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我要徹底放縱我自己!
自從楊天從北京離開後,風揚就下定決心去上海,半個多月後終于把事情搞完,他沒有通知百靈,就是不想讓百靈知道,他內心並不討厭百靈,只是他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而今,風揚還真沒想到百靈會找到這里,他並不知道百靈是如何找到這里的,這已經不重要了,畢竟百靈已經來了. 既然來了,風揚不會不管她,風揚的性格就是這樣,開朗,對人對事都比較和藹. 上海市東明小區三單元. 客廳內,李依,百靈坐在沙發上,風揚坐在他們對面,而旁邊的張遠倒顯得有些尷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剛才夏雪兒接過電話直接去小區門口接木晚秋和婷婷. 楊天的離開,風揚並沒有說什麼,他知道楊天不喜歡人多,而且比較孤僻,他有心讓楊天多接觸一下社會,多與人交流一下,但無奈楊天搖頭笑之. 出去走走或許對圍巢會好一些,如果再這樣悶在臥室里,遲早會被悶壞,所以,楊天要出去走走,風揚還是很高興的. 客廳擺放極為單調,一套環形沙發圍繞著一張桌子,桌子旁邊有幾張凳子,其他的什麼也沒有,甚至連招待客人的一些必須品也沒有. ”風,你就住在這里麼?”百靈四處打量著,輕聲詢問,不管怎麼看,她都覺得很奇怪,這麼大的房間.三間臥室,有兩間臥室都緊鎖著,客廳內除了沙發,桌子外,牆壁上掛有幾幅幽深的圖畫. ”蠻單調的!”旁邊的李依也四下環視著. 風揚笑著搖搖頭不語.男人的房間其實越簡單越好,他不是一個懶人,但每天打掃房間的話,他也會吃不消的. 這時,張遠端著幾個杯子過來,放在桌子上. ”喝水吧!” 李依和百靈兩人用上疑惑的眼神望向張遠,後者嘿嘿一聲傻笑,立即撓頭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忘記介紹了,這位是我的朋友!張遠!”風揚看出張遠的尷尬,立即站起介紹. 兩位美女正欲喝水,然而發現杯子里根本就是白開水,兩人對視一眼,彼此都從眼中看出了疑惑.難道他們就是用白開水招待客人的麼? 想著,兩位美女看向風揚,後者先是疑惑,隨即就明白過來,笑著,”冬天,喝水對身體好些!” 他知道楊天喜歡喝純淨的礦泉水,所以房間里根本不會出現其他象咖啡,飲料之類的東西. ”俺,俺去給你們做吃的!”站在一旁著實感到尷尬,歲,張遠最終還是覺得下廚房. ”咚咚!--”敲們聲. 風揚前去開門,門開,夏雪兒和木晚秋,先前百靈已經介紹過,所以他知道這位看起來散發淡然美的女孩叫夏雪兒,旁邊這位看起來冰冷的美女,風揚在北京市就對她印象很深,不為別的.只因為他覺得這木晚秋和楊天的關系不一般. 至于中間這個小女孩,風揚倒不認識,不認識歸不認識,但他並沒有問. ”進來吧!”說著,風揚轉身坐回椅子上. ”雪兒,她是婷婷麼?”這時,坐在沙發上的李依站起,來到夏雪兒面前,低聲詢問. ”恩!”夏雪兒點點頭,隨後向其他人介紹,”這是小晚,木晚秋!”說著,頓了頓.”小晚,這是北京的兩位朋友,李依和百靈!” ”你好,我是李依!”李依對著木晚秋顏笑. ”你好,我是百靈!”百靈也跟著介紹自己. 木晚秋單手拉著婷婷,臉色依舊冷並,但聲音卻有所淡然,”我是木晚秋!” 冰冷的聲音,李依和百靈兩人的臉上明顯有所懷疑,但並沒有放在心上. ”呵呵!婷婷!”李依蹲下,輕撫著婷婷稚氣的小臉. 三個女人一台戲,更何況還有一個冰冷的木晚秋.四人坐在沙發上,婷婷坐在中間,幾位美女互相交談著. 風揚坐在椅子上,默默等待著. ”對了,惜月呢?”李依環抱著婷婷,疑聲詢問. ”月姐!”夏雪兒也不知道惜月為何沒有來,看向木晚秋,而後者此時緊盯著牆壁上那副幽深的圖畫觀看著. ”月姐過一會就來!”夏雪兒只要這麼回答. 從開始進來後,木晚秋只說了幾句話,隨後一直盯著牆壁上那副幽深的圖畫直看,至于為什麼,她自己也說不清楚,但她總感覺這幅畫很孤然. 就這樣看著,看著,仿佛在此間一般. 憂愁並不代表傷感,風揚在家里無奈地看著幾位女孩,而此刻的楊天卻坐在惜月的車里. 紅色跑車車速極快,約莫過了半個多小時後,跑車在郊區的一個風景區停下. 這是一個娛樂區,楊天下車後,眯眼張望著. ”呵呵!跟我來!”惜月笑著,從包里掏出一張金卡,隨後到管理出刷卡. 楊天並沒有來過這些地方,此刻他也不清楚惜月為何帶自己來,在後面緩緩跟著,進走不遠處,楊天忽然看到一個牌子. 〔玩的就是心跳,挑戰你的底線!〕 傻人看到這個牌子也會知道這是一個什麼地方,更何況還是楊天,這里是一個瘋狂的娛樂區.至于多瘋狂楊天不知道,但看四周的建築,能看處不是一般的瘋狂. 有建設的高塔,有望不到邊的急速罐車,等等...... ”呵呵!看什麼?隨我來!” 楊天還未反應過來,接著就發現自己的手已經被惜月握住,惜月帶著楊天小跑,來到一個電子車上,兩人坐在里面. 車是自動行駛,楊天剛坐下,啪啪!安全帶自動扣上,正欲詢問,猛然發現車的速度變的極快. 刷!是那種逆流而上的感覺,還未准備好的楊天,只感覺腦子一熱,差點一口氣沒順過來,車速至少飆到300+. 狂風忽忽吹打著楊天那飄逸的碎發,噼里啪啦的發絲在耳邊響個不停.狂風吹,發絲交錯聲,然而,楊天依稀能聽到惜月那銀鈴般的嬉笑聲. 卡!電子車停止! Shit!楊天的臉色這才緩緩恢複過來,上吹一口氣,晃晃腦袋,刷!這是一個塔頂!我靠! ”呵呵!感覺怎麼樣?”惜月下車,依舊嬉笑著,仿佛沒發生此事一般. 楊天靜坐了十幾秒,這才下車,瞥眼望去,發現惜月正在和一個工作人員談話. 四下環視,這個塔頂是人工建設的,至于多高,他不清楚,但可以感覺到溫度有些低.前走幾步來到塔頂的盡頭,楊天眯眼向下看去. 好家伙!一眼望不到底. 看了看四周的道具,又看了看站在不遠處的工作人員,猛人,兩個字跳入腦海! 蹦極! 冬天蹦極,這麼高! 果然,惜月的笑聲傳來,”楊天,我們完蹦極!” 蹦極,楊天沒有玩過,但還是點頭同意.工作人員把安全道具綁好,接下講述了一些要點. ”要一起麼?”惜月笑著,寒風吹打著長長的秀發,秀發順勢遮著惜月半邊秀臉. ”好!” 楊天嘴角陡然翹起,雖然沒有玩過,但他不會畏懼,或許應該徹底放松一下,釋放心中太多的壓抑. 工作人員紮好安全道具. 來到跳躍台,楊天緩緩閉上眼,木然,他感覺到自己的左手被一只滑膩的玉手緊緊握住,他知道一定是惜月的手,這種感覺很奇怪. ”400米哦!”惜月的話語傳如楊天的耳中. 400米沒,高麼?難道不高麼? 閉上眼,幼時的一切在腦子回憶了一遍,以及剛與風卷見面的場景,和那次初在網絡上見到’固若金湯’四個字. 一切的一切猶如電影一般在腦海中演繹著. 風依舊是寒冷的風,風勢依舊猛烈. FBI的獵殺榜以及對自己的通緝令,云襲的下落不明,JACK被FBI逮捕,一切的一切,再次在腦中飄蕩. ”惜月,你有目標麼?”木然,楊天閉著眼,輕聲詢問. ”呵呵!”惜月歪著腦袋,略下一會兒,接著回應,”呵呵,我的目標,就是和你在一起咯!” 楊天淡然著幽白色的沉臉,搖搖頭. ”你呢,楊天!”惜月反問. ”我的目標?”楊天嘴角的笑意劃過,隨即消失,猛然,他那幽深的雙眼突然睜開,緊接著,雙手環抱著惜月,嘴叫一橫. ”我想徹底放縱我自己!” 話音落下,惜月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感覺自己已經在半空中,而且以極快的速度狂飆直下. 塔頂三名工作人員瞪著大眼,滿臉不可置信,眼中更是驚駭連連. 半空中...... 楊天眯眼緊盯著惜月,惜月臉色煞白不已,和楊天對視著. 1秒,2秒,3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