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為什麼我愛的是他?!

話音才落,兩聲驚叫幾乎同時出口,一個是張校長是驚恐的叫,一個是水藍撕心裂肺的悲鳴,空中的氣流突然靜止下來,可是溫度卻降到了冰點。張校長抬槍欲射,卻感到一種冰涼的感覺順手臂而上,使他根本扣不動扳機。


“怎麼──”被強力控制的水藍艱難地發問,整張臉已經看不清了,黑蒙蒙有一片,唯有眼角處亮得刺目。


“水伯早在十年前就死了,他來賣畫筆,但是死在了學校專門招待學生家長的小旅店中,同時遇難的還有你富貴叔。”包大同同情地看著那團漸成黑霧的影子,“尸檢報告說是低血糖造成的死亡,因為他患有嚴重的糖尿病,所以判斷為注射胰島素過量。至于你富貴叔也是一樣,可是他沒有醫療記錄,推論為同樣死因。”這就是他讓花蕾查的事情,花蕾是個有背景的人,事隔那麼久的尸檢報告,也讓她很快查出了。


“不──不是──”水藍含糊地吼著。


“沒錯,因為經濟方面的原因,水伯不能每天注射胰島素,所以他根本沒有注射器,這是他殺。奇怪的是,他老人家自己也不知道凶手是誰,在睡夢中就去世了。這樣的情況必須有迷藥才行,而事情發生在半夜,旅店已經關門了,只有工作人員和總務科長可以自由進入。而你,剛剛附身于筆,好像未出生的嬰兒,什麼也不知道。”


“我爸──為什麼──不告訴我?”一字一泣。


“那是因為水伯知道有人害他,可卻不知道是誰,因為怕牽連女兒,只好先趁凶手來不及鎖他魂魄的機會找了黃老板為女兒鋪路。而當他再想追查凶手時卻來不及了,他們的魂魄被鎖,困在家鄉。說到這兒,你該知道凶手是誰了吧?在我看來簡單得很,只要查出誰護了靈柩回清湖鎮就知道了,送靈者就是困靈者的機會很大。”


水藍慘叫一聲,虛無的身體折成兩段,逼近張校長。


看到她瘋狂而崩潰的樣子,包大同突然心生不忍,真心希望她能有改過的機會,因為她只是個自私的女人,自私地愛著父親,也愛著情人,自私地可以犧牲別人。現在知道父親是愛人殺死的,對她而言可能是人世間最大的懲罰了。


“南離天火,化三昧,煉!”趁著校長忙著應付水藍的空當,他施出了五行禁法之火術,直打到校長的手槍上。這是符火,融不了槍只,但是暗室內突然閃現的火光很有威懾作用,而且燙得校長手一抖,把手槍甩了出去。


“快去搶!”他一指范李。


此時范李倒沒有平時的優柔寡斷了,瘋了一樣跑出去搶。幾乎在同時,校長的念咒聲再度響起,半空中的水藍像被定格一樣僵住了,之後轉過身來對著包大同,“他要你死,你就只能死!”她僵硬地說著,顫抖著向包大同撲來,顯然意識中還有掙紮。


“花骨朵,出來秀秀槍法吧!”他一邊疾退,躲避著隱含在黑霧中枯爪,一邊叫道。


話音未落,大木櫃後閃出一條紅影,毫不猶豫的對准半空連開五槍。可是這槍准星沒有調好,開槍人又太緊張了,水藍化為一條細長的黑索閃展騰挪,沒有一槍打中她,卻有一槍差點打到包大同。


“死丫頭,你要害死我啊!”


死丫頭沒有回答,因為那條黑索一瞬間竄了出去,死死纏在花蕾的脖子上,勒得她舌頭都吐出來了。包大同見狀立即雙手施法纏著那條黑索,兩下一較力,居然僵持住了,誰也動不了!


“你還幫他嗎?”包大同大叫,聲音中加了念力以震醒水藍。


嗬嗬的怪聲和腳步聲同時響起,水藍還在掙紮,而校長卻手握一柄匕首從包大同身後靠近了。


現在他和水藍僵持,收手是個死,不收手就會被校長殺了,再看范李,這書呆子因為搶槍時用力過猛,腦袋撞到牆上,昏了過去,還好他死抓著槍,否則大家更糟!


他早知道這場大戰不容易,因此找到水藍的生辰八字,算計好在她一天中最弱的時候動手,所以他才會容忍校長拖延時間。他同樣清楚那張縛靈的網符堅持不了多久,也收不了水藍,更清楚硬碰硬是避免不了的,而校長必定會來到暗室中,這才提前埋伏在這里。為了最後的勝利,他把水伯之死這重磅炸彈放到最關鍵的時候來說,以達到分裂對手的目的。


他算計了一切,難道最後仍然是不行嗎?仍然是實力決定一切嗎?


轉頭一看,就見校長獰笑著舉起了刀,眼看自己死到臨頭,他反而笑了一下,把全部力量集中在雙手中,想要在死前把花蕾救出來。


最危急的時候,他被封印的能力還是沒有解開,而一聲清脆的響聲卻震碎了周圍濃成一團的怨氣,釘在水藍眼角的四顆東西居然脫落了,校長對水藍的控制徹底失效!


他感到手上一松,眼前一黑,又聽到一聲驚恐的叫聲,轉身一看,水藍已經撲到了校長身上,一雙枯爪掐住了校長的脖子,“為什麼?為什麼?我那麼愛你,為你做了一切,你卻為了控制我而殺死我可憐的父親。你怎麼能這麼狠,你根本就不愛我!那麼,一起死吧,給我父親償命,我和你糾纏到底!”


水藍發狠一樣掐向校長的脖子,而校長則用盡力氣扯下袖扣按在她無形的魂體上。只見一人一魂在地上痙攣著、翻湧著、不過片刻功夫,校長的肉身就不動了,而因為水藍施加了法術,他連魂魄也沒有留下。


而水藍則被那被袖扣上的力量所傷,像融化的雪糕一樣消失掉了,速度快到包大同來不及阻止,只聽到水藍的最後一句話,“我愛的,為什麼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