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夜間談話,云飛的決定!
網絡並非無秩序。 又是這七個字,先前楊天或許不怎麼在意,畢竟一心想著云襲的情況,而如今云襲下落不明、他只能等待,今天又一次聽到北極王這樣說,然而這七個字不得不讓他重新考慮。 網絡並非無秩序,難道網絡中真的有人在守護著秩序? 北極王的話語傳來:“其他什麼我都不敢肯定,但有一點我能肯定,甩出這七個字的並不是一個人,至于多少我不清楚!” “不是一個人?如果是一個組織的話,那也太恐怖了!”暗影插話。 這時,風卷朗聲說道:“或許真的是網絡中的神呢?” 網絡中有神麼?這誰也不知道,誰也不清楚,至少現在的楊天不敢放話肯定的說,網絡中沒有神、想到這七個字,他就覺得網絡充滿著手神秘。 把香煙掐滅,回應:“北極王,你對雪花組了解多少?” “殘雪舞指間,雪花飄落雪花組,這是一個國際性的組織,我從朋友那里得知這個雪花組里全部是女人,至于多少成員這就不清楚,但他們分散世界各地,可以說各國都有他們的成員!當然,我們中國也有!” 中國,惜月,木晚秋,楊天知道這兩個女孩是雪花組的,想著,猛然又想到一個問題,隨即開口:“國際性質的組織,你知道幾個!” 風卷插話。“我知道一個‘光芒’,這個組織也是在兩年前知道的,當時我侵入英國軍事系統時,遇到過其中一個成員,他地入侵速度不亞于我!” 光芒?楊天腦子里沒有印象,其他兩人也都沒有說話,想必也不清楚這‘光芒’的來曆! “暗影呢?”楊天問著。 “我很少在國外活動,只有抓雞時才會大范圍搜索,只聽說過有國際組織,具體哪個的話。也只知道雪花組。 其實對于暗影,楊天有點哭笑不得,他還真不清楚暗影為何會出現在FBI的獵殺榜上。 “暗影,你怎麼會出現在FBI的獵殺榜上呢?”看來風卷對此也很好奇。 過了一會,那邊才傳來暗影的聲音,“這個問題我也想了很久,可能,可能是我……”說著,聲音突然低落下來,仿佛有些不好意思。 “可能什麼?”楊天。風卷,北極王一起問道。 ”可能是我參加過一次5。22事件吧!” 5。22事件?楊天腦子里快速思索著,但並清楚什麼5。22事件,又想了一會,還真不清楚什麼是5。22事件。點燃一支香煙。等待著其他兩人。 風卷不語、好像也在恩索著。 這時,北極王說話,“是兩年前的5。22事件麼?” “應該是的!”暗影。 “不對啊,兩年都的5。22事件,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不是英國向日本一個周邊地區發射了一枚導彈麼?這關你什麼事?” 此話一出,楊天眉頭猛然上皺,嘶罵一句,“SHIT!”他隱隱猜測到暗影為何會出現在FBI地殺榜上! “。。。。你是不是參與了那次恐怖襲擊,5。22事件我還記得英國政府當時解釋說有恐怖分子闖入軍事系統發射的,你????” “SHIT!”楊天又罵一句。 “靠!”風卷和北極王加上一句。 暗影過後才支支吾吾回應,“並不是我一人做的,我只是氣憤日本對我們國家的所作所為。至于其他人是誰,我就不知道了!” 變態,沒想到邪惡十進制里,最不變態的暗影卻做出了最變態的事情,以前楊天認為侵入美國的衛星系統就已經夠NB的了,沒想到暗影竟然敢侵入英國軍事系統發射導彈! “北極王,你呢,對國際組織了解多少?” 音響里傳來北極王的聲音,從聲音來判斷,好像是個27、8的年輕人,流利地普通話,“國際組織,我知道兩人,一個就是風卷說的‘光芒’、另一個是‘煉獄’,這個‘煉獄’組織里高手很多,我有幾個朋友就是里面的成員。” “哦!”楊天眯眼不語,不知在想著什麼。 夜間,四人在網絡上談論著。 網絡並非無秩序,北極王說到當時他還有兩位朋友的情況也是一樣,出現這七個字。然而,楊天猜測到可能當時追擊自己的所有人都一樣,全部都出現這種狀況,只是沒人提起罷了。 會是誰有這麼強悍地實力呢?或者是哪個組織會有這麼變態地技術? 想來想去楊天只能猜到90年代的古老黑,他對這些古老黑、一直都很好奇,因為近幾年來古老黑全部像消失一樣不見蹤影,難道他們都躲在某個角落,維護全球的網絡秩序?想不通也就沒在往下繼續想。 最後幾人談到國內新崛起的組織‘地獄’,今天已經是放出話的第四天,幾人詢問楊天的意見,楊天笑著回應,到時候在說。 他也只能這麼回答,因為現在地一切都無法確定,在他想來地獄選者打擊邪惡十進制,無非兩種原因,一是借此在國內的黑客界立威,二是這個組織可能跟美國的FBI有關聯,想引出自己,從而進行一系列追擊。 四人談論到早上6點,最終還是各自睡覺去了。 清晨,天氣已經漸漸轉冷,而風卻依舊那麼蕭索。 安全局總部護理病房內。云飛早早的洗漱完畢,此刻站在窗前,看著窗外,臉頰依舊那麼潤白,眼神依舊那麼憂郁。 如果云飛在帶上一副金邊眼鏡地話,讓人不得不懷疑他是某高校的金科博士。 他沒有其他衣服,只有幾件病人穿的護理服,這兩天他想了好多,從小時候想到出獄,隨後又分析著以後該如何。現在他最希望的事情就是見到圍巢和風卷。 見到圍巢和風卷,是他地希望,也是他必須做的事情。 想到這里,憂郁的眼神中透露出絲絲堅定。 單手握著被白布包裹的左手,“應該快要好了吧!”五年了,整整五年沒有用這雙手敲打過鍵盤,至今他仍舊懷念那種既熟悉又陌生的鍵盤敲打聲。 “云飛!”一道清脆的喊聲。 云飛沒有轉身、依舊望著窗外、聽到這樣地喊聲、他能猜測出來是誰。因為來這里的根本就沒幾個人。 “李依,這麼早?” “呵呵!”李依笑著,來到云飛旁邊,望著云飛修長的身體,眨眨眼睛。隨後也跟著望向窗外。“最近還好麼?” “還好而已!”云飛轉身淡然笑著回應 “吃飯了麼?”李依嘴角一笑,有一個酒窩,本來不調皮的她,看起來頗為古怪。 “沒有早上吃飯的習慣!”云飛笑著搖搖頭,來到床頭坐下。 李依坐在椅子上,削起蘋果來。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第幾次削蘋果,好像每次來的時候自己都會削蘋果,但云飛從來不吃。 “我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以後不能經常來看你了!”李依邊削蘋果,邊說道。 “哦?是嗎?”云飛凝視著李依的雙手,仿佛迷茫于李依削蘋果的動作。 “你不問我要去哪里麼?”李依抬起頭,有些好奇的問道。 女人從來都是這麼古怪,這根本就是一個無法回答的問題。 至于李依要去哪里,云飛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聽到李依地問題,他搖搖頭。 李依古典美的俏臉上浮出幾縷失望的神情,隨後低下頭,低聲自語,“我要去上海!” 聲音雖小、但云飛卻聽到了,上海?以前云飛沒有來過中國,從小就生活在英國,第一次來中國就是近幾個月,至今他還沒有離開過安全局,但他還是知道上海的,上海,東方明珠。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兩人誰也沒有說話、云飛坐在床頭望著窗外,而李依卻一直在削著蘋果,一個削完,在削另一個。 “咚咚咚!”一陣強勁而有力地敲門聲。 敲門聲過後,李依手中地動作立即停止,一雙美目緊盯著門口,仿佛在謹慎著什麼。 聽敲門聲不像是護士的、莫非關全局人來了? 想著,云飛開門,好一個綠色軍裝,好一個肅然的中年。 江鵬,安全局信息部的組長,云飛還清楚的記得。 只見江鵬進來後環視一周,最終目光盯在李依的身上,而後者起身,微微低下頭,小聲說道:“江叔叔……”看來李依和江鵬是認識地。 “小依,你怎麼會在這里?”江鵬沉著臉,肅聲。 話語一出,云飛劍眉上皺,難道李依每次來的時候、安全局的人都不知道? 李依抿了抿嘴唇,輕笑一聲,“江叔叔,我還有事先走啦!”說著,快速離開。跑到外面時,這才調皮似的吐了吐舌頭,拍了拍胸口,緩緩吐出一口氣,“好險!怎麼江叔叔會來呢?”想著,向情報科走去。 她還依稀記得,楊東海楊叔叔臨走前告訴自己的話語,“小依,護理病房有一個男孩叫云飛,我不在的時候,你時常去照顧照顧他,記得一定不要告訴其他人!”