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云飛不飛,云襲抉擇。
安全局護理病房,云飛站在窗下,依舊望著窗外。自從李依走後,江鵬沒有說話,只是在房間內來回走動,片刻過後,他也隨之來到云飛旁邊,同是望著窗外。 “怎麼樣?左手的傷勢好了麼?”江鵬突然開口問道。雖說是問,但卻沒有回頭,仍然望著窗外,卻不知道他在看著什麼 “哦!或許好點了吧!”云飛淡然的回應。 說完之後,兩人再也沒有說話,同是望著窗外的景色。 “考慮的怎麼樣了?”江鵬又問道。 云飛內心當然清楚他問的是什麼,恐怕江鵬這次來的目的就是詢問自己是否考慮好為國家做事,雖然內心知道,但他並沒有說出。 “考慮什麼?” 此話剛落,江鵬濃黑的眉頭陡然皺起,前著臉撇頭望向云飛,而云飛仿佛沒看見似的,依舊望著窗外,目光自始自終都沒有轉移過。 無奈,江鵬也不好細說,只是沉著臉,肅言道。 “白處長和你談的話,你考慮的怎麼樣?” 江鵬是何人?哪能不曉得云飛在裝傻,但他也不好直說,只能模糊的提到。 “白處長?”云飛淡然回應,隨即又說,“我們只談論了一些家常”。 唰!江鵬猛然轉身凝視著云飛,雙眼猶如鷹擊般暴著尖利的眼神,本就肅然的剛毅臉上此刻更加沉怒。 “云飛!” 江鵬沉喝一聲,單手握的急緊。 沉喝聲過後,云飛沒有動,甚至連眼神都沒有離開過窗外。仿佛沒聽到似的,此刻,他那憂郁地眼神已經變得堅定起來。 五年的監獄生活,已經把云飛的心智磨練的非人一般強韌。 “云飛。云襲!別忘記你自己地身份!”江鵬畢竟是信息部的組長,哪里容的別人這麼侮辱。 云飛淡然的笑了笑,但依舊沒有轉身,“我是什麼身份?”話是在問,然而眼睛卻仍然望著窗外。 江鵬肅然著臉,看不出是生氣還是無奈。總之面無表情,凝視著云飛。 “別忘記是誰把你救出來!” 云飛仍然淡淡的回應,“哦?是誰?” 江鵬既然能做到這個位置,他當然不是傻子,他不會傻到去說是國家救了你。話鋒一轉,“楊東海!” 云飛輕笑一聲,搖搖頭,回應:“楊東海?” 江鵬到是迷茫了,因為他不確定云飛和楊東海的關系。 呼。云飛吐出一口氣,緩緩轉過看來和江鵬對視著,“帶我去見白處長吧!” 云飛說出這話,著實把江鵬氣地不輕,但是話又說回來,即使云飛不說。江鵬也會把他帶到白處長那里 江鵬冷眼瞪了一下云飛,隨即信步走向門口。 安全局有多大,云飛不清楚,但從護理病房走到總務處一共用了7分鍾,途中有士兵看守,在路上云飛一共看見三個部門,信息部,情報科。研究部。 來到總務處門口、門口看守的士兵散禮,江鵬還禮,說:“去通知白處長!” “是!”士兵大喝一聲,向里跑去。 江鵬進入客廳,云飛跟上,依舊是那個模樣,一張環形桌,旁邊幾張褐色椅子,整個客廳給人一種頗為古樸的感覺。 江鵬和云飛分別坐在左邊的椅子上、江鵬坐的端正,云飛則舉目環視客廳內地一切。 “哈哈!——” 人未到,聲先到。 一道頗為古朗的笑聲傳來。 笑聲過後,白處長穿著一身唐裝走來、幾天不見,云飛依舊能從他的臉上看出慈祥,滄桑。 每次見到這個白處長,云飛的內心就有一種感覺,那是一種家的感覺。 或許這就是領導人地氣質,一種平和卻不平凡的氣質。 白處長坐在兩人對面,江鵬和云飛站起。 “坐坐,別客氣!”白處長揮手示意兩人坐下,隨即剛才那名士兵跑來給三人沏茶。 “云飛的傷勢快好了吧?”白處長笑著問道。 同一句話,從兩人口出說出,感覺完全不同。 江鵬在護理病房內也問過這一句話,但他問出後,給人一種淡淡的感覺。 而從白處長口中說出,卻讓人感到很溫馨,猶如親人一般的關心。 云飛坐下點點頭,淡然笑了笑,“快康複了,謝謝!” “哈哈!云飛!”白處長又是一聲朗笑,接著詳怒著臉,“云飛、我不是給你說過麼?以後叫我白伯伯,難道你還跟我客氣麼?”說完,又是一陣朗笑。 云飛倒沒什麼,只是輕微的點點頭。 反倒把旁邊地江鵬嚇的不輕,處長對人一項都是要求嚴格,怎麼這次…?安全局總務處的處長,出去的話就屬于將軍級別的人物,想著,他突然有種感覺,感覺這云飛特別不簡單。 “來,云飛,品茶!”白處長笑著,又對江鵬說道:“江組長也來吧,別整天肅著個臉,對你對下屬都不好!”說著,白處長搖搖頭,仿佛在遺憾著什麼。 江鵬在白處長面前就如同孩子一般,只能聽,不能反駁。 云飛沒有客氣,端起杯子喝上一口,接著說道:“白伯伯,我想好了!” “嗯!”白處長點點頭,不語。 而旁邊的江鵬端著杯子,停止不動,雙眼凝視著云飛。 “我想繼續呆在共全局!” 此話一出,白處長又是一聲大笑,接著慢慢品茶。而旁邊的江鵬也放心的喝上一口,他剛才還真擔心云飛說出一個不字。 聰明人行聰明事,云飛不說明,白處長也不點破。 云飛最終還是選者了繼續呆在安全局,說白了也就是答應招安。 這個問題,他考慮了很久,如果想要和圍巢、風卷兩人聯系地話,必須按觸電腦,然而按觸電腦的前提就是離開安全局。 離開安全局?可能麼?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答應招安,這是唯一的選者,即使他內心百般不願意,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但是有一點讓他疑感不解,為什麼鐵面教官會把自己送到這里? 他不知道鐵面教官的身份,所以猜測不到。 或許鐵面教官也是無奈于此。 云飛答應招安,那麼以下的事情,白處長圍統著國家信息戰講了許多,大至國家,小至個人,白處長一 一都能點到。 三人一直談到中午,眼看就要到12點,白處長站起神來,對著江鵬說道。 “江組長,我把云飛交給你們信息部,希望你能把握機會,我不想看到任何不愉快的事情,以後網絡信息方面,你們信息部一定要加強,我不想在看到國內的經濟再次受到危害,信息部,信息部,唉!” “江組長,以後多和云飛交流交流!” 說著,又對著云飛說道:“云飛,從此你就是安全局的人,至于其它,你先不要想,先跟著江組長熟悉一段時間,以後離開護理病房,我會派人給你安排房子。” 云飛盯著白處長,片刻後點點頭。 “放心吧!白處長,我一定會做到!”江鵬打出一個標准的軍禮,大聲喊道。 白處長點點頭,走到云飛向前,語重心長的說道:“云飛,我希望你在安全局好好呆下去,同時也希望你會喜歡上這里!” “如果有什麼事情解決不了,可以直接來找我!我只想跟你說一句,安全局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如同監獄,它是有自由的,這就看你自已是否能夠把握!” 白處長這次出奇的沒有笑,充滿滄桑的臉上仿佛也失去了慈祥,有的只是將軍才有的那種肅然,那種凜然! 安全局是有自由的?有麼?云飛不敢肯定!他也不想肯定,他只想按觸計算機找到圍巢和風卷,他好想好想知道兩人的狀況,同時把自己五年的生活告訴兩人。 五年來,他的內心聚集了太多的希望、聚集太多要對兩人訴說的話。 他相信這不是一個夢,也不是一個希望,他不會放棄,他堅信一定能夠見到兩人。 江鵬帶著云飛離開,白處長又坐了一會,接著向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和上次一拌,他又拿起電話,撥通一個號碼。 “喂,東海麼?” “嗯,老首長!有什麼事?” “云飛答應了!” 片刻後,那邊才傳來楊東海的聲音,“他始終還是答應了。。。。。。”語氣多麼沉重,多麼無奈,多麼傷感。 “我知道你當初不願意把云飛送到這里,但是……” “別說了,老首長,我只希望局里給小云一些自由,他已經在英國的監獄呆了五年,我不想…”楊東海沒有說完,仿佛有種說不下去的感覺。 “唉,東海,你自己小心!”白處長歎口氣後,掛上電話。 午風呼呼的刮著,吹過的地方一片寂靜,仿佛在傷感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