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我的故事里面,你是男主角!
惜月來了,靚麗的臉上依舊掛著笑意。 夜間11點,楊天不知道她怎樣進來。 但,這些已經不重要! 楊天剛出門,本來還擔心惜月要進大廳,但是,擔心是多余的,他剛走出門,惜月只是笑了聲,隨後拉著他快速下樓。 楊天沒有拒絕! 他在想,想著惜月那種不對稱的笑意,他確定此間的笑,並不是惜月以往的笑意。 這是一種無法用言語表達的笑意。 似乎,笑意里夾雜著淡淡憂傷,卻又不像,想著,想著。 就這樣想著,等醒悟過來後,他已經坐在車里。 車,還是紅色跑車。 和先前兩次見面一樣,車,快速行駛著,行駛在漆黑的夜間,行駛在寂靜無人的大道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楊天的確不清楚時間的流失,他一直盯著惜月。 而惜月此刻臉上沒有笑意,單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芊芊玉手緊緊握著楊天。 很滑膩,也很苦澀。 這種感覺很奇怪! 此刻,楊天並不擔心邪十的成員,因為他相信,風卷一項很小心,甚至有時候比自己都小心,在加上一個無限循環高手金手指。 他相信即使有國家的人隱藏于內核中,他們也會有辦法逃離! 車,突然停止。 沒有任何預兆!很嘎然!停止後,惜月依舊握著楊天,並沒有松開的意思。 而楊天只是淡淡望著他,眉宇間有絲絲不解。 惜月緩緩低下頭,發絲順勢垂落下來。驀然!握著的手突然松開,楊天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楊天皺眉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惜月松開了他,而是此刻地惜月低著頭,雙手似乎在輕輕擦拭著什麼。 她,怎麼了? 哭了? 楊天沒有開口。他不是一個愛說話的人,更不是一個會安慰地人,他只是默默注視著她。 惜月輕聲喊出,聲音很古怪,里面仿佛夾雜著太多想念,和無法表達的感情。 惜月喊聲過後。隨即歪著腦袋,單手擦著眼角。 楊天確信那一刻看到了淚水。 淚水被惜月滑膩的指間抹去,留下的只是淡淡地淚痕。 楊天依舊沒有說話。仍然盯著她。 車內被密封著,但是,楊天依舊能感覺到外面凜冽的寒風。 香唇,嬌舌,唇對唇。 不知什麼時候,惜月已經吻在楊天的嘴上。親吻著。 惜月長長的睫毛眨動幾下,隨後緩緩閉上眼,雙手環扣著楊天的脖子。 親吻著,迷失著,轉動著。 又不是屬于此間的吻,卻是在此間轉動著。 楊天沒有回避,他不傻,他也是個男人。只是他地性格決定了他的一生。 親吻著,楊天此刻已經感受不到外面凜冽的寒風,此間地他只能隱隱感覺到惜月柔軟的心聲。 屬于心靈的感應! “天,抱著我可以麼?” 惜月突然開口,楊天撇撇嘴角,依舊沒有動! 腦子雖然清晰,但是卻延續了性格的慣性。 惜月沒有在意楊天的無動于衷,她伸手拉著楊天,而後把楊天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間,雙手依舊。 或許是默許了,或許是慣性,或許是迷失。 就這樣,兩人再次親吻在一起,惜月雙手環扣著楊天的脖子,而楊天的雙手環抱著惜月的小蠻腰。 風,不再凜冽,不再呼嘯,不再瘋狂。 因為此間是屬于楊天和惜月兩人。 此間只有他們兩人,不可能在夾雜任何東西! 似乎兩人都達到了極限,彼此都能聽到呼吸聲,惜月輕咳咬著下唇,眼神複雜的望著楊天,而後,輕輕依偎在楊天的懷里。 楊天這次依舊沒有說話,然而,這次,他的雙手卻主動抱住了惜月。 依偎在楊天稍瘦的懷里地惜月,這時,內心很甜蜜!臉頰上也浮現出幸福的神色。 轉動著! 我要此間隨我一起轉動,我要激情與我存在。 “天,你喜歡我麼?” 懷里傳來惜月的輕聲詢問。 楊天沒有回答。 “天,我嫁給你好麼?” 惜月並沒有在意楊天的反應,她依舊詢問著。 “好想,好想就這樣依偎在你懷里,真的!好想!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你,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愛上你!” 惜月說著,楊天不語。 “呵呵,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麼?我們在大街上為了婷婷而相遇,天,你知道麼?這不是偶然,呵呵,還記得當時婷婷喊你爸爸,喊我媽媽麼?呵呵!我當時內心覺得很好玩!” 惜月不停的說著,她說著,楊天重來不回應。 或許,她不需要楊天的回應,她只需要楊天聽著。 是的,聽著也就夠了! 聽著,也就滿足了。 愛他,就要包容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冷漠! “由好玩,而後來再次相遇,我開始對你感到好奇,呵呵……,好玩?把自己玩進去了,呵呵……好奇?卻是拿自己的幸福當成了賭注!” 愛,或許是一種賭注。 只要敢賭,或許就有收獲。 惜月就是這樣一個人,一個敢愛敢恨,時而瘋癲,時而瘋狂。時而忤逆,時而溫柔的複雜女人。 這一年。她24歲,而楊天21歲! 惜月依偎在楊天懷里說著,沒有停,把自己和楊天認識的經過就這樣講解著。楊天生來不回應。 惜月在講一個愛的故事。 而楊天卻是里面的男主角! 時間已經為兩人靜止在此間,此間不再旋轉,只是融化著,融化著…… 然而,這邊的時間停止,而自由基地地服務器內核中地時間卻依舊在進行著。 楊天已經離開兩個多小時。 此刻。虛擬戰場中由以前的混戰慢慢演變成擂台戰。 兩個小時過去,雙方都在不停地厮殺著,互相吞噬著。 攻擊一方有。火狐團、HK聯盟、螞蟻王朝、地獄、華聯安全中心,還有一個邪十。 而自由基地一方似乎源源不斷。 雙方的成員不停的厮殺,但讓HK聯盟等組織疑惑的是,自由基地地成員似乎殺完,摧毀了,又有新的到來。 就算換系統。恐怕也早應該殺完,但是情況依舊如炎一般激烈。 雙方成員都在厮殺著。 然而,自由基地本來有10個本源點,HK聯盟等組織都知道這10個本源點是高手,而後又來5個本源點。 自由基地的15個本源點一起攻擊,然而,攻擊過後,HK聯盟的等組織損失慘重。 戰爭中有死亡是絕對的。 雖然這是虛擬地戰場。沒有血流。 但是被摧毀,HK聯盟等組織並不會驚訝,讓他們驚訝的是這15個本源點居然有10個大循環高手,5個小循環高手。 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自由基地什麼時候有這麼多高手? HK聯盟的KOK不知道、地獄地帝釋天不知道,上帝之手等人也不知道,邪十的風卷更不知道。 擂台戰。 多人戰已經不能取得優勢,只能雙打擂台。 [索嘎!中國黑客也不過如此!哈哈!!!!(日文)] [哼!中國的黑客,恐怕厲害的也就那麼幾個人!(英文)] [哇哈哈!轟殺的好啊,你們不是很拽麼?怎麼現在怕了麼?(德文)] ……………… ……………… 好家伙,不會是八車聯軍吧? 此刻,自由基地的15個本源點各自甩出侮辱性的字幕! 在他們對面,各大組織的高手摧動著本源點,有的三五個聚集,有個兩三個聚集,看來應該都是各組織的負責人。 實際上,他們不知道的是,這15個高手都是各國自由基地的負責人,自由基地全球聯盟性質,每個組織都有一兩個大循環高手。 美國、英國、德國、俄國、日本等8個國家,除了這些,還有日本的幾位高手。 這些,HK聯盟等組織並不知道。 這時,中間的一個本源點甩出字幕,[孤星可在,我是KOK!] 過後,對面15個本源點之一,甩出字幕,[在,不要勸我!每個人走地路不同!] 猛然,唰!一個圖微祭出! 綠色代碼條文,邪惡十進制! 當即甩出一段字幕,[我們處理對面3個大循環!] 字幕落下,六個本源點襲去! 而後,其他組織也紛紛甩出字幕,[哈哈!邪十不愧是邪十,我HK聯盟也吃掉3個!] 隨後,[我地獄,3個!] [哼!剩下的交給我們螞蟻王朝!1個大循環,5個小循環!] 一觸即發。 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