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第48節:第三十五夜 樓(3)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我在那里干了快一個月了,在一個月里我見過徐總兩次,他表揚了我一下,不過很快接著說,由于公司最近財務緊張,原本幾百塊的工資也只能先給我一半,然後他又安慰我說,等3個月試用期滿了,正式簽訂合同,工資會提高。我自然高興,雖然每天很辛苦,但好歹還是有些盼頭。

在陶炎冰從我面前跳下去後整一個月的那天,我照例等所有人全部離開後開始檢查電腦並進行清掃。由于公司居然有人把部門電腦的配件包括內存條啊、硬盤之類的拆回家調換給自己用,所以所有的機箱都被上了鎖,想想蠻好笑的,居然也會發生這種事。

一直巡視到7樓。

到7樓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不想去開燈,我借著自己的手電照明。我幫著把地上的紙屑撿了起來,並檢查是否所有的電源和窗戶都關閉了。我正要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忽然想到了陶炎冰用過的電腦好像還沒被搬走,他的桌子也同樣在那里沒動。我一時好奇,想去看看。

桌子收拾過,抽屜里已經沒有什麼多余的東西了。我隨手翻了一下,只有幾張紙,上面很潦草地寫著:芮,我愛你。

全部都是這句。我無趣地把紙條放回去。看了看他的電腦,似乎只有這台沒有被上鎖,我不知道在想什麼,居然想把他的電腦硬盤拆下來。因為我忽然對這位和我同姓的人有著極大的好奇。

由于工具不好找,我只有勉強用隨身的折疊剪刀。我一邊用牙齒咬著手電,一邊用力地拆著,現在想想真是愚蠢,如果被別人看到了,還以為我是賊呢。大費一番周章後,我拆下了硬盤,並且迅速把工作做完。

我自己並沒有電腦,只好拿到一個朋友那里,他經常在外面鬼混,可這里賊很厲害,所以他便以免費使用電腦為代價讓我幫他看家。我拿著硬盤過去的時候,他正好要出門,兩下招呼一打,自然是瞌睡遇見了枕頭。

我迫不及待地把硬盤連上去,並啟動了電腦。

里面東西不多,有些文檔,還有些報表。另外還看見一些關于股票的文章,看來他正在炒股。這些東西我興趣不大,倒是一個視頻文件引起了我的注意,標題是樓。我好奇地點開了。

畫面很黑,過了會兒竟劇烈地搖晃起來,看得出是用手提攝像機拍的。畫面里是白天,時間上應該是黃昏了,畫面帶著淡紅,正好對著那棟辦公樓。旁邊的聲音很清楚,是一個非常有磁性的聲音。

“芮,你看到這個的時候我可能已經從那棟樓上跳下來了。我很想和你結婚,真的,或許我們做銷售的要撒很多謊,但這一句絕對不是謊言。不過我沒有辦法了,我只能選擇死,或許你會痛苦,但總比跟著我受一輩子苦好,你那麼優秀,應該可以找到一個更優秀的男人。真是可笑,我一直在這棟樓拼命工作,連自己的生命也從這里完結。就像那條莫比烏斯帶一樣,我們像螞蟻一樣自以為可以走出去,但一輩子也沒走出這樓。”聲音結束了,鏡頭慢慢轉過來。

真的是他,那臉雖然我只見過幾次,卻印象深刻。科技的力量真是神奇,本來已經死去多日的人,卻感覺活生生地在那19寸的顯示器里面。而且他的臉就和那天我看見的一樣,俊秀,但毫無表情,如死灰一般。

鏡頭後來晃動得厲害,我繼續看著,直到結束,但是我總覺得畫面中有什麼不妥,于是一再地重複播放。

果然,當我看到鏡頭轉過來,也就是陶炎冰背對著那辦公樓自拍的時候,在後面的畫面中,我看見了奇怪的東西,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我確定看到了。于是我立即截取了畫面,然後用工具慢慢放大,雖然不是非常清楚,但我還是看見了。

鏡頭里面,背面的辦公樓7樓,我數了一下,正好是他第二天跳下的那個窗戶打開了,而且正站著一個人。那人不是別人,竟然就是陶炎冰自己!面對這種情況只能說我自己看錯了,但問題是他那張臉太容易認了。(陶濤說到這里,又看看我。我只好說似乎聽說過人在將死之時,可能會出現看見兩個自己的情況,也就是常說的出竅吧。陶濤也說,當時自己就是這樣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