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9節:第五十二夜 誕(2)
"究竟是怎麼了?"我看著小李不解地問。小節緊緊閉著嘴唇,我看得出他是特意的,因為他的下嘴唇幾乎被牙齒咬出血了。

他大力地搖晃著腦袋,顯得非常痛苦,但就是不說話,終于,他好像想到了什麼,找來了一摞白紙。這點我也想到了,于是我說,他寫。

為了方便大家閱讀,我還是以小李的口吻來寫下去。

你知道我這人,喜歡亂吃東西,雖然偶爾也得過一些小病,但大都沒什麼事情發生,可是這次,身體好像出事了。

昨天晚上的時候,我一個人下班回家,天色暗得很快。那條路非常狹窄,而我也在盤算著晚飯的去處,正在這時候,我看見街邊牆角處出現了一張人臉,就在我旁邊。

我側臉望去,怎麼說呢,那是一張非常古怪的臉,仿佛帶著人類的各種表情,喜怒哀樂都有,五官就像被小孩打亂的積木,也像被水沖洗過的泥塑雕像一般,仿佛所有的東西都扭曲在了一起。可是我可以清楚地看見他的嘴巴。

忘記說了,那是張男性的臉,大約40來歲。因為天色很暗,我只能看見他的臉出現在前面的圍牆上,那圍牆大概有一米多高,如果我站在里面,大概也就是能露出一張臉。

他的嘴唇很厚,但很端正,蒼白得很,可是卻不及他的牙齒那麼白。

當他張開嘴唇時,那如腐骨似的牙齒開始上下振動,發出一陣咯咯咯的笑聲,那天溫度不低,可我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而且奇怪的是,他居然在往前飛快地跑動著,可是臉卻一直對著我。

我幾乎忘記問他是誰,可是那個怪人卻主動說話了,聲音很古怪,和他的長相非常不搭調,那是一陣陣尖細如女子樣的聲音。

"今天的天氣很糟糕,大雨大風。"我忍不住笑了,那天明明是豔陽高照,很少在3月底卻有著將近30度的天氣,而這個人卻高喊著大風大雨,這不是比我平時還滑稽嗎?

我自然去譏諷他,可是那人毫不在意,依舊咯咯咯地笑了幾下,繼續喊道:"你是個女人,很漂亮的女人。"這句話更讓我詫異了,我甚至開始有些討厭這人了。我雖然不是五大三粗的,但還不至于會被人誤認成女性。我一下子就對這個怪人感到索然無味了,我也喜歡開玩笑,但我不會開如此無聊的玩笑,于是我想快步離開。

可是人臉又說話了,這次說的話卻讓我吃驚不已。

"食吾肉,汝可為我,飲吾血,汝不可言實。"他沒有再笑,而是換了非常嚴肅的表情說著,而且一雙如同貓眼般發著綠光的眼睛一直盯著我。終于,我忍不住了,嘴里嘀咕著"瘋子",咒罵著離開了那條狹窄的街道,以及那個怪人。

但怪人的最後一句話始終在我耳朵邊回蕩著,似乎不管我走多遠,那句"食吾肉,汝可為我,飲吾血,汝不可言實",就仿佛是有人在我耳朵邊上說著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