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第53節:第五十八夜 拾(5)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舒郁對他越來越好,兩人也非常的親近,林理還吻了舒郁,只有和舒郁在一起的時候,林理才感覺自己生活得有價值。

只是,同學們依舊在每天入夜後,聽到從林理的床方向傳來一陣陣的沙沙聲,猶如砂紙摩擦般的粗糙難聽。

終于有一天,林理無法預料的事情發生了。

那是入秋後的一個夜晚,雖然白天的燥熱還未完全退去,但在夜間,人們已能感覺到絲絲涼意。

舒郁告訴林理,那天是自己的生日。林理非常興奮地拿著錢去買禮物,可是進了禮品店又不知道該買什麼。

他看了半天,似乎那些禮物都不適合他心目中高貴的公主。想來想去,他決定買一枝鋼筆,至于式樣,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以前撿到的那枝鋼筆樣子就非常漂亮,于是就要了一枝式樣相同的,包好。走出禮品店,林理想象著舒郁拿到鋼筆的樣子,心里非常開心。

林理高興地跑向兩人約好的地點。

樹蔭路的那棵大樹,是舒郁自己要求的。

當林理興沖沖地趕到那棵自己熟悉的大樹下時,他發現舒郁早已經站在了那里,一襲黑衣,長發如瀑布般撒在身後,白淨的臉龐在黑夜里居然散發著絢麗的光,那一刻,林理終于理解什麼叫亭亭玉立了。

當林理走到這位美麗的女孩面前,把手中的禮物遞過去的時候,卻發現舒郁的臉上掛著非常陌生的笑容,那笑容不像是感謝他為自己買生日禮物,也不像是為看見心愛的人趕來而高興,那笑容里更多的是一種期盼,一種迫切的期盼。

那種眼神林理見過。

老家經常活宰牛羊,然後當著路人的面下鍋,大家向老板事先約好要哪一部分,然後個個帶著攫取的眼神盯著割好了的新鮮肉下鍋,然後看著肉在湯鍋里翻滾,等待它熟透後入嘴下肚。

舒郁現在的眼神就好比那些等待吃肉的食客的眼神。

"我們分手吧。"舒郁興奮而冰冷地吐出幾個字。林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正是秋風雖未冷,心已入寒冬。

林理想問她為什麼,可是卻無法張開口,瞬間的打擊使他本來早已經不堪重負的精神一下崩塌了。

他說不了話了,因為他想不起來該說什麼,他想不起來自己是來干什麼的,想不起來眼前的這個女孩是誰,想不起來自己是誰了。

"你屬于那里。"舒郁抬手指向那棵大樹。林理目光呆滯地走了過去。

樹的下面有東西,林理感覺到了。

他還能撿些什麼?

林理低下頭一看,一雙很白皙的手猛然間抓住了他的雙腳,他沒有抵抗,也無力抵抗,手的主人出來了,他和林理長得很像,也戴著一副無框的精致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