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8節:第二十七夜 合唱團(1)
僵持了一分鍾後,船終于動了。

看著雷達屏幕上的那群白點慢慢消失,指揮室里外響起了慶祝的聲音,大家喜極而泣,互相擁抱起來。我看見劉偉終于放松下來,一下癱軟在椅子上,所有的船員都圍了過來,擁抱我和劉偉。

一天後,我們回到了港口,這次雖然包括船長唐洛飛在內還是葬身了十二人在海底,而且所有的貨物都沒了,但大部分船員和旅客都生還了。

這以後我沒再見過劉偉,因為我已經對船產生恐懼了。不過他每年都寄賀年卡給我。上面每次都是同樣的兩個字:信念。

紀顏說完,終于換動了一下身體的位置。我感慨道:“或許,人生存的信念才是最強大的力量。”

紀顏點點頭,落蕾也同意地說:“的確,大部分時候都是我們自己的心理在作怪。”

只是李多卻在旁邊認真地看著一章樂譜,絲毫沒注意我們說話。紀顏好奇地問她干什麼呢,她則神秘地說:“下星期二,一定要來學校啊,有我的演出!”

“哦?是什麼?唱歌麼?”我問她。李多搖頭又點頭,“是唱歌,但又不全是,反正你們去了就知道了。”

我和落蕾答應了一定去,李多才放我們離開。我看看日記,今天是周末,也就是說後天就是了。她到底要我們去看什麼呢?我和落蕾都很好奇。

第二十七夜合唱團

女孩痛苦地用雙手拍打著窗戶,兩腳亂蹬,和被釣上來的魚一樣,拼命而無助地掙紮,頭高昂著,喉嚨里一根細線釣著,而且在向外噴血,血液飛濺在窗戶上。我們都驚呆了。

很久沒去過大學了,仿佛已經隔了好多年似的,其實我也不過畢業幾年而已,但再次看見美麗的校園,即便不是自己的母校,那種親切感也油然而生。只是大學大都在城市偏遠處,于是我借了輛采訪車,當然,其實是落蕾借的。

李多告訴我們,今天下午有她的演出。原來她參加了合唱團,我倒一直沒注意到她有唱歌的天分,不過想想她平時的高分貝,或許很適合。

三人坐著采訪車進了大門。但里面的路不熟悉,只好打電話叫李多出來。車里有點悶,只好下車等,順便也可以看看校園里面什麼樣子。

我正往前走,忽然身後被人撞了一下,我倒是沒事,回頭一看,地上坐著一個短頭發穿著學生裝的女孩子,一臉孩子氣,旁邊還散落了幾本音樂書和樂譜。她揉著手肘,似乎很疼。

“不好意思,是我跑太快了。”她站了起來,不住地向我鞠躬,搞得我反而不好意思了。

“你沒關系吧,需要看醫生麼?”我問道。女孩羞澀地笑笑,低下頭,齊耳的短發把臉遮了起來。

“啊,呂綠,你在這里啊。”李多忽然一跳一跳地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挽住了女孩的手。

“你們認識?”紀顏和落蕾也過來了。

“嗯,她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合唱團的一員。她叫呂綠,雙口呂,綠色的綠。”李多向我們介紹完後,又回頭對呂綠說,“顧老師在找你呢,下午就要演出了,還要最後彩排一下。”呂綠哦了一聲,向我們點了點頭。我們三人也隨著李多去了彩排的劇場,反正來得早了點,倒不如看看她們彩排,我大學的時候懶得很,從未參加任何課外活動,所以對這些小女生的合唱倒是很好奇。對了,忘記說了,李多參加的是女子合唱團,不過據說她們的老師卻是個男的。

學校頗大,合唱團彩排的劇場離大門有點距離。因為李多和呂綠要趕去彩排,在李多的指引下,我們向歌劇院駛去。路上李多說個不停,我們也稍微了解了點合唱的基本知識。

不是任何一個集體歌唱的組織都可視為合唱團,偶然或驟發性的集體歌唱只能叫做群眾歌詠活動,二者的區別不僅體現在演唱水平的差異上,更重要的是歌唱目的不同。前者的歌唱行為表現為藝術追求,後者的歌唱行為則是以集體歌唱為特定表達手段的社會活動。合唱團是這樣一個集體,它充分掌握那些必不可缺的合唱技巧和藝術表現手段,以表達作品中所蘊藏的思想與感情等內容。合唱團是按聲部來建構合唱組織系統的,聲部則是依據嗓音個性特征即音域的寬廣來劃分的,分為女高音——Soprano,男高音——Tenore;女低音——Alto,男低音——Basso。李多應該是女高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