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賀歲篇 死亡
表公的尸體躺在祠堂里,還在不停的淌水,尸體前面圍著屏風,屏風外所有吳家能說的上話的人都到了,坐在長凳上,我老爹坐在主位,按著自己的額頭,幾乎無法說話,這一次是真的焦頭爛額了。 我和三叔都縮在角落里,剛剛熄掉的燒紙錢的鐵盆又拿出來,幾個女親戚又開始燒紙,男人們都拼命的抽煙。快過年了,出這種事情,真是不吉利。 二叔和另外幾個人在里面檢查尸體,村里的警察也來了,在沒下地的時候,這些都是良民。半餉警察出來,二叔跟著就給我們打了手勢,讓我們跟著去。 打了傘到了村派出所,其實也就一辦公室,把事情給交代了,我們三個坐到派出所外的房簷下蹲著,惆悵的一塌糊塗。三叔叼著煙,看著天也不說話。 和表公的感情自然不會深到那種底部,這些人對死亡都是看的相當開的,只不過這事兒不爽氣而已。 “是淹死的。”二叔道:“昨天咱們結束回去,可能給那幾個道士灌了幾杯,有點多了,回來滾進溪里了。結果入夜下了大雨,就這麼沒了。” “那些血是怎麼回事?” “在溪里給水沖的時候,身上的劃的一塌糊塗。”二叔搖頭:“全是口子,骨頭都看見,太慘了。” “那些螺螄的事情咱們就不往外說了?”三叔道。 “說出來誰信?你說咱村派出所有類似x檔案那樣的部門嗎?”我道。 三叔吧嗒吧嗒抽煙,把煙屁股扔到雨里,表公一死,原定的時間不能回杭州了,而且現在死了人了,事情的性質就變了。這里面牽扯到的事情更麻煩。因為表公是我們這一脈說的比較響的,平時靠他的威信壓著下面的人,他抬著我老爹做族長,現在一死,不光我老爹可能要被人擠兌,這家族派系里無言的麻煩會越來越多。特別是這幾天表公來是和我們密談,別人肯定看在眼里,這一下肯定說什麼的都有。 “如果真是他自己摔下去的倒也心安。”三叔道。 我點頭,表公酒量很好,說他會喝醉誰也不信,話說回來這里人都是喝綠豆燒這種度數的酒的,豆腐宴吃的是賤男春,還是低度的,怕的就是有人喝多了鬧,這酒對這里人說起來就是白開水似的。 “不過他年紀到底大了,誰知道呢。”我安慰自己道。 “大侄子,這事情我看不成,等雨停了,還得去鎮上買農藥,干他娘的,咱們和那些螺螄拼了!”三叔罵了一聲娘。“看誰滅了誰。” 我歎氣,心說還真是憋氣,大冬天老老遠跑這里來和螺螄較勁,這年他娘的怎麼過啊,心里也開始琢磨杭州的事情,如果這麼久不回去,那邊的事情應該怎麼處理呢,王盟同學再過幾天就回家了,難道提早打烊?這邊的事情沒完沒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了。我心里有個預感,如果這事情不能圓滿解決,可能以後再也不用回來了。 這時候我看到二叔正看著一邊的陰溝發愣,好像在想什麼心思,就拍了他一下:“二叔你琢磨什麼呢?” 二叔回過神來,道:“我有個問題想不通。” “怎麼了?”三叔湊過來。 “你們不覺得奇怪,那東西為什麼老往咱們院子里跑?咱們住的地方離這溪可有點距離。” “哎。”二叔一說我也機靈了一下,確實,一直沒想到。 “它是什麼目的?”二叔站起來自言自語。說著他看向三叔,盯著他看。 三叔給他看的很不自在,道干嘛? 二叔道:“老三,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做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