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隔世山村
說起和淘土摸金這檔子事打上交道還得從我小時候在二叔公村里偶然發現了一個暗室的事說起。那年我剛在縣里念初中,因為那時父母都是國營廠里的普通工人,平時工作都特忙,還要料理家里那些個油鹽醬醋的事,自然是很少有時間過問我的學習。久而久之我就和街坊鄰里其他幾個年齡相仿的小子混得皮了。一天到晚就忙著在縣城邊上的土坡草窩里斗蟋蟀打草蛇,根本就顧不上念書上課,因此成績也就一落千丈。

終于有一天,班主任跑到父親那里把我的情況一字不落得講給我父親聽。結果父親一氣之 下狠狠教訓了我一頓,罰我在院里跪了半天,還把我那些個蟈蟈籠蟋蟀罐砸了個西吧爛。但這畢竟不是個解決的辦法,因為父母他倆的工作確實很忙,平日根本沒時間看著我,再加上暑假就要來了,如果不找個人好好管教,可能我會學得更野,更趕不上學習進度了。

那天晚上父親和母親思來想去,最後還是決定先把我送到二叔公家那個偏僻的小山村收收心,一來可以讓二叔公好好看著我,督促著我學習,二來也可以讓我暫時和街坊這幫淘氣包離開一段時間,不讓他們打擾我寫作業補習功課。

說起二叔公其實年紀和父親差不多,只是按照家族族譜上的輩份排起來,父親因該叫他為二叔。所以自然地我就叫他二叔公。二叔公是他們村里唯一的一個大專生,因為畢業後工作落實得不好,後來干脆就回到村里當起來鄉村教師,在那個只有20來號小孩的村子里當起來孩子王。

商量妥當後,暑假剛一到,父親便請了個假,帶著我坐了5-6個小時的車,再走了半天的山路來到了二叔公家。二叔公所在的村是個名副其實的小山村,全村不過20來戶100來號人。全村不通公路也沒有電整個村子就在兩座高聳入云的山峰間一山坳里依山而建。村子周圍青山綠水,常年云遮霧繞,仿佛隔世桃園,人間仙境。

來到二叔公家後,父親和二叔公先相互問好,然後聊了聊家常里短,之後便說明了此次的來意。二叔公聽完父親的解釋,拍了拍我的腦袋,笑著答應一定好好看管我。吃了午飯父親因為工廠還有事便匆匆離去,臨走還塞給二叔公50元錢算是我的生活費用。這樣我就暫時留在了這個偏僻的小山村里。

從此每天天一亮便被二叔公叫醒開始寫作業,然後看書補習功課,有空就在村里隨便轉轉,晚上天一黑便上床睡覺,如此反複。剛開始的幾天,因為還覺得新鮮,除了補習功課,還可以有空閑的時間看村子里的大人們下河捉魚上山打獵,所以一時我也不怎麼感覺難受。可是日子一久我便有些待不住了,每天這麼被人看著,又不能斗蟋蟀玩蟈蟈,感覺象坐牢一樣難受。

也真是老天可憐我。正當我無聊難奈的時候,有一天,村里突然通知二叔公去鎮上開會。說是商量關于新學期鄉村學校的建設方面的事情。二叔公見我這些天來都還老實聽話,便和隔壁張家的大人打了個招呼讓他們幫忙照顧我一下,然後囑咐了我幾句便出門去了。

當二叔公的身影一從我視線里消失,我便感覺象孫猴子摘了頭上的金剛圈一樣舒服。一下子從坐著寫作業的椅子上跳起來。跑到房間,摸出自己藏在枕頭下的彈弓和蟋蟀兜。趁隔壁張家人不注意,悄悄摸出了房門直奔村後而去。

因為二叔公住的村子並不大,幾天下來地形我已經摸的很清楚。村子在半山腰的位子,村前只有一條通向山下的石階。山下是一條常年清澈見底的小河。過了河上的渡口就有山路直通山外的公路。我和父親就是從這條路來到二叔公家里的。

村後有條小路。繞過一片落石堆後分成兩條。西面一條直通山坳深處。那里常年綠樹參天,密不見日。聽二叔公和村里人說那里面很久以前是個亂葬崗,陰森恐怖,所以平時很少有人進去。而東面一條小道直上山頂,是平日村里人上山砍材打獵所走的一條山路。

也許是出生牛犢不怕虎。在村里人眼中陰森恐怖的亂葬崗在我的眼里可是好地方。因為平時在縣城和伙伴們斗蟋蟀斗多了,都知道要找那些最擅斗的“鬼見愁”“地金剛”就要到墳場墓地去。這些地方爬蛇毒蟲最多。要在這些個地方生存下去,一般的蟋蟀是頂不住的,不多時變會成為爬蛇毒蟲的口中餐。只有“鬼見愁”“地金剛”這些個蟋蟀之王才能和那些個爬蛇毒蟲抗衡,甚至把它們咬死打跑。

不久前墩子的一只“地金剛”就曾經當著大伙的面在蟋蟀罐里咬死了大伙從草窩里抓出的一條拇指粗細的紅頭大蜈蚣。墩子大名叫齊大墩,是我街坊鄰居那群玩伴中的一個,年齡長我兩歲,也特別膽大調皮。從此這只地金剛便成了大伙羨慕的寶貝,後來大伙幾次想看看他都藏著不給。那時我就發誓,非逮個大個的“鬼見愁”和他的“地金剛”一比高低。可是平時都在縣城待著,周圍都是城市街巷。除了郊區的一片農田和草窩土坡,根本就沒有什麼墓地可去。所以心願一直也實現不了。如今有了這個天賜良機當然要好好把握。

出了村不多久就來到了那片落石堆。石堆後的山路一分為二,我想也沒想就直奔西面的小路而去。當時按時間來說應該剛好是正午時分,太陽正高高得懸在頭頂。但是由于小路一直通向山坳深處。兩邊的山峰把整個藍天遮閉大半。再加上小路兩邊千年古木眾多,都是參天大樹,枝葉繁茂,把剩余的天空也遮攔得嚴嚴實實。所以周圍的光線並不明亮,反而有些陰森。再加上不時有一陣陣山風吹來,令人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

再往里走,小路明顯變得更小了,路上的雜草逐漸繁茂起來,顯然很少有人走到這里來過。我不禁咽下一點口水,心里有點發虛。于是把原本放在口袋里的彈弓掏了出來,上了個大小合適的石彈,緊緊拿在手上,然後繼續摸索著往前走去。

大概走了10來分鍾,我突然感覺四周仿佛有些不太對勁。細細一想才發現, 原先一路走來周圍的蛙鳴鳥叫聲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始突然聽不到了,四周一片寂靜。靜得有些詭異,靜得有些出奇。只有偶爾一陣陣山風吹到草木枝椏上,發出“沙沙沙”的聲響。



精品文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