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變種吞噬病毒!
內核戰場中突然發生變化。 100道數據波和250病毒源點剛祭出就已經執行爆破,爆破過後,從100道數據波中分散出一些大點和小點,這些都是子母蠕蟲,不止是這,就連250個病毒源點也一樣,250個病毒源點爆破後分散出原來的吞噬病毒,還有N多子母蠕蟲。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楊天並沒有成功的將子母蠕蟲嵌入到病毒源點中,只是用了另一種原理借用病毒源點釋放出來。 剛開始病毒病毒使者的本源點還在大肆的轉移,根本不把楊天釋放出的吞噬病毒放在眼里,過了整整三分鍾,他開始感覺到不對勁,因為他的轉移速度明顯慢了一些。 楊天就這樣不停的祭出100道數據波和250個病毒源點,剛祭出就執行爆破,整個過程只需要2秒鍾,甚是極速。100道數據波爆破後分散出子母蠕蟲,而250個病毒爆破後分散出吞噬病毒和子母蠕蟲,雖然吞噬病毒已經被病毒使者破解,但釋放出來的子母蠕蟲卻是每一次結合都會產生不同種類的變種。 這樣以來,子母蠕蟲結合後再產生變種病毒,雖然速度上慢了一些,但吞噬效果絲毫不差于完整的吞噬病毒,由于病毒使者剛開始太過大意,如今發現了其中不對勁想要轉移時卻已經遲了。 子母蠕蟲變種後的的吞噬病毒完全限制了他的轉移速度,雖然現在變種的吞噬病毒密度還不大,但只要病毒使者想要脫離這個密度圈,楊天就祭出攻擊,病毒使者在這個時候,必須抵抗,不然就會被轟殺。 〔怎麼會這樣?你的吞噬病毒怎麼會突然發生變種?〕病毒使者甩出疑惑的字幕。 〔滾!〕 隨著時間越來越長,內核中已經有大半空間被變種後的吞噬病毒所占據。祭出後爆破,爆破後分散子母蠕蟲,子母蠕蟲結合後產生變種的吞噬病毒。 其間,楊天更是瘋狂地爆破,根本不給病毒使者喘息的機會。 變種後的吞噬病毒,限制移動速度,攻擊速度,甚至還吞噬攻擊地破壞值,不止如此,就連病毒使者祭出那個病毒源點也一塊吞噬。 此時,病毒使者祭出那個病毒源點只有先前一半的大小,就連感染速度也慢了許多。 五分鍾後,內核中已經全部被變種後的吞噬病毒所暫居,其間更是夾雜著N多完整的吞噬病毒,只不過病毒使者可以破解,當然那邊的地獄使者也和病毒使者一樣。 他們可以破解完整地吞噬病毒,但卻不可以破解變種後的吞噬病毒。 那邊的地獄使者本來就快要消失,被限制了攻擊速度,轉移速度後,風卷的侵蝕流當即就侵蝕過去,只是一瞬間,地獄使者就已經消失。 如果此刻有其他本源點進來,不到一分鍾,本源點必定會被吞噬,即使古老黑也不例外,除非他有爆破能力。 地獄使者本就可以破解完整的吞噬病毒,所以內核中完整地吞噬病毒對他沒有什麼威脅。但變種後的吞噬病毒已經限制了他,可以想象一下普通的本源點進來,單是完整的吞噬病毒就可以將他吞噬,更不用說內核中還有密度極大的變種吞噬病毒了。 此時此刻,病毒使者的本源點已經若有若無! 病毒使者似乎意識到自己將會被吞噬,〔居然是不定位變種?變種吞噬病毒?圍巢你……〕 〔滾!〕 楊天並沒有攻擊他,只是不停的執行爆破!! 病毒使者現在唯一可以做地就是等死,沒錯,想要撤離他沒有那個實力,想要反擊他更沒有那個本事。 隨著子母蠕蟲越來越多,產生的變種吞噬病毒也是越來越多,此時,病毒使者祭出那個病毒源點,完全可以忽略不計,變種後的吞噬病毒已經開始吞噬他的本源點,則吞噬他地本機系統。 距離楊天分析范圍之內,爆破的效果連連不斷。 這是Gnay、KOK、耶穌三人,三人來之前,天使將破解後吞噬病毒地過濾程序傳給三人,如果只是吞噬病毒的話,他們三人和病毒使者一樣,也不會受到任何威脅,無奈子母蠕蟲結合後產生的變種吞噬病毒,他們三人只能不停的抵抗。 Gnay有能力執行爆破,所以無論是什麼病毒,只要在本源點周圍爆破,則完全可以無視。 相對來說,耶穌的90道數據波圍繞著他的本源點不停的旋轉,利用攻擊速度來抵制周圍密密麻麻們的吞噬病毒,這樣以來也可以抵制被吞噬,但如果是對戰的時候,他就危險了許多。 KOK也沒有能力祭出爆破,但他有自己的方法,他祭出的是純攻擊源點,利用20個攻擊點呈四方形緊緊包圍著自己的本源點,而後再祭出20個緩緩向外擴展。 一旦外圍的20個攻擊源點被吞噬,則里層的20個攻擊源點迅速補上,宛如波紋一般,緩緩擴大。 驀然! 彭! 〔圍巢,我一定會破解出你變種後的吞噬病毒!!!這次我輸了,不會有下次!!!!你等……〕 字幕沒有甩完,病毒使者的本源點已經消失。 風卷和云襲兩人根本不受任何限制,因為楊天編寫的過濾程序完全是根據源代碼編寫,不論是完整的吞噬病毒還是變種後的吞噬病毒,則過濾程序都可以過濾。 “唉!”看到病毒使者被病毒吞噬,蘑菇搖頭暗歎一聲,這是在意料之中,不止是他,暗影、北極也一樣,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 JACK那頗為英俊的臉上滿是惋惜之色,搖搖頭,微微抽泣兩聲,“唉,何必呢?何必呢?你說你小子早點離開不好,還他媽的大肆轉移,叫什麼病毒使者。我靠!現在好了吧,被吞噬了吧!!唉!!” 嗖!嗖!嗖! 楊天、云襲、風卷三人的本源點轉移到Gnay三人之前。 〔我服氣了,圍巢!你狠!!〕耶穌甩出一段字幕,想必現實中的耶穌此刻定然是滿臉苦笑,這個時候,如果圍巢想要轟殺的話,絕對是暫居了上風,就連Gnay也不敢保證自己是否可以‘活著出去’。 〔Gnay、KOK、耶穌,你們古黑論對逍遙域有什麼計劃?〕楊天甩出字幕詢問。 〔我可以認為,你是在逼問麼?〕Gnay甩出字幕。 〔可以這麼認為!〕楊天回應,在這種情況下,他絕對暫居了上風,往往技術越高的黑客,如果被摧毀的話,則損失就越大。 因為他們的本機系統裝載著太多東西。每時每秒,甚至在戰斗都會編寫出新的東西,根本來不及備分,比如此刻的楊天就是,他剛才編寫出將子母蠕蟲用代碼利用病毒源點釋出,這些代碼和原理此刻完全沒有備份。再說他也沒有時間備份,一旦被摧毀,則全部消失,可以修補還好,一旦系統崩潰,就會完蛋。 融入代碼原理這東西,第一次可以編寫出來,而第二次就未必編寫的出,除非你有能力將全部代碼記在腦海中。 所以,古老黑級別的黑客一般戰斗中很是謹慎。 〔你們三人未必能將我們摧毀,如果我想撤離,你似乎阻擋不了我!〕Gnay甩出字幕,字里行間里都透漏著自信。 的確,這種情況下,楊天也沒有信心將Gnay摧毀,特別這個Gnay還有能力祭出爆破。 〔如果你想,我們可以試試!〕風卷性格開朗柔和,但並不代表他善良,和楊天呆在一起這麼久,就算再善良的人,也會帶點壞! 〔我們之間根本不需要這種無意義的戰爭!!〕旁邊的KOK又祭出20個攻擊源點而後甩出字幕。 無論是Gnay、還是耶穌,或者KOK,此三人的攻擊模式楊天已經記在心里。 〔一線天是你創立的吧?〕KOK詢問。 至于這個KOK,楊天認識的很早,但是,至今他對KOK了解地甚少,從網絡中第一次遇到KOK,這家伙就透漏著神秘,好象什麼事情都知道一般。 〔那又如何?〕 圍巢始終是圍巢,在網絡中,他的說話方式永遠都是這樣,從來不會改變。 〔我們有共同的敵人,逍遙域!〕Gnay跟著回應。 〔哦?〕 〔我雖然不知道你創立一線天的目的,但我想我們的古黑論和逍遙域都是你的敵人,以後必定有戰爭,三方混戰不如縮小成兩方對戰!!你認為呢?〕 對于這個Gnay,在六年前楊天剛來到中國的時候,就從網絡中不止一次聽到此人在倫敦的神話,更是黑客界的一個傳奇,如今成了敵對關系,想想也覺得可笑。 〔如果可以,我想我們可以詳細談一談!〕Gnay這是在發出合作邀請。 楊天盯著顯示屏沒有回應,腦中快速思索著…… 其間,耶穌沒有甩出字幕,他想的很單純,或許三人中也只有耶穌屬于那種沒有野心的高手對于一線天、古黑論、逍遙域,這三方最後誰會堅持住,對他來說並不重要,如今的他,只想和圍巢交流一下延續無限循環的技術,只是Gnay和KOK的旁邊,他不好開口。 耶穌的存在絕對是一個技術狂熱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