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塵歸塵,土歸土

麗點了點頭:“沒錯。孫函那混蛋還把我保存在餐I天,在他的後廚汙辱我的身體,之後正是他老婆幫他毀滅證據。哈哈,當時那女人懷了孕,所以當我突然開口對孫函說我也懷孕了的時候,他當場差點嚇死。可惜他死得太快,要是我能慢慢折磨死他就好了,就像他折磨我一樣。你們知道嗎?這些混蛋奸汙尸體,如果滿意還要留下紀念品,有人留下了尸體的眼珠兒,有人留下了手指,有人留下了乳房和私處,還有人留下了皮膚。你們看地上的這些東西,都是那些變態的混蛋當做戰利品的殘肢。我則被砍下了雙腳,害我要找雙血一樣的鞋穿。”

原來這就是紅色高跟鞋的來曆。

花蕾和凌小佳不寒而栗。

年麗接著道:“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有這種欲望,為什麼有人居然喪盡天良的提供這樣的服務。難道為了錢,可以做一切事嗎?我冤啊!我冤枉啊!我到哪兒去洗雪冤屈?他們都是有錢有勢的人,可以逃脫很多處罰,因此我不敢相信任何人,直到遇到了包大同。我知道他是異能者,只有他才可以幫我昭雪,所以我傷害他身邊的人來逼迫他查下去!”

包大同苦笑一聲,“你本不必如此,如果直接說了,我們會少費不少波折。”不過話雖然如此說,他也能理解年麗地做法。她死得這樣冤枉。卻從來沒有人懷疑過,試圖幫助過她,她當然不相信任何人。

“可是大同,你是通過那個宋中遺失的火柴盒找到這里的嗎?那是他們有意落下的嗎?”花蕾插嘴問。

包大同不回話,只回頭看了看宋中,見他眼神呆滯的搖了搖頭,明白他是無意落下的。

“這種火柴非常精美,簡直就是禮品。所以很容易查到生產廠家。”包大同輕蔑地看了一眼錢某某,“我聽廠長說,你們本來要印上‘困惑的浪漫’幾個字,但後來改為了沉默的羔羊。你可能覺得這很高雅,但這部電影地名子讓我直接找到了證據,也立即明白了你們干的奸尸勾當。”

“兄弟。打個商量如何?這個女人麗,“反正你也能控制,送她走了就好,犯不著致我于死地,我保證關了這個地方,你放我一馬,一定會有天大的好處。”

看著錢某某閃爍的眼神,包大同冷笑道:“你不用考慮等來援兵或者說服我了,你的人全被我放倒了。我也不會和你同流合汙。而且我之所在這里審你,是為了不浪費時間。在這段時間里。相信那個擺弄設備天下第一的家伙已經從你地秘密電腦中取出了這麼多日子來,記錄這些朊髒交易的資料。你,西郊火葬場的場長、宋中、王富翁、所有參與這場交易的人都跑不了。而你,年麗,我會讓一個朋友幫你化解怨氣,這樣才能解除病毒對無辜者的傷害,他們會不治而愈。然後你就塵歸塵、土歸土去吧!”

話畢,一陣沉默,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結局。

“那我怎麼辦呢?”一直不開口的宋中突然說。

包大同一愣。忽然感覺有異,等發現時已經晚了。宋中一躍而起,一手掐住花蕾的脖子做為了人質。

“我倒忘記了,還有一個宋中在你體內。”包大同臉色微變,“就是那個略有異能的宋中。你之所以膽子大,就是因為從小就看得到各種東西,已經不怕了!你之所以這麼快掙脫我符咒的限制,也是因為那一點點能力。快放開花蕾,不要錯上加錯!”

“哼,你攪了我地好事,我要你付出代價!”宋中突然露出猙獰的神色,繼而哈哈大笑,“你怎麼不問問為什麼我會破壞你雜志社地布局?年麗進不去那里,我就知道是有問題的,我雖然不懂,但破壞一下並不需要太懂。”

“早就知道是你!”

“告訴你一件事。”他陰沉地笑,哪還有半點剛才的模樣,“破壞那里的風水並不是年麗的要求,而是我自願的,因為我要讓孫太太托夢給你的人。那個孩子來了。而且,他也感染了病毒,現在正在一個秘密的地方長大。哈哈,包大同,你那麼強大,可對付得了這樣凶生的人嗎?你要小心了,每一天、每一時、每一秒。現在我先到那邊等你,帶著你地人一起!”說著,一手從腰後摸出一柄刀,真對著花蕾的心髒部位。

包大同心下大驚,想撲過去,卻是晚了半步,但聽耳邊一聲女人地尖叫:“宋中,不要再錯了!”那柄匕首在半空中一窒,包大同趁勢奪下,把嚇壞了的花蕾抱在懷里。

“小佳姐!”宋中臉上流露出好幾種神色,顯然不同的角色在心中掙紮,但最後,還是老實忠厚的宋中占了上風。

“對不起小姐佳,我配不上你。”他哽咽著,眼神中有著無限的深情,“你說你的職業注定你找不到男朋友,可是你不知道我多麼喜歡你。為什麼你從不注意我,可惜今生是沒有機會了,我們來世再見吧。”說著,撲過去撿起掉落的匕首,速度快到攔不住。

寒光一閃,小佳失聲痛哭。

…………………………………………

警方根據匿名人的舉報,端掉了這個以俱樂部為名的淫窩,順帶著牽出了樂宮的秘密。不少富翁身敗名裂,還有的被處以刑罰,有的畏罪自殺,總之用包大同的話講,塵歸塵,土歸土。

不過那個才一成型就出生的怪胎一直也找不到,包大同到後來根本不找了。在他看來,一切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好,不必如此費心。

而花蕾的生活也恢複了正常。

這一天,她與朋友聚會,回家時又非常晚。當車開到一個僻靜的地方時,忽然爆胎了。她想打電話找人,才發現電話沒電了。這很奇怪,下午她才充的電,不可能這麼快就沒了。

現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四周一個人也沒有,她雖然怕,卻也只好自己換備胎。

正忙活著,遠處傳來穩定的腳步聲,就見一個似乎與黑暗融為一體的陌生的男人微笑著向她走來。

很帥,很優雅,不過她感覺心里有點發毛。

請看《零雜志》第三集《陰媒》

…………………………………………………

…………………………………………………

………………六六有話要說…………………

今天這章字數略少,因為明天要開第三卷的關系,敬請期待。另外對第二卷有什麼看法和意見,歡迎在書評區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