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邪十的三魔會面!
上海市機場,楊天和周小春兩人直接打D殺入外面的廣場內,廣場人聲鼎沸,兩人進入大廳內等待著。 其間,周小春並沒有問楊天要等誰,他只是默默的跟在楊天身後。 楊天眯眼在大廳內四處尋找著,巡視一會兒,不見風卷的身影,正欲撥打電話,然而手機來電。 “喂!” “圍巢,我在西廳門口!” “等我!” 掛上電話,楊天瞥了一眼身後的周小春,輕笑一聲,“人好多!” 言罷,向西廳門口走去。 周小春聞言後,頗為贊同的點點頭,同樣,他也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來到西廳門口,楊天止步,嘴角漸漸翹起不尋常的笑容。後面的周小春不解,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西廳門口處站著十多個人,但有一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個短碎發,身著黑色中山服的青年,青年拉著一個手擔箱,由于青年是背對著,所以周小春並不能看到青年的模樣。 風卷,始終都是風卷,永遠都不會變。 楊天不清楚風卷為何喜歡穿中山裝,但他知道風卷是一個有原則的人,認定的事情,從來都不會改變, “風揚!”楊天輕笑著,大步上前。 一聲風揚,前面那位穿著中山裝的青年轉身,周小春舉目望去,陽光,棱角臉上掛著眼光般的微笑,然而沖擊周小春視覺的是,本該一個陽光帥哥卻穿著一身中山裝。 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太過另類。 噠!噠!噠!楊天和風揚同時大跨三步,啪!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周圍的人並沒有感到奇怪,因為在機場里久違的朋友見面擁抱是很正常的,但看在周小春眼里就不是那麼回事。 他覺得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做出如此斷背地動作,著實太過不妥。 心下,單手推了推眼鏡,轉身看向另一邊,猛然,他想起這個叫風揚的青年,在北京大學校門口的時候,楊天就是和他擁抱在一起的。風揚,對沒錯,是風揚。 楊天和風揚在北京大學校門口那次斷背似的擁抱,深深印在當場所有人的腦海中,周小春也不例外。 “你還是老樣子!”楊天輕笑著。 “哈哈!”風揚松開,一拳擊在楊天的胸口,笑道:“你小子不也一樣麼?” “回家在說!”楊天說著。來到周小春身旁,“走吧,一起回去!” 周小春點點,上前對著風揚客氣,“你好,我是周小春!” 風揚疑惑地看向楊天,在他的印象里。楊天是個殘獨的人,很少和人交朋友,而這次卻。周小春? 風揚從小就受到白發博士的單獨訓練,過目不忘,雖然不能達到完美,但記住這個周小春還是綽綽有余地! “你好,風揚!”看到楊天搖搖頭,風揚微笑握手。 “先回家再說!”楊天拍了拍兩人的肩膀,接著三人離開。打D向東明小區奔去。 上海市清新路的半分緣咖啡廳包間內。 夏雪兒傷心的一直哭泣,那種哭聲幽幽傷感,感染的小婷婷也開始哭喊起來。看到自己的親生妹妹居然不認識自己,夏雪兒不是沒有腦子的人,她知道一定是婷婷地腦子出現了問題。 當下就詢問惜月,而惜月也沒有隱瞞,把從遇見婷婷,一直到今天的所有事情都說了一遍。其間還提到了楊天 夏雪兒把自己唯一的一張全家福照片拿出來給惜月看,惜月看後已經完全相信這個夏雪兒就是婷婷的姐姐。 接下來,夏雪兒把一年前那場事故說了一遍,原來當時夏雪兒正在北大上學,卻從老師那里聽說家里出了問題,回到家後,家里一片狼籍,其中有的地方還有絲絲血跡,父母和婷婷全部不見蹤影。 接著事發第二天別墅內就莫名其妙的被大火焚燒。 雖然知道婷婷的腦子有些問題,但夏雪兒地內心仍然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婷婷的腦子出現問題,明顯是受過創傷,而自己的父母又不見蹤影,那麼他們…… 想著,夏雪兒又低聲抽泣起來。 惜月說出自己是心理醫生後,夏雪兒很是感激她,而惜月也沒像往常那樣呈瘋癲狀態,這次她出奇地臉帶溫馨。 婷婷不認自己,夏雪兒無奈,不管怎麼解釋,婷婷都是一臉迷茫,甚至到最後,婷婷害怕的一直向惜月懷里靠攏。 “雪兒,你別心急,我想婷婷會接受你的!”惜月輕撫著婷婷,在交談了一個多小時後,兩人的關系已經不在陌生。 夏雪兒輕輕擦拭著眼淚,點點頭,“月姐,謝謝你這麼久來一直照顧婷婷!”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兩人的關系已經發展到以姐妹相稱。 “雪兒,以後就把我當成姐姐吧!”惜月認真的說著,從包里掏出一張名片和一支筆,在名片反面寫上幾個字,遞給夏雪兒。 “雪兒、這是我的名片,反面是我家地地址、你明天到我家來吧!” 夏雪兒接過,緊緊握在手里,雖然婷婷己經失意,但至少可以確定婷婷此刻的狀況,隨後她又把自己的地址告訴惜月! “對了,雪兒,告訴你電話的人是不是楊天?”惜月順了順發絲,輕聲問道。 楊天?夏雪兒搖搖頭,“不清楚,我不知道他的名字!”說著,把當天下午在小區門口遇到的情況,直到離開後全部訴說了一遍。 “告訴你電話的人住在你樓下?”惜月疑問,看到夏雪兒點頭,又問,“告訴你電話的那個男孩是不是臉色很幽白,看起來好像生病一樣!” 幽白地臉色,夏雪兒還清楚的記得中午時,就是這個男孩把自己趕出去的。 得到肯定,惜月輕抿著玉唇,低聲呢喃,“應該就是他!” “那是爸爸!——”這時,婷婷突然從惜月的懷里露出小腦袋,稚氣的喊道。 那是爸爸,那是爸爸,夏雪兒憂傷的眼睛呆望著滿臉稚氣的婷婷,她的眼眶里開始集聚淚水,她太憂傷了,看到自己的妹妹喊其他人爸爸,那是怎樣一種心情。 咬著玉唇,夏雪兒緩緩閉上眼,兩行淚水順著悄然的臉頰快速劃過。 有希望就有失望,希望有時候也等于失望,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同時跌的就越深,尋找希望的同時,或許要有堅強的心理准備。 上海市,東明小區三單元三樓。 楊天、周小春、風揚三人坐在楊天的臥室內,在進來後,楊天就把周小春的真實身份告訴了風揚。 這一消息,著實讓風揚大大地驚訝了一翻,他還真沒有想到網絡中的暗影竟然是如此模樣,另他驚訝的不是這一點,而是圍巢和暗影的見面。 這不得不讓風揚驚訝,因為網絡中的朋友或許在現實中就是敵人、網絡不可信,特別是黑客與黑客之間,況且圍巢、風卷、云襲三人的身份可能牽扯到某國的軍事秘密,這都是未知的。 風卷沒有問,因為他相信楊天,既然楊天能夠與暗影見面,那麼就證明周小春有足夠的信任。 他在驚訝,周小春何嘗不是,他的心靈今天已經被刺激了兩次。 一個是圍巢,經過網絡中的了解,周小春完全能夠感覺到圍巢是個徹底的變態加瘋子,而且還是恐怖加三級那種,圍巢代表著毀滅,那個黑色風暴襲滿幾個國家。 變態,無論是攻擊還是BD的造詣,都已經到達變態的地步。 再則就是風卷,對于風卷他了解的不多,但他知道國內那次瘋狂的壯舉就是風卷催動的,猛然回想起那次瘋狂的壯舉,這時,他才有點明白風卷當時留下的話語。 “圍巢,你知道我在等你麼……” 原來他們兩個早就認識了,再次聯想到入侵FBI和各大官網的時候,風卷那變態的入侵速度,當時的暗影打的是前鋒,他深深能感覺到緊跟在後面侵入FBI的風卷。 變態,那種入侵速度簡直就是一種極限,瘋狂!速度。 楊天坐在晃椅上,依舊抽著香煙,突然,一個端身坐直,肅著臉瞄向風揚和周小春。風揚坐在床頭,緊盯著楊天、而周小春坐在那台釣魚機前,雙唇跳個不停。 “晚上擬定計劃,針對FBI!目標美國政府!!” 愣了,雙唇停止跳動,呈半開狀態,周小春呆眼望著楊天,直到幾十秒後,雙唇才恢複跳動的頻率。 而風揚的臉上卻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或許他早就想到楊天會這麼做。 “地獄呢?”風卷輕聲詢問。 楊天深深呼吸一口氣,隨即仰躺在椅子上,呢喃吐出幾個字,“等他們暴完名單後,進行摧毀,轟殺,不用他們等,我們直接端了它的老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