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賀歲篇 物體
雨下的很大,視線模糊,因為下水道被堵,院子里全是積水,房簷下的雨簾傾斜而下,滿耳磅礴之聲。 路燈的燈光照出去,能看到那個東西有著一個人形的形狀,但是那個形狀又不太像人,在雨中能看到看到的只是模模糊糊的影子,所有的細節都不甚分明。 就是如此,我也猜到了這是什麼東西,我咽了一口吐沫,啞然道:“它竟然已經有人形了——” “這算什麼人形?外星人?”三叔道。 “這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我問道。 “我半個小時前起來准備鍛煉的時候就看見了。”二叔道:“當時它還在門口。” 我心里一個激靈,現在這個東西的位置在院子的中央,離我們有十米左右,也就是說,在半個小時里,這個東西一直在朝我們靠近。 我看三叔和二叔的衣服都是干的,就問道:“你們就沒有過去看看?” “要麼你過去?”三叔瞪了我一眼,我看他們神色有異,就問怎麼了? “這一次有點不尋常。”二叔道,“你看這雨水。” 我低頭看院子里積下的水潭,就發現這積下的水是一片一片的,有幾片竟然飄著一層發暗發紅的東西。“這是......” “血。”二叔道。 我吸了口涼氣,立即感覺到強烈的不安,手都有點發涼,沉默了一會兒,我問道:“那我們怎麼辦?” “你別慌,我已經給我伙計打了電話,讓他們拿家伙來。”三叔道,這時候我看到手里拿著一把鐮刀,眼里犯著凶光。“不管這是什麼東西,老子也讓她有來無回。” 我點頭示意,不由心揪了起來,立即四處也找防身的東西,最後找到一根扁擔,立即抓成鬼子進村的樣子,縮在三叔後面等著。 這雨沒完沒了,又下了十分鍾,才小了起來,這時候三叔的伙計才到,竟然沒人敢從院門進來,都從三叔房里的窗戶里把家伙遞了上進,三叔早就在等這一刻,把鐮刀插進腰間,抖開了包著家伙的油布。 我一看,是一只短頭的獵槍,新的,油光錚亮,“看這貨色,全是在昌江買的,就是白沙起義的地方,全是當地人的手工活。一槍下去,別說螺螄了,騾子的腦袋都打飛。”三叔咧嘴笑道。 “你這次回來主要就是來倒騰這東西吧。”二叔道。 “胡扯,老子又不是干偷獵的,朋友幫我帶的。”三叔道,一邊利索的裝上子彈上膛,用油布蓋住槍,一邊走進了雨里。“好了,咱們去瞧瞧怎麼回事兒。” 我和二叔也跟了過去,二叔竟然還冷靜的打起了傘。幾步就靠近了那東西,我們不敢靠太近,離他兩三米就停了下來,仔細看去,這一看我一下子毛骨悚然。 那是一堆龐大的黑白斑斕的螺螄聚成的“柱子”,大約是一個人的形狀,但這還不是最可怕,最可怕的是,那東西碩大的頭顱上,竟然還隱約有五官,扭曲畸形,看上去無比的猙獰。 三叔看著都有點吸涼氣,我們繞著這東西轉了兩圈,這東西紋絲不動,三叔就舉起了槍:“咱們先打一炮試試?” 剛想扣動扳機,二叔就攔住了他,對我們道:“等等,這個......里面好像有東西。” “怎麼?” 二叔盯著看了一會兒,拿過我的扁擔用力插進螺螄堆里,一攪,螺螄四散,一下竟然有一只人手從里面露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