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第56節:第三十六夜 跑(6)
“你用錄像帶無非想引我們過來,到底有什麼目的?”我大聲質問他。怪人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伸出如枯枝般的手指著紀顏。

“我只是要他,和你無關。”

紀顏聽完吃驚地說:“我不認識你。”

“是的,我和你也不熟,但是,一個男人告訴我,只要我把你引誘到這里並殺掉,我就可以獲得更多的神力。”

男人?到底是誰?

“好了,廢話說完,我們開始做游戲吧。”怪人把手指向了我,“其實我大可以殺了你,不過我始終覺得做游戲才是有意思的,就這樣讓你們跑死太無趣了。這個眼鏡是你的好朋友吧,現在我就讓他跑起來,我說過,想要破除這個詛咒,只要另外一個人跑得超過他,那詛咒自然會落到那個人身上。你們是好友,兩個只能活一個,好好選擇吧,而且你最好快點,我看這個眼鏡的身體跑上十分鍾就會斷氣了,哈哈哈!”他話音剛落,我就感覺自己的腿沒有知覺了,自動跑了起來,並且跑向了跑道。紀顏和怪人離我越來越遠,我只能看著,卻聽不見他們的談話。跑速越來越快,起初我還能支撐,但大口的呼吸使得大量的冷空氣灌進我的肺里,我的喉嚨氣管肺部像塞了個有著鋒利邊角的冰塊,但身體卻熱得要命,眼睛也開始充血了,前面的視野開始變得狹窄。腰部以下的大腿開始抽筋,卻依然在劇烈地擺動,渾身的每一塊肌肉仿佛被針線穿了起來,每次拉扯都產生劇痛,整個身體仿佛在不停地揮發一樣。

我的腿已經不屬于自己,平時的我絕對跑不出這種速度,看來怪人不但可以讓人跑起來,甚至還可以控制速度。我的神志開始不清楚了,大概幾分鍾後,當我即將喪失知覺的時候,我感覺有什麼東西飛速地超越了我,接著我就昏過去了。可當我醒來的時候,自己躺在了跑道上,紀顏正在用手指蘸著水塗抹我的嘴唇。

嗯?我怎麼沒再跑呢?而且紀顏也沒有動啊。紀顏見我醒了,笑著指了指遠處,那個本來坐在輪椅上的怪人居然在前面飛快地奔跑!

“這個蠢材,我本來想靠殺掉施法者來破除咒語,可是他居然跳了起來開始奔跑,並對我說既然他可以讓別人跑,當然也可以使自己的身體跑起來。我自然在後面追他,他不時地回頭嘲笑我的愚蠢,可是沒想到他的左眼視野不好,居然從你身邊跑過去了。結果按照他說的,詛咒落到自己身上了,你就沒事了。”真是戲劇性的結局。不過我也知道了,為什麼連富華要搶我的手機,為什麼只有跑得最快的兩個人死了,因為沒人可以追得上他們。

“不過,還有事沒弄清楚。”紀顏站了起來,走到工地的起重機旁邊,拿出一桶汽油潑到跑道上,然後點燃根香煙,站在那里看著跑步的人。

“告訴我,那個人是誰。”紀顏猛吸著香煙,火光一閃一閃。

怪人痛苦地高喊起來:“他是一個留著銀發戴著墨鏡的高大男人,肩膀上停著一只模樣很怪有點類似蠶的動物。我真不知道他是誰,你饒了我吧,我錯了!”他的聲音已經模糊不清了,氣喘得厲害。

紀顏聽完,臉色變了,但那人繼續高喊著放過他。

“你要我怎麼做?要不殺了你,要不為你找個替身?算了吧,你還是慢慢跑吧,享受一下,反正你喜歡跑步。”說完,紀顏站了起來,扶著我離開了。等走了一段路,怪人跑到汽油那里的時候,紀顏把香煙彈了出去,跑道立即燃燒起大火。

“以地獄之孽火洗滌爾等之罪。”紀顏低沉著說了一句。頃刻,怪人就燒成火人,但他依舊往前跑著,像火人一樣繼續奔跑著,並發出痛苦的怪叫聲,不過沒多久,他就躺了下來,不動彈了。我不忍再看,轉過了頭。

我們撿起地上遺留的那塊黑色云母狀的東西,可紀顏的手剛一碰,那東西就像冰塊遇火一樣融化消失了。

“到底是什麼?”我看他呆了老半天,問了句。不過紀顏沒有回答我,只是說了句走吧,回去再談。路上紀顏說,雖然燒死那人是為了超度以償還罪孽,可這畢竟是他第一次親手殺人,心里也非常不舒服。我安慰了他幾句,但紀顏依舊愁眉不展,我知道他還在想著那塊黑色碎片和銀發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