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金剛牆
潭里的水原本應該很清澈。但是由于瀑布的水流不斷地沖瀉而下,整個潭里的水仿佛沸騰了似的產生無數氣泡,因此水下的能見度並不高。因為沒有帶上氧氣面罩,所有人都是憋著一口氣在水下潛游著。這個潭子很深,幾乎是深不見底。水溫也是非常的低。水中除了一些生長在岩壁上的水生植物就再沒看到有其他活物。可能是在這終年翻騰的水流中,一般的魚蝦都不能生長吧。大家跟著阿豹下潛到水下將近七八米深的地方,旁邊的岩壁上出現了一條裂縫,寬度剛好夠一個人進入的樣子。

阿豹回轉身來,對著大家招了招手,並指了指那個岩縫,意思是告訴我們快過去,這個就是他說的岩洞。接著便第一個鑽入了岩縫。我們三人見他已經安全進入,一口氣也快憋得差不多了,便也立刻跟著他魚貫而入。

岩縫里比我們想象的要難以通過的多。除了兩邊岩壁上雜亂無章的突出的鋒利岩石菱角之外,石壁上還好象生長了很多長長的水草。它們隨著水流在水下左右搖擺,一不小心人就會被纏繞,而且越纏越多,越纏越緊。哪怕是用刀子也很難一下子割斷如此多的水草。還好有熟悉水性的阿豹在前面開路,大多容易纏上人身的水草都已經被事先清除,所以我們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通過這條岩石縫隙,並迅速浮出水面換氣。

我們浮出的水面,從位置上來判斷應該是位于瀑布的內側。水面大小只有瀑布外面這深潭水面的三分之一。越往里去整個地勢就逐漸上升,最後抬出了水面。而就在這地面露出水面的地方,一堵高大的人工修造牆體擋住了大家的去路。我掏出防水袋中的打火機,先點然了以便測試這洞中是否有足夠的氧氣,然後我們迅速走到牆體面前,依靠頭燈的光亮仔細查看起來。

整個牆體估計有七八米高,都是用形狀規整的青石壘砌而成。石縫之間灌以糯米水拌就的石灰漿,經風干凝固後牢牢連接,所以經曆千年依然堅不可摧。“這墓道怎麼沒有門?”阿豹疑惑的問到。“這應該是金剛牆。找到了金剛牆也就等于找到了墓室的入口。”我笑著回答說:“很多的古代墓穴都有這個結構,它通常是開啟墓道進入墓室的第一道屏障。墓室的大門應該就在它後面藏著。”

大家聽後都顯得很高興,畢竟經曆了這些危機磨難後,我們要找的宋朝陵墓已經出現在眼前了。墩子一邊從防水袋里掏出兩捆炸藥,一邊說:“那就趕緊炸了它,咱一起進去拿寶貝唄。”我見他說著就要動手,連忙一把攔住他說:“不能就這麼炸開!”“為什麼?”墩子疑惑的問。“其一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個山洞,我們並不知道這山洞的地質構造,萬一被你一炸引起山體塌方怎麼辦?其二這古代墓穴里的隨葬物品經過那麼久的時間,很多都已經腐朽了。這些東西腐爛的過程中所放出的各種有毒氣體都積聚在墓穴之中。如果我們突然打開墓穴,那些有毒氣體一旦被我們吸入體內,後果不堪設想啊。”我解釋到。“那怎麼辦”墩子問到。這時聽到珍妮的聲音“用岩鑽先開一個口子,等墓穴里的有毒氣體慢慢發散完畢後再用行軍斧慢慢砸開一個缺口。”好主意,我心想,雖然這里的空間不夠大,但這里有一個深潭。那些排出的有毒氣體會溶解在這潭水中。這樣被稀釋後,有毒氣體就會慢慢消失了。

于是,阿豹從防水袋中拿出小型山地岩鑽的各個部件包括一組蓄電池,組裝好後便在那金剛牆上找了個位子,然後便用力鑽了起來。墩子則站在邊上,不斷得往鑽頭上加水,防止鑽頭受熱變軟。大約有一柱香的時間,那鑽口逐漸冒出一些黑色的氣體,腥臭得讓人有點惡心。我招呼阿豹趕快停手,然後叫大家一起都退回到深潭水中。

只見那牆上被鑽開的洞口處,冒出的黑色氣體越來越濃。不多時,雖然我們已經退的很遠,但依然有一股刺鼻的腥臭味道撲面而來。墩子一邊用手捂著口鼻,一邊說到:“他奶奶的,下次一定得記的帶上幾個防毒面罩。這些個死鬼的臭氣簡直是太厲害了。”

再過了一會,我見一旁的珍妮臉色發白,嘴唇發紫,不停惡心的樣子,知道她可能是輕微中了點毒氣。怎麼辦,大家見珍妮的樣子,都十分擔心。原以為靠這潭水的稀釋可以化解這墓穴中的毒氣,卻不料這毒氣濃度如此之高,還沒等溶解完畢,就令珍妮輕微中毒了。

我扶著珍妮,讓她盡量再往後靠,離那些毒氣遠點。不知不覺竟然靠到了洞中的石壁上。我的腰部被一突出的物體突然頂了一下,讓我嚇了一跳。等我回頭一看,才發現,那石壁上竟然長著一株巴掌大小的蘑菇狀物體。通體漆黑,隱隱發亮,並散發出一陣陣淡淡的草藥味道。我突然意識到,這就是《神農本草經》上記載的烏芝草。這東西其實是靈芝的一種,具有清肝解毒之奇效。由于它只生長的極陰之地,而且生長的速度極慢,象這樣大小的估計應該已經長了近千年的時間了吧,所以非常稀有。由于這洞內終年不見陽光,而這山里的地下水又出乎意料得寒冷,所以在這個極陰之地,應該是它生長的最佳場所了。真是吉人天象。于是連忙用M9戰術折刀將烏芝草連根割下,分成四份。我用刀柄將其中一份搗成糊狀讓珍妮慢慢服下,接著又將另一份切成三片,分給墩子,阿豹和自己,讓他們跟著我的樣子,把烏芝草含在口中,以減少毒氣的威力。其余兩份放入仿水袋備用。最後我用手在珍妮面前不停扇動,使空氣流通。

過了一柱香的時間,那牆體上的氣體已經不再冒出,珍妮的臉色也逐漸恢複了正常。為了安全起見,阿豹先走到那金剛牆前,查看了牆體上洞口的情況,確實已經不再有異常的氣體冒出後,大家才一起走了過去。我們把珍妮扶到一邊,讓她靠著一塊岩石休息。然後阿豹又拿起岩鑽在那牆上鑽出了幾個鑽孔。之後我們三個人各自拿出一把行軍斧往那金剛牆上剛鑽出的孔洞中部砸了過去。原本那堵金剛牆是堅固無比,用行軍斧一時半會是砸不開的。但是由于我們在那金剛牆的上面鑽出了幾個孔洞,那孔洞周圍的堅固度是大打折扣,不多時,一個能容的下一個人鑽過的洞口就被砸開了。

這時後,珍妮由于及時吃了烏芝草,毒也消的差不多了,就自己起身走到了我們這邊來。我們見她恢複的差不多了,便也都放下心來。

我低下身去,借著頭燈的微弱光亮往剛砸開的洞里看去,只見兩個青面獠牙的怪獸正瞪著圓目,張著血盤大嘴,向我我撲來。。。。。。。



精品文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