈火中痛苦得扭曲著身體,並發出了一聲聲悲慘的哀鳴。不一會而就化為兩堆焦碳。

之後墩子遞給珍妮一道平安符說:“沒想到這幫龜兒子竟然怕我身上的這兩道平安符。”他邊說邊不安的回頭看了看遠處正左躲右閃的我,接著說到:“你們就用這道平安符對付它們,我用這另外一道平安符去那邊幫司南解圍。”珍妮接過了墩子手上的那道平安符,回答到:“好的,千萬小心。”

話音剛落,又有兩個干癟尸怪帶著陣陣陰風從遠處撲了過來。珍妮和阿豹立刻上前迎擊。墩子見珍妮這邊有平安符的保護,暫時應該無大礙,于是就立刻抽身往我這邊跑來。此刻我正被那翠玉濕尸纏得是使盡了混身解術。“三元開天符”,“赤血乾坤咒”等法術都已經使上,可當這些法術擊中它的軀殼時都會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效力。現在我只能以一招“北斗移形術”不停地變換身體所在位置,以躲避翠玉濕尸的攻擊。

此刻我的注意力已經完全集中在了這翠玉濕尸身上了,跟本不可能注意到周邊發生的其他事情。當墩子突然沖到我的面前,我才大吃一驚地問了一句:“咦,你來干什麼?這里太危險了,快回去。”墩子往我身邊一站,雙手一抬,擺了個極幽雅的姿勢,笑著說:“兄弟我是來幫你的,下面就看好吧你。”說完就捏著那道平安符朝那翠玉濕尸的身上打去。那翠玉濕尸見又來了個不知死活的家伙,便收起鬼爪站在原地,任憑墩子舉手打去。就聽“啪”的一聲,墩子將那道平安符狠狠地打在了翠玉濕尸的胸口。然而過了好久,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本書唯一正式發布,精品文學網首發,網址,本書QQ群群號40944057,請求加入前說明葬地玄經。更多更快更新,謝謝收藏支持。

)

這下墩子傻了眼了,心中大感意外。心想,這平安符怎麼說不靈就不靈了?剛剛還好好的呢,怎麼一轉眼就不好使了呢?正呆呆得楞在那里的時候,那翠玉濕尸開始發起反攻了,伸出一只鬼爪便往墩子的脖子抓去。我見墩子此刻危險,于是連忙再次使出“北斗移形術”移到墩子的身邊,然後將墩子用力往旁邊一推,將其推開。自己也順勢一滾,滾到了墩子身旁。

此刻,珍妮和阿豹憑借那道平安符總算是解決了其余的妖邪惡鬼,見我們這邊還遲遲擺脫不了眼前的這個翠玉濕尸,都不禁為我們捏了一把汗。于是為了幫助我們也一起趕了過來。珍妮他們也和墩子剛開始一樣,以為這道平安符可以降住眼前這個翠玉濕尸,不料當平安符打在它身上它竟然毫無損傷。此時只見那翠玉濕尸雙手一揮,橫掃到珍妮他們身上,將他們也一起打翻在地。

珍妮和阿豹就地一滾,滾到我和墩子面前。珍妮皺著眉頭說:“奇怪,怎麼不管用了?”我聽她這麼一說,也接著回答道:“是啊,我的《驅邪術》到了它身上也不管用了”“剛才和它過了幾招,我發現它的身體表面非常堅硬,好像是結了一層硬殼。”阿豹說道。他這一說,倒是提醒了我。我立刻意識到我先前竟然忽略了這一點。一般來說這濕尸的身體都應該具有彈性,有較強肉感的。可是我們面前的這個翠玉濕尸的身體表面卻幾乎如石頭一般堅硬,似乎確實是在其尸身之外包了一層什麼東西。一想到這里,我心里就開始有底了。原來這翠玉濕尸之所以如此厲害只是因為身體外有了這麼一層防護物體而已。只要我們想辦法將這層堅硬的外殼脫去,估計這具翠玉濕尸就沒現在這麼可怕了吧。



精品文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