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卷七之第十章 他來了!
既然石界來了,就證明這次的靈異事件又是系列型。果然,他說除了上回淹死在自己床上的男性受害者外,半個月的時間內又有兩個人離奇“溺水”而亡。

“怎麼個離奇法?”花蕾問。

“死者是一男一女,都是智力正常的成年人,也有正常的工作。這也就是說,他們是完全具有民事行為能力的人,不會出現很低級的意外傷害。”石界道,“可是結果卻是,男人淹死在公司的倉庫中,女人淹死在工作的廚房里。”

“哈,越來越怪了。”包大同眯起眼睛,“詳細說來聽聽,從第一個死者說起,就是淹死在床上的那個。”

“第一名死者名叫王江,四十三歲,獨身,住在本市,以賣報為生,兩周前被房東發現死在床上,身上沒有傷痕,周圍沒有水漬,房間沒有強行闖入的痕跡,尸檢結果卻是被淹死的。”

“第二名死者是B市一家小型貿易公司的職員,三十二歲,獨身,死于一周前。因為死前的一天加班一夜沒睡,所以第二天中午到倉庫去小憩一下,結果一去就兩個小時沒出來。于是兩個同事去找,看到他坐在倉庫角落的椅子上,一臉恐懼,大睜著眼睛,渾身都濕透了,明顯已經死亡,當時把同事嚇壞了。”

“倉庫的位置在哪里?”包大同問,“附近有水源嗎?”

“奇怪就在這里。那間貿易公司的倉庫在辦公區的最里側,除了入口的門,連一扇窗子也沒有。整個辦公時間,所有員工都在場,沒有人看到可疑人物出入過倉庫。到于水源--”石界搖搖頭。“沒有,連喝的水都沒有一滴。而且經過鑒定,造成他全身濕透地並不是汗水。而是河水,他的肺里也有大量積液。事實上。只有第三個死者,也就是那個女人的死亡地點有一點水,確切地說是一鍋湯。一路看中文網首發她也是三十二歲,而且也是獨身,在一家建築工地給建築工人做飯。據說她做的飯好吃、乾淨而且准時。工人們都挺喜歡她地,可是三天前,她沒有按時開飯,有人去找她時,發現她的頭紮在一鍋湯里,灶上還有火,所以她的頭--已經被煮爛了,頭發和皮肉--”

聽到這兒,花蕾驚叫一聲。握緊包大同的手。

“可不可以別說的那麼惡心啊?”包大同皺緊眉,輕拍花蕾地手安撫著。

石界聳聳肩,“因為這事本來就是這麼惡心。”

“死者之間是什麼關系?”包大同只得轉移話題。免得石界再詳細描繪死者的死狀。

這件事情不簡單,凶手的手段殘酷詭異。而且法術很高的樣子。還帶著很明顯的報複感。鑒于這三名死者都是溺死的,這案子八成和水有關。如果真是報複殺人。死者的死法又在相當程度上一致,那麼死者之間必定會有某些聯系。

“死者之間的關系現在還不太清楚,因為他們三個用的都是假名,持假身份證,和周圍地人也不常來往,而且都至少在過去的十幾年里,像逃亡似的,換了不下五個地方生活居住。就像他們死前,一號死者住在本市,二號死者住在B市,三號死者住在C市,這三個地方相距都在一千公里上下,算得上南轅北轍了。這給調查帶來了極大地困難,甚至可以說,和大海撈針差不多。不過至少第二號死者和第三號死者是有關系的,因為第二號死者在死前一天曾經給三號死者發了一條短信,寫著:他來了!”

他?!顯然是凶手,索命者。這三個人不斷遷徙,也很正常地讓人想到他們是躲著什麼,只是他們仍然沒有躲過而已。從現在掌握地線索上看,他們躲了十幾年,索命者也可能追了十幾年,但一定有個什麼疏漏或者機會讓索命者找到了他們,于是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內,他們全部償了命。

“如果他們十幾年來不停地換地方生活,從他們的年紀,尤其二號和號死者的年紀上看,他們開始這種逃亡生活的時候,還不到二十歲。那又是什麼讓十幾歲的孩子之間有聯系,我覺得一定是同學或者同鄉的關系。”包大同想了想道,“而且一號死者比其他兩個人大了十一歲,如果真是一起做過惡事,那又是什麼事會讓年齡相差那麼大的人一起做呢?你要知道,假設從十幾年前考慮,十幾歲的孩子和二十幾歲的大人能一起做什麼呢?”

“頭疼!”石界愣了半晌,突然大叫一聲。

花蕾一哆嗦,包大同連忙安慰她道:“別理石界,他要累瘋了。你看他的黑眼圈,一定在警局通宵達旦的做細致排查工作來著。”

“沒錯。”石界點點頭,“還是包大神棍理解人。從第二個死者離奇出現,我們就開始和B市聯合調查了,三天前又加上A市。我們也感覺這是系列凶殺案,只是這案子太過離奇而已。”

“線索多嗎?”花蕾關心的問。

石界可憐巴巴的搖搖頭,“非常少,只有從他們的一些基本信息開始查。比如搜查他們的住處,從他們的物品中找哪怕一點的蛛絲馬跡;問平時和他們有過來往的人,調查一切生活細節;查電話、信件、銀行的信息,總之都是平常最不起眼的事。這是很耗費時間的,你以為案件只是像福爾摩斯那樣精密的推理嗎?”

“這也說明,一個人如果真的想徹底隱藏自己是很難的,甚至可以說是不可能的,就算死,也不能完全湮滅人生軌跡。出現過、工作過、生活過就會留下痕跡,總是能被人發現。”包大同道,“這也就是為什麼這三個人跑不掉的原因,警方找得到,某些神秘的東西也一樣。”

“可是那東西--能滿世界尋人嗎?”花蕾不禁有點驚。

包大同苦笑,“怎麼不能?你忘記當初在陰媒案中要強娶你的吊死鬼段天德嗎?還有我們才消滅的小七?他們不都是在青天白日下,出現在人群中嗎?而人們,什麼也不知道。”

“他們怎麼做到的,這事我也一直奇怪。”石界問。

“以前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現在明白了。”包大同坐直了身子,“這些靈體如果邪氣、怨氣和靈力都強大到一定程度,就會在自己的居住地形成一個氣場,類似于結界,陽氣的東西進不去,他們當然在白天也可以行動。如果再有意外的情況出現,比如遇到超強的邪靈刺激,加上怨念強大到無以複加的時候,那個氣場可能隨他們的本體移動,並不一定非要在埋骨地或者受害地才能結成,只要不是陽氣太旺或者日光暴曬,他們就可以白天出現,隨意走動。”

石界聽得目瞪口呆,最後憤而甩手,“媽的,這是什麼事情,陰陽顛倒了都!”放心,這只是極個別的現象。所謂邪不勝正,這世界還是有綱常的,不平事和不合理的事,早晚會糾正過來。”六六有話要說…………………

好開心哪,昨天我牢騷一句,今天就有那麼多讀者大人在書評區發言鼓勵我。真的感謝你們,以前好多人說我運氣好,我從沒很直觀的感受過。今天深刻的明白了,因為我有你們這麼好的讀者。

我有你們,我還怕什麼,哦也!

為了感謝,等奧運後我找一天雙更,這只能感謝你們支持之萬一,但也是我的心意哦,到時候笑納吧。最近嘛,看奧運,寫不了太多,原諒則個。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