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沖擊的瞬間!
綠色戰爭中,特別是大型黑客戰中很少出現追擊,除非是想要追查你的資料才會選擇追擊,一般的黑客戰中,除了摧毀就是轟殺.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直接讓對方的系統癱瘓,從而無法運行,在虛擬戰場中消失. 虛擬戰和現實戰並不相同,在虛擬戰中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是行不通的,因為在虛擬戰中,摧毀,轟殺往往都是出現在一瞬間的. 上海市華東新區6號別墅內. 惜月把披散著的秀發後挽起來,亮飼的臉上掛著愜意的笑容,此刻的她一雙玉腿單翹著,顯示屏上映出的色彩照在她那精致的臉上,說不出的妖豔. ”呵呵!組織內來人了!” 惜月輕聲一笑,隨即端身坐直,接著對著話麥詢問. ”雪姐,我們這次來了多少人?”雖說加入雪花組已經多年,但是組織里的其他人,惜月很少認識,組織里她只見過雪姐,其他人都是通過語音聯絡. 惜月和木晚秋的單線聯系人是雪姐,所以一旦有任務,雪姐自然會通知兩人. 惜月問過,音響里傳來雪姐的聲音. ”先前我們一共22人參戰,剛才組織里又有20人接入!一共42人,此次,我們一定要拿下對方的WEB服務器。” ”呵呵,看來上面這次下的死命令噢!”惜月雙手在鍵盤上飛快的舞動,輕笑回應. ”是的.阿月,現在已經確定對方架設的是雙重WEB服務器,從分析結果來看,對方的WEB服務器一共在五個IP上進行轉移,暫且稱為1號,2號--5號.我們首先要拿下1號服務器,依次循環,從而奪取對方真實的控制權限.” ”呵呵!OK!” 有了詳細的命令,惜月開始激戰. 然而,旁邊的木晚秋依舊淡然著臉,冰冷地雙眼緊盯著顯示屏,目光中充滿了謹慎,突地,她的秀眉猛然上挑. 就在先前她所使用的’暴雪’分析工具,此時工具上的數據翻動的有些緩慢,最終停留在一個緩慢狀態. 〔數據流量22W,分析中,分析進度98%,個數,21!〕 暴雪分析工具上顯示出對方22W數據流是21人催動的.一般的黑客都知道,個人催動的數據流越多,越難把握,也就是說,催動數據流的多少與強弱沒有關系. 有的黑客催動一條數據流就可以瞬間摧毀10W的數據流. 所以黑客的強弱,並不代表催動數據流的多少. 滋滋-- 音響中傳來流利的英語,是丹娜. ”小晚,有情況!” 恩?木晚秋正欲回應.然而監聽工具中彈出一個窗口. 〔目標服務器端口65568開放,6秒鍾之後關閉!時間,11點06分!〕 如果這個時候對方服務器的端口開放,那麼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有人潛入,正欲彙報情況,這時,監聽工具上又彈出兩個窗口. 〔目標服務器端口4468開放,4秒鍾之後關閉,時間,11點56分!〕 〔目標服務器端口3697開放,12秒鍾之後關閉,時間,12點08分!〕 瞥眼一瞄,此時已經夜間12點15分,不敢怠慢,立即彙報. ”雪姐,在11點06分時,目標服務器端口開放6秒,11點56分時候,目標服務器端口開放4秒,12點08分時,目標服務器端口開放12秒!” 木晚秋使用的監聽工具在黑圈還算可以,但無奈碰上雙重服務器,雙重服務器是不定位移動,所以監聽起來極為不適,隨之監聽的信息也不能及時接收. ”收到!小晚,你繼續監聽與分析,我立即查看!” 雪姐的聲音剛落下,旁邊的惜月就驚呼起來,”難道地獄來了幫手?”說完,隨即否定這個答案. 因為如果對方請來幫手,那麼他們會從內部直接接如,根本不需要打開端口,就算從端口沖入,他們也不會分三批接入. 難道有其他人闖入? 木晚秋內心一緊,立即打開暴雪分析工具再次進行分析. 她需要整個戰場的數據,從而更好的掌握大局. 夜,又是一個蕭條的夜. 風,依舊是那樣猛烈風. 戰,楊天從來不怕,在他的心底有著頹廢的反叛,既叛逆亦忤逆! 楊天等五人剛一接入戰場,隨即就遭受到攻擊. 他們是從65568端口厮殺沖進,還未了解到戰場中的狀況,就從音響里傳來其他幾人的驚呼. 聽到驚呼聲,楊天眯眼瞄向分析工具,好家伙,分析工具上顯示著有2W多數據流全面襲來. 這2W多道數據流猶如被規劃過一般整齊一致,雖然是虛擬戰場,但楊天仍然能感覺到襲來地強悍,對方的2W多道數據流猶如流星雨一般全方位襲來. 楊天知道這次襲來的2W多道數據流不可能是一人催動,因為高手很少一下催動這麼多,畢竟難以操控,再且攻擊力也太小,只是范圍有些大. 很可能是幾人或者多人准備秒殺自己等人. 想著,楊天立即吩咐,”北極王,暗影和我一起反擊,風卷,蛋塔,奶茶你們三人居後小心!” 言罷,楊天點擊連接器,隨即操控肉雞,擬制3千多道攻擊數據流,既然襲來的是全方位攻擊,那麼楊天不准備催動環形沖擊波,雖然環形沖擊波的沖擊力強悍,但攻擊范圍太小. 所以,楊天祭起聚點攻擊的第一環節,分散覆蓋攻擊. 從三台肉雞中擬制3千多道數據流已經是他的底線,他再也無法擬制更多. 催動3千攻擊數據流,眼看對方的2W多道數據流就要襲來,楊天立即敲打鍵盤,瞬間編寫一段爆破代碼,接著嵌入自己催動的數據流中. 襲來,對方的2W多道數據流猶如流星雨一般襲來. 楊天催動著3千多道攻擊數據流快速向前沖,沖擊的同時,3千多道數據流各自形成一個攻擊點. 由于剛才嵌入爆發代碼,所以此次形成的攻擊點是爆破式爆發點. 接觸,流星雨撞擊在3千個攻擊點上. 剛一接觸,楊天上吹一口氣,接著敲下回車. 〔爆破,爆破執行......〕 3千攻擊點瞬間爆破,然而爆破後隨即消失,好家伙!楊天一愣,瞥眼瞄向分析工具,襲來的數據流少了一些. 〔狀態,1.8W,遞減中......〕 Shit!自己剛才催動的3千多道數據流只轟殺對方2千多道,可見襲來的數據流是多麼強悍,變相的說明,幕後催動者的攻擊技術也是一個變態. 唰!唰!唰! 襲來的數據流少了2千,但速度更快了,仿佛對方意識到自己遇到高手,所以1.8W數據流沖擊的速度更快,更猛. 近了,楊天發動一次攻擊,隨即再次發動,象他這樣能連續發動大方位攻擊的黑客,在全球也沒幾個,這不但是攻擊原理問題,還是一個運算問題. 如果能研究出循環攻擊的原理,那麼他就是黑客中的翹楚,而研究出循環攻擊的原理,並且能執行精確的運算,從而使循環速度加快,故,這就是一個變態. 然,楊天就是這樣一個變態,他的聚點攻擊就是循環攻擊,且聚點攻擊中的兩個環節能快速交替. 楊天之所以能祭出這樣的攻擊,一部分是他那強悍的攻擊方法,另一部分是他的心算. 對.風卷的過目不忘,而楊天的心算. 毫不誇張的說,楊天的腦子猶如一台計算機一樣,每天24小時不停的運作,他的腦子里充滿了數字,數字一過,腦海中隨即就能呈現出相應的答案. ”滴滴滴!” ’長城’防火牆發來警報,安全進度下降到90%. 然而就在這時,5道強勁的數據流沖擊過來,沖擊的同時5道數據流數列在一起,撞擊,5道錐形數據流在對方’流星雨’中來回穿梭,穿梭的同時四處攻擊. 這是北極王的五連發,從狀態來看,北極王對五連發的操控已經到了一個駭然的地步. 前兩次的戰斗,暗影都沒有爽快的出擊,然而這次,他祭自己久違的混暈攻擊向襲來的數據流沖去. 前三後二,前面3道入侵數據流,後面緊跟著2道攻擊數據流. 前面的3道入侵數據流圍困目標,後面的2道攻擊數據流隨即沖擊,依次循環. 五分鍾過後,北極王的五連發消失,暗影的混元攻擊也瞬間消失. 最終還是沒有抵擋住對方襲來的’流星雨’ 聚目盯這顯示屏,瞥眼瞄到分析工具,此刻工具上顯示著對方的狀態. 〔1.5W數據流!〕 至此,楊天確定襲來的數據流至少有6人操控,而且很可能都是高手. 啪!1.5W數據流瞬間襲來,撞擊. ”不好!”風卷驚呼一聲. ”滴滴滴!”防火牆的警報,〔安全進度下降到80%!〕 突然,音響里傳來一聲嬌哼!”哼!” 楊天還未反應過來,虛擬戰場中突然出現一道數據流反攻擊過去. ”奶茶,你做什麼?”北極王一聲大喝. ”shit!”楊天嘶罵一句,此時反擊完全是找死,如果對方的1.5W數據流集中一點攻擊的話,那麼後果無疑是被轟殺,系統完全報廢. ”你他媽的!”又是一聲嘶罵,楊天立即祭出環形沖擊波,同時喊道:”北極,暗影,隨我沖擊,風卷,蛋塔,你們居後緊跟!” 如果奶茶被瞬間轟炸,那麼對方很可能就會分析出自己一方到底有多少人,從而進行逐個擊殺! 楊天不希望看到的這些,他不會去管奶茶是否會被轟殺. 沖擊,楊天選擇了直線沖擊,前進! 直轟對方的老巢!死沖!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因為一開始他們就失去了主動攻擊權. 果然,虛擬戰場中,奶茶操控的單線數據流被對方圍困. ”圍剿?”這時,從音響里傳來北極王的詢問聲. ”沖吧!時間已經不允許!”旁邊的暗影插話. ”啪!”楊天點燃一支香煙,撇過話麥,看向床上的風卷. 風卷操控著三台筆記本,仿佛知道楊天望向自己,邊敲著鍵盤,邊回應,”隨你,速度要快!” 楊天點點頭,把香煙叼在嘴角,他剛才望向風卷,是在詢問風卷的意思,因為風卷剛才說留下奶茶,似乎以後有用. ”轟殺!直接沖擊!” 最終,楊天吐出一縷煙霧,嘶聲甩出幾個字. 既然決定了,就要放開去做,不論結果如何,先轟殺了在說. 殺!殺!殺! 直搗黃龍,直接轟殺,直接沖擊對方的老巢. 楊天祭出環形沖擊波,北極王的五連發快速凝聚,暗影的混暈攻擊隨即准備完畢,蛋塔催動一條入侵數據流居中,風卷催動N道入侵數據流居後,而且數據路的個數一直在極快的增加,仿佛要做大動作. 楊天通過分析工具上發現風卷的狀況,隨後點點頭. 他明白風卷的意思,風卷要救奶茶. 猛抽一口香煙,甩出一段話,”沖,不要停!切記,不要停!” 唰!唰!唰! 環形沖擊波首當其沖,速度極快,而後,五連發,混暈攻擊跟上. 風卷的入侵數據流越來越多,緊跟的同時,依舊在增加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