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卷七之第二十七章 線索
“不要怕,他們出不來。”一名強壯的男護士對包大同和花蕾說。

這人三十五、六歲的樣子,臉孔很白,好像是終年不見陽光似的,不過氣息很正,因為這人天生陽氣旺,有鎮邪之態。一般這種人住的房子,會給人感覺很豁亮的感覺,有了倒黴事,也不容易找上他。說來,這可是非常美好的天生優勢。他們一到這邊,接待工作就被B區的護士接手了。與其說這人是護士,還不如說是保安,只不過他們有專業的知識,外加身穿著白色的衣服而已。

包大同的個子是挺高的,人也結實,但和這個護士比起來就顯得瘦小多了。那是因為重症精神病患者發起病來,尤其是暴力型的,發起病來非常可怕,力量也非常大,不是一般人能夠制服的。

一走進重病精神病區,花蕾就感到了一種非常強烈的壓抑氣息,穿過三道帶有輕微電流鐵柵欄,他們走進了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很寬闊,打掃得纖塵不染,地面是漆黑的大塊方磚鋪就,牆面刷得雪白,兩側全是一間間的病房,病房的門外表是鐵質的,也是白色,上面還有一扇鐵窗。黑的地,白的牆和頂,給人一種很嚴重的冰冷感。這里說是精神病院,可也和監獄差不多,不過是更乾淨些。可是這些人的心生了嚴重的病,不也給關在心靈的牢獄里嗎?

“這些房間從外表看挺嚴酷的,但實際上房間內設施很好,還有很多安全保護。”護士不知道包大同他們是來檢查什麼的,因此解釋道,“精神病是一種非常複雜的疾病。治療起來非常困難。”

包大同頻頻點頭,表示同意和理解他們地工作,之後問。 6 k.cN“楊天,住在哪一個房間呢?”

“你們是來看楊天的嗎?”那護士一愣。之前院辦處叫他們接待來訪客人的時候,只說來者是警方地物派調查員,他們還以為是協助衛生局調查精神醫療情況的,沒想到他們感興趣地是楊天。

“他可能和多年前的一樁血案有關,所以我必須要看看他目前是什麼狀態。”包大同說。

那護士聽到這里的時候站住了腳步。有點驚訝的說,“如果您說的是配合調查,他一定不行地。他從十幾歲就住在這兒,快二十年了,我們這兒的醫生用了各種辦法,可他從來沒有清醒過。我想,他這一輩子都會這樣了。唉,一生啊,人只有一生。可是他卻那樣渡過,還不如當時就--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明白。我明白。如果是我這樣,如果我可以選擇。我也甯願死。”包大同道。“不過請問你們,重症區的病人多不多。”

“很多。”護士道。奇怪了,我聽這兒的老員工說過,前些年沒有那麼多人精神不正常,沒想到社會越發達,日子越富裕,精神出問題的人倒多了。”

“是啊。”包大同隨口敷衍他,從這個護士的反應上看得出,他知道的情況都是一般人會知道的,不像剛才在A區草坪上的護士,像是知道某些秘密似地,“但是這麼多人,你每個病人的事都知道得這麼清楚嗎?”

護士恍然大悟的一笑道,“哦,你是想知道我為什麼一聽楊天地名子就有反應是嗎?唉,那是因為他從這里跑出去過六、七次,無論怎麼關他也關不住。說起來,還是個傳奇人物呢。最嚴重的一次,他把全體病人全放了出來,我們地護士人手不夠,最後只得報了警,我們和武裝警察們齊心合力才把他們抓起來。你們不知道,如果一個精神病人發起病來,等閑幾個人按不住他。有一次楊天在逃跑過程中被發現了,我這種體型地專業護士上了八個,才勉強制住他,就這,他還咬掉了一個人的手指,那是他唯一沒有跑成地一次。”

“楊天也會攻擊人嗎?”包大同很好奇,雖然那天在桃林受到了楊天的襲擊,卻總覺得他被操縱似的。

“他很奇怪,平時很安靜,特別喜歡一種面具。那面具是堂春人都愛玩的東西,平時組織著唱戲用的。楊天經常一整天、一整個星期、甚至一整個月都抱著面具自言自語,說的話我們都聽不懂,還有人開玩笑說他說的是鬼語,只有鬼魂才會明白。”

護士的話讓包大同非常意外,他只知道凶手酷愛這種面具,就連殺人時都忍不留下那樣的痕跡,並不是他故意的,而是他心中很執著的一個景象,運用靈力時會不知不覺印在凶案現場的一個地方,但是他沒想到的是,楊天也酷愛這東西嗎?

“只是非常偶爾的時候,楊天會變得特別具有暴力傾向,發病時間也不確定,是突發性的。”那護士繼續說,“其實按照平時的表現,他完全可以轉移到A區去了,可就是因為他會突然從小羊變成野獸,所以不得不十幾二十多年都住在這里。唉,一個人的人生還沒開始呢就結束了。”這護士很是悲天憫人。

包大同對這人很有好感,在這里工作這麼多年了,還能保持同情的心,真不容易。怪不得他氣息正,人啊,一分厚道一分福。“這是你記得他的原因嗎?沒發現他有其他異常嗎?”包大同再問。

護士笑了,“我只是個護士,他的病症需要問醫生啊。不過我絕對懷疑你們能從他這調查出什麼與凶案有關的事。話說回來,如果和他有關的,一定是在他進精神病院之前,不過那時他才十幾歲,又能做什麼呢?我聽醫院里的老人講,把他送進來的時候,他是在離這里千里之遙的一個小山里,來的時候特別怕水,渴得快死了,也一口水不喝,護士們只好給他灌。當時他還一個勁叫:爹啊,爹啊,你別走,我一個人怕,叫得那個慘。不過這種情況只持續了一年,之後他似乎再記不得什麼了。”

“他被送回來時有紀錄?”包大同眼神一閃,“當時是他們父子在一起嗎?”

“記錄有,都在院辦室,他每一回送回來都有紀錄。聽說堂春的一個村子發生了災禍,他和他爹就到外地尋親戚去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他爹失蹤了。唉,哪有這樣當爹的,就算村里有災,聽說他家當年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何必往外跑,後來還把瘋兒子扔了。楊天第一次回來時,是因為他們父子去的那個地方才下了一場小雨就淹沒了,當地人覺得他們父子是災星,因為從他身上搜出堂春的地址,就把他送回來了。可是他們那村子已經沒人了,就只好由社會福利機構送到了這里。”

線索,線索,線索。真是越來越清晰了,看來找到楊天的父親也是關鍵,假如他沒死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