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夏雪兒,夏婷婷!
地獄暴出邪惡十進制的成員名單,這件事的危險性可大可小,這要看怎麼理解,如今的邪惡十進制如同一個殺人犯一樣四處遭到打擊,從北極王那里得到消息有幾個國際性的黑客組織正在尋找,一般這些國際性的黑客組織都有幕後基地,說白了也就是反對某些國家的恐怖組織。 沒暴出名單以前,他們或許無從追查邪惡十進制,因為他們根本不清楚邪惡十進制活動的頻率及地點,一旦暴出名單,則他們可以根據某個成員專門來追查,這就讓某國際黑客組織追查的范圍大大縮小。 比如暗影,此刻地獄已經暴出,如果某個國際性質的黑客組織要查的話,一定會放在中國,因為暗影是FBI獵殺榜上中國的名單,所以危險性可以說是極大的。 這也是楊天擔心的原因,然而兩人相對坐著,他在抽著香煙,周小春卻在歪著腦袋盯著牆壁上那副灰色的圖畫 “暴吧!自從加入邪惡十進制以後,我想我就不屬于我自己!” 驀然,周小春挪動幾下嘴唇,緩緩轉身回視著楊天。 “無非就是多加一條罪名,是麼?”楊天緩抽一口香煙,接著仰身躺在椅子上 “難道不是麼?我已經被FBI擬制在獵殺榜上,至于暴露不暴露,我想已經不重要!”周小春說著,單手推動一下眼鏡。 這已經是周小春進入房間第十二次推動眼鏡,莫非是習慣。 楊天嗤笑一聲,猛抽一口香煙,接著對上空緩緩吐出,隨後站起身坐在周小春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至于這個問題,我們先不做討論!”說完,一個軟身躺在沙發上。 不做討論?難道還有其他事? 想著周小春疑惑地望向仰躺在沙發上的楊天。 楊天不語,把僅剩的煙頭抽到底。接著向後一擺、煙頭落地。煙霧順勢上飄,他說一個字,嘴里就冒出一口煙霧。 “JACK已經被FBI逮捕、且一個月後在皇家法院開庭審理!” “什、什麼?”周小春瞪著一雙迷糊眼,眼中充滿不可置信,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爆炸性的消息,他和JACK認識地時間不長,只在一起戰斗過,可以說是戰友,但他打心底里喜歡JACK那種隨心所欲的性格。 雙唇在跳動。極速跳動的同時,周小春的喉結動了一下,明顯是咽了口吐沬。 被FBI逮捕,那對于黑客來說絕對是一個噩夢,特別是像圍巢、暗影這種出現在獵殺榜上的駭客。 接受招安則失去自由,那是永生地囚禁。 拒絕招安則生死渺茫,那是無期徒刑。 這個道理周小春明白,甚至作為一個黑客都會明白這個道理,美國FBI是全球黑客界地終結地。這並不是信口開河。 一聲過後,兩人再次陷入沉默,片刻過後,周小春才低聲詢問。 “我們准備怎麼做?” 聲音雖小,但楊天卻從里面聽出了堅定,對!那是一種信仰。那是一種信念,一種堅定的信念。 至此,楊天也就完全相信周小春,不為別的,只因為周小春這個時候說出了兩個字,“我們!” 是的,周小春已經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了邪惡十進制,同時也交給了楊天。 “做是一定要做。我們不是古代的俠客,而是一群駭客,駭客是什麼?駭客代表著破壞,黑客界講究的是黑客精神與黑客道德,呵!我們駭客講究的是破壞,轟殺與摧毀!” 說著,楊天的雙眼緩緩眯上,最後再次眯成一條細線。 人話在世上,有些事情是當做或者不當做,但有些事情必須做。 “我們要用自己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 楊天輕聲呢喃著,仿佛向對周小春說地,又似向對自己說的。 自己的方式?周小春雙唇挪動著,仔細琢磨著幾個字…… “滴滴!——”手機響起。 “喂!” “圍巢、我到了、上海機場!” “等我!” 說完、楊天掛上電話,隨即站起身、晃晃腦袋,“有時間麼?” “呃?”周小春不解他為什麼這麼問,點點頭。 “走吧!” 說著,楊天信步離開房間,周小春跟上。 上海室華東新區6號別墅內,木晚秋,婷婷,惜月三人正在吃飯,婷婷端著一個小碗吃的醞香。 “呵呵,婷婷,慢點吃!”惜月看到婷婷吃飯的模樣,忍不住插話。 木晚秋望了一眼正在吃飯的婷婷,皺了皺鼻子,搖搖頭。 “媽媽,婷婷餓了,小晚姐姐做的飯真好吃!”婷婷撇起小腦袋,說上一句,接著又繼續吃起來。 “呵呵!”惜月輕笑,“小晚,下午早點回來,雪姐晚上說有行動計劃!” “嗯!”木晚秋應聲點頭。 “滴滴滴!……”這時,手機響起。 惜月掏出手機一身,挑了挑細眉,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 電話那邊傳來細微的弦音,“喂,請問…請問?”對方好像有些激動。 “呵呵!”惜月笑著,“你有什麼事麼?” “請問……”對方說著又斷話,隨後仿佛語氣加重了些,“請問,婷婷在你們那里麼?” “婷婷?呵呵!”惜月有些不解、怎麼打電話是來找婷婷地,“你有什麼事麼?” “我是夏婷婷的姐姐。夏雪兒,麻煩你能告訴我婷婷在你那麼?” 婷婷的姐姐?夏雪兒?婷婷姓夏?一連串的疑問,惜月眉頭深皺,望了一眼正在吃飯地婷婷,惜月抿了抿玉唇。回應。 “婷婷在我這里,電話里說不清楚。你在半分緣咖啡廳等我吧!” “謝謝你!謝謝你!” 掛上電話,惜月的臉色不再有笑容,有地只是疑感,她不清楚婷婷的來曆,但知道婷婷已經失意,且有極大的陰影,想著,又疑惑這個夏雪兒怎麼知道自己地電話。 稍微一想,她就能想到楊天,因為她的手機只有幾個老客戶才知道。且老客戶都沒見過婷婷,只有楊天。 “小晚,你一會去上學吧!我帶婷婷出去一下!”惜月說著、回到臥室換衣服。 木晚秋驚疑,站起身也跟看來到臥室,問道:“怎麼了?月姐!” “剛才一位女孩打電話說是婷婷地姐姐,我得去看看!”惜月換一身職業女裝,笑道:“呵呵,希望這個夏雪兒可以幫助婷婷!” “啊--”木晚秋輕聲驚疑。望了望惜月,又看向正在吃飯的婷婷,一時間內心複雜起來,有不舍,有懷念。 半分緣咖啡廳內,夏雪兒一身白色運動服。精致的臉蛋,看起來楚楚動人,掛上電話後,她才意識到自己不知道半分緣咖啡廳,最後還是打D到來,坐在一張雙人椅上,雙手緊緊地握著手機。 快要見到自己久違的妹妹,她的心情也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變得激動起來。 啪!咖啡廳的門開。走進一位身著淺粉色淡裝職業服的美女,美女臉帶笑意,四處環視著,而在美女身旁還拉著一位小女孩,小女孩稚氣可愛,靈動的眼睛一閃一閃。 婷婷?夏雪兒看到小女孩時,正個深心仿佛要跳出來一般晃動地極快,立即前去,快跑到兩人面前,夏雪兒緊緊盯著婷婷,想說話,卻不知該說什麼。 “你就是…”來人正是惜月,此刻她正在打量著自己身前這位小美女! 清純的淡然美,這是夏雪兒給所有人的感覺,惜月亦一樣。 夏雪兒用力點點頭,最終把目光從婷婷身上轉移到惜月身上,驚豔,嬌豔,豔麗,成熟型美女,這是惜月給她的感覺。 “你好,我是夏雪兒!” “你好,我是惜月!” 兩人在咖啡廳沒有說太多話、惜月就讓老板帶到二樓一個包間內。 包間內,粉色撩繞、整個一約會的地方,但夏雪兒並沒有在意這些,她此刻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婷婷身上。 她盯著婷婷,最終眼角處劃過幾滴淚水,淚水一直低落著,她把一年多來所有的思念全部寄托在淚水中。 滴落的淚水中夾雜著思念,但讓婷婷的一句話把她打入了深淵。 “姐姐,你為什麼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 “乖!姐姐不哭!”夏雪兒依舊在哭著,單手輕撫著婷婷那稚氣地臉頰,猛然,她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婷婷為什麼見到自己猶如平常人一樣。 她懷的激動的心情問道:“婷婷,你認識我麼?”說著,撫摸在婷婷臉頰上的玉手開始顫動起來,她多麼希望看到婷婷喊出自己的名字,喊一聲雪兒姐, 可是,世上有些事情往往都是事與願違。姐姐,你認識婷婷麼?婷婷不認識你啊!你為什麼哭呢?媽媽說哭過就會就會變得不漂亮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