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桃花劫



“我要請假。”花蕾吸了吸鼻子。


包大同悠閑的坐在他的皮轉椅上,修長的腿架上桌上,貌似出神的看著一本汽車雜志。


花蕾看不到他的臉,只看到封面上的韓國波霸車模。不得不說,那女人實在太漂亮了,也不知道包大同是在看車還是在看人。


“我要請假。”她加重了語氣,感覺心力堵得慌,呼吸不暢。


“什麼假。”包大同終于答話。


“病假,我感冒了。”


“花骨朵,天氣涼了,你要小心一點。”包大同終于放下了手中的畫報,瞄了一眼花蕾的氣色,不禁皺緊了眉,“你最近沒有遇到什麼事吧?”


花蕾想想,一切正常。


“別瞞我哦,你氣場不正。”包大同罕見的正經,“或者你遇到了什麼人?”


花蕾再想,可是真的沒發覺什麼異常,似乎最近胃口還好了些,只是有些怕冷罷了。


但是人的話……游牧之神手打。


她想起了那天半夜,車子爆胎在回家的路上,那個英俊而優雅的男人幫她換了備胎,然後什麼也沒說就走掉了。因為那個時間,因為那個地點,因為那男人的突然出現,她曾經以為遇到了靈異事件,一度非常緊張,結果什麼也沒有發生。


正發愣,包大同突然欺身而近,兩人的臉瞬間相距不到一寸。花蕾嚇了一跳,連躲開的動作也僵著沒有做,只緊張的盯著包大同深黑的眼眸。


“啊哦?你命盤上出現桃花。”他說,半真半假。


“胡說什麼啊,這你也看得出?”花蕾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覺得包大同又像往常一樣逗弄她了,有點惱火,臉色微紅。


“不,我說真的。”包大同眨了下眼睛,“你最近遇到什麼奇怪的男人了嗎?”


“你這樣奴役花蕾,她每天和你呆在一起的時間那麼長,哪有時間遇到其他男人,還是奇怪類型的?”一直在一邊看漫畫書的小夏搭話,“這不是你的最新泡妞手法吧?”


包大同沒理會小夏,仍然看著花蕾,“好吧,你不告訴我沒關系,但是我要說的是,桃花不只有粉紅色的,還有黑色的。”他平時嘻嘻哈哈的,但認真的時候有股說不出的魅力,能看得人心跳。


“你別胡說八道了,我要走了,想睡覺。”花蕾被他的熱力燙得不舒服起來。


包大同一把拉住她手臂,把她按在沙發中,“我從沒這麼正經過。”他說,“桃花可以是蜜運,也可能是黴運,如果桃花是黑色的,就是桃花劫或者桃花煞。”


“桃花煞是什麼東西?”花蕾見他說得認真,心頭忽然掠過一種毛毛的感覺,腦海中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那個男人的笑容,涼涼的。


“就是說有個死去的人看中了你,想娶你做妻子。”包大同道:“鬼妻。”游牧之神


花蕾的倆“唰”的一下白了。其實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可是那感覺相當不好,好象有一陣冷風吹進了衣領里,順著脊背滑到腳底,冷遍了全身。


“你可別嚇唬花蕾,她可是一個人住。”小夏插嘴,“難不成你想讓人家在害怕之下住到這里來,你好有犯罪的機會嗎?”


包大同半轉過身,“我是個很正派的人,不會亂來的,花骨朵也不是沒住到過這兒,我對她有不規矩的舉動嗎?你不信回去問你老公,桃花劫真的是有的。我記得以前我老爹給我講過一個故事,就是說的這個。”


小夏一聽故事,來了精神,連忙扔下漫畫書,擠到花蕾身邊坐下,“講來聽聽,說不定可以編個小故事填充版面,咱們第二期雜志可賣得不錯啊,就是感覺有點空了。”


有小夏熱乎乎充滿活力的身體緊挨著,花蕾的感覺好了一點,心中暗自嘲笑自己。她已經提醒過自己很多次不要上包大同的當了,可每回都失敗。


這個男人,真是太可惡了!


不過這個可惡的男人並沒有發覺她的情緒,開始講起了故事。


“有一個特別漂亮的女孩在一家工廠做工。你們知道,生意比較忙碌的工廠都是倒班制,有人上早班,有人上晚班,一個星期一換。晚班通常會在晚上十點鍾停工,如果離家遠,到家差不多要十一點多了。”


“有一周,這個漂亮女孩上晚班。偏偏她的家距離工廠路途較遠,路上還要路過一片荒郊。每天,她路過這里的時候都會把自行車騎得飛快,但是那天,路走到一半的時候,就聽到‘當’的一聲,自行車驟然停住了。”游 牧之神手 打。


正講到這兒,房間里也發出一聲很大的聲響,包大同還好,兩個女人都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包大同那本厚厚的汽車雜志掉在了地上。


“早叫你東西不要亂放,你就是不聽。”小夏責怪的瞪了包大同一眼,“嚇得我小心肝撲通撲通的跳。”


包大同覺得好笑,不過沒有辯解,只繼續講了下去,“那女孩嚇了一跳,差點摔倒,感覺有什麼抓住了她的腳。低頭一看,卻只是車胎爆了。”


“然後呢?”花蕾一驚。也是車胎爆了嗎?怎麼這麼巧的?


“然後……有一個男人出現了。女孩很害怕,怕遇到劫匪或者不乾淨的東西,但是那個男人很是溫和,對那女孩說:一個女孩這麼晚了,呆在外面不安全,不如先騎他的車回家,明天晚上,他修好了車在這兒等她來換。女孩不來是不想答應的,可是確實有些害怕,于是就照做了。第二天,依約在這個地方把自己的車換回來。


可是第三天……女孩路過那片荒野的時候,車子又壞了,而那個男人也再度出現。他笑著說,這條路太坑窪了,對車子傷害太大,所以他拿了補車胎的工具來,只要二十分鍾就好。女孩感到奇怪,可這男人一點惡意也沒有,她只得再度接受了幫助。但不可思議的是,第四天、第五天,以致整整一個星期,她的車子天天壞,而且天天是在那個地方,而每次,那個古怪的男人都等在那里給她補胎。


女孩很害怕,可是不知道找誰去說,只告訴了一個好朋友。其實不過一周的時間,在別人眼中,她已經有些不同了,整個人陰沉沉的,臉色發青。好多人以為是天氣轉冷,造成了她的身體不適,不知道她遇到了什麼。


第七天晚上,那個男人又出現了,穿了一身大紅的衣服,在黑夜里看來特別詭異,好象渾身流著血一樣。他對女孩說:我喜歡你很久了,死了也一直想你,你嫁給我做妻子吧。女孩快嚇死了,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騎著車拼命的跑。回頭看時,那男人就站在荒野之中,一直望著她笑,似乎是等她回來。


轉天,她沒有來上班。她的好朋友很奇怪,就去她家問,女孩的父母說,她一早就離開了。大家都很擔心,就順著那條她常走的路去找,結果發現她穿著一身大紅的衣服,吊死在荒野中的一顆樹上。那輛自行車就停在路邊,車把上紮著一朵巨大的白花。原來,那個男人是死去多年的一個單身漢,偶爾在荒郊游蕩時見到了女孩,並愛上了她。于是他施展了桃花煞,讓女孩變成了他的鬼妻。你們說,這可怕不可怕?是不是應該注意一下?”


“聽著真寒。”過了好幾秒,小夏才抱著肩說。


“所以說,不要以為女鬼才可怕,遇到男鬼,要當心騙色,最後連命也保不住。”包大聽意味深長的看著花蕾說,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略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