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7節:第五十一夜 犬娘(7)
警察到的時候胡子和他的同伙已經走了,不過憑著斷指,他還是被逮住了。

父母非常高興可以拿回被搶走的錢財,可是犬娘卻再也無法蹦跳著圍繞在我身邊了。

家和學校之間原本八九個小時的路程,它居然只花了不到兩個小時就趕到了,這種消耗燃燒了它身體里最後的精力。

不過犬娘離去的時候非常安詳。我始終認為,它能找到我是因為我和它之間存在著別人無法理解也看不到的紐帶。

那以後我不再養狗,父親也不再殺狗。

但是我會收留一些很可憐的、在街頭流浪的小狗,或者是被遺棄的寵物犬,不過我不會養它們。雖然我會盡力為它們尋找新主人,但在我看來,實在沒有任何一條狗可以替代犬娘在我心里的地位。

朋友說完了,不過我可以看見他的眼睛有些濕潤。

雖然我解開了存在心里多年的疑問,可我並不覺得輕松。

"你知道麼,有時候我睡著後,可以感覺到有東西在舔我搭在床沿外的手,一如以前一樣,就像是犬娘,非常的溫暖。"他笑著抱起一條瞎了左眼、老是汪汪在腳邊叫喚的吉娃娃,送我走出了家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