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卷七之第二十章 水鬼娃娃
承諾雙更日的第一更。

“繼續燒啊。”黑影重複。

男生嚇昏了,但在他徹底失去意識前,聽到一個聲音清朗的低喝一聲,“孽障,還不住手!”

“啪”的一聲,貼附在男生身上的男孩瞬間化為一灘清水,浸濕了男生的全身,還有一部分灑落在地上,原來是一個水鬼娃娃。

“沒用的東西。”黑影罵了一句,但話音未落,包大同一記電火花已經打了過來。

影子一驚,下意識的伸手抵擋,松脫了抓在手中的女生,這才明白來人不是要打他,而是為了救人。

“滾開,我不傷無辜之人。”影子尖利的叫了一聲,卻沒有動,似乎感覺出來人是有修為的道士。

“哦?好魂靈!”包大同一挑拇指,贊道,“不過倒不知道這兩個與你有什麼怨仇。”

“不要多管閑事!”他再叫,身影一閃,退到桃林邊上。

包大同皺了皺眉,心中疑惑很

他是尋找那一對青年情侶來的,這小山坳著實不小,足足讓他從黃昏找到了這麼晚。如果他們是魂體倒還好搜尋,畢竟有氣息可以感覺,偏偏他們是人,也沒留下什麼痕跡。

他帶著花蕾差不多把整個地方都走遍了,甚至那個陰森的荒村,卻還是沒找到。這讓他相當惱火,因為這兩個年輕人實在不知好歹。他很怕他們遇到凶靈,在那一長串人命名單上加上兩個。

直到花蕾累得不行的時候。他才在桃林中看到火光,也聽到了尖叫的聲音。但同時,他也感覺出了一股沖天的陰邪之氣。很強大,連周圍地樹木氣息都仿佛蒙上了一層黑塵。.wap,16K.Cn.那是白天一點也沒有察覺到的。

他用自身之血的強效符咒,布在了花蕾周圍,又給了她幾張火符讓她防身,立即向這邊趕了過來。花蕾地靈力釋放了,雖然還不能運用自如。但有雙重保護,如果遇到攻擊,應該能頂到他回來。

但這邊的情況就不太樂觀了,好在他還算及時趕到。可是,這一大一小兩個鬼魂,為什麼可以在桃林里作怪呢?按說這可是最辟邪地所在啊。

“我不能讓你們在我眼皮子底下殺人,這有違天道。”他一步一步向前走,雖然速度很慢,可讓那一對鬼魂覺得步步驚心。

“我冷。”一個聲音細小的響起。離包大同很遠,聲音卻很近。

包大同眼神一瞄,看到那個小小的水鬼娃娃又凝成了人形。只是因為水汽較少,只是一個模糊的白影。懸掛在桃林的枝條之間。

包大同凝靈力于雙目。似乎看到水鬼娃娃和那條黑影外蒙著一層妖異地紅光,似乎是那紅光保護著他們不受桃林驅邪之氣的影響。這又是怎麼回事。這不像他們自身的力量,難道還有什麼幫助他們?

“我好冷啊。”男孩又說,然後不停的說,一直說這幾個字。

“所以你需要他們的熱血驅寒嗎?”包大同終于明白了,這兩只鬼為什麼出來傷人。這桃林對當地人來講是個談之就變色的所在,晚上肯定沒有人來,現在有兩個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人出現,簡直是百年難遇的機會。

從那小鬼的形態來看,一定是淹死地,可是那黑影卻不是,反而帶些火氣,難道是燒死的?考慮到村子里房屋焦黑的情況,這很有可能。但是,為什麼一個淹死地和一個燒死的要待在一起?他們是什麼關系?和發生在城市地系列凶案有關系嗎?

那三個離奇死去地人全是因水而死,假設這兩個邪靈就是凶手,貌似水鬼娃娃殺人的可能性比較大,但為什麼他又覺得那條黑影比較凶戾呢?不過他不能斷定這兩個就是在城市中殺人地靈,要知道離開自己的埋骨地這麼遠,在一般狀態下是不太可能的,前提是沒有人類幫助他們。“用我的血吧!”他又向前走了一步,與邪靈間距離已經可以出手攻擊了。

他咬破手指,彈出一滴血珠,和虛空的符咒凝在一起,形成巨大的熱力,揮向那水鬼娃娃。

當熱氣來臨,水鬼娃娃先是大笑了一聲,之後就驚恐的大叫,連避也不敢避,呆愣在一棵桃樹的枝椏上,眼看著熱氣變成一個火球襲來。那黑影是因火而死,所以懼火如虎,但他看到水鬼娃娃遇襲,奮不顧身的伸臂一卷,手臂如黑煙般伸長數米,把水鬼娃娃的淡藍色魂魄護到自己懷里。

哪想到火球好像有眼睛一樣,見小目標失去,即刻拐向大目標。那黑影見符火凝成的火球追了過來,尖叫一聲,抹頭就跑,速度快得驚人,幻為一縷黑煙,轉眼就消失在桃林深處。

包大同本想即刻追去,但又怕還有什麼怪東西出來,于這兩個全部嚇昏的年輕人不利,又不敢離開花蕾太遠,只得作罷。他有累贅,不能迅速直達目標,雖然遺憾,但也不是沒有收獲。

首先,他很確定這一大一小關系非常密切,因為那個大的看到小的有危險,那麼怕火卻還要相救,這很說明問題。其次,假設他們是連環案的凶手,一定是本地人,也是死于本地的,因為包大同聽他們說話有當地的口音。而且,當火球快擊中水鬼娃娃之時,照亮了他的臉,那面容酷似當地盛產的面具形象。

第三,這兩個靈體死狀奇特,但大的似乎怨氣非常深,小的倒未必,而且感覺他們與這個村子也有關。第四,他們的怨力合起來會很強,但之所以今晚這麼不禁打,是因為那層保護他們不受桃林辟邪之氣影響的小結界,在保護他們的同時也限制了他們的力量。下回再打,絕不可掉以輕心。

第五,再假設他們是凶手,那就一定有人幫他們,使他們不怕桃林,使他們千里追殺仇人。

但是,那些死去的人,和他們有什麼仇怨呢?

包大同邊想邊把兩個昏死過去的年輕人拉到火堆邊,還在他們腦門上貼上符咒,一來免得有東西再靠近,二來讓他們不至于嚇死在噩夢中,然後打算把花蕾帶到這邊來。

把這兩個都背到花蕾那邊去是比較麻煩的,倒不是怕來回背兩趟,主要他是一個人,卻要保護三個人,實在是有點分身乏術。而帶花蕾過來,只要一次往返就夠了。再者,這片空地實在是不錯的,篝火也有了,帳篷也搭好了,比較方便。

而當他才安排好這兩個人,就聽到遠處花蕾的驚叫聲。六六有話要說………………回答讀者問題:感謝讀者大人jasminluk的問題,關于包大同的初戀情人,就是叫田羅,前面寫的小棠,請原諒我的筆誤,我是想寫小羅的,不知道為什麼寫成了風馬牛不及的小棠了,非常感謝你提出這個,過了雙更日,我會改過來的。

之前有個田螺姑娘的比喻,就是說這女孩叫田羅。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